我居然真的把葉雨時給上了?

    她的一句話,把我的冷汗嚇出來了,就在我支支吾吾說不出話的時候,她忽然笑了起來:“白癡,放心吧,昨天晚上只是太冷了我才抱著你睡的,照片只是我在嚇唬你的!”

    我有些不相信,心里有些哀傷地說你不用擔心,如果我們真的发生了什麽,我一定會負責的。

    葉雨時頓了一下,很快笑道:“笨蛋啊你,我才不會用這種事騙你。再說了我還有第一次呢,你昨天看到床單上有痕跡了?”

    我說那種痕跡我都看到了,你別騙我了,我一定會負責的,葉雨時無語了:“那是你受傷的痕跡,要不要我給你看一看我的身體,還完好無損哦!”





    她很開放,不過我也領悟過來,是啊,昨天床單的痕跡也太不正常了,我們怎麽可能做了?

    終於放心了,葉雨時也懶得和我糾纏,直接掛斷電話睡覺了。壓在心中的大石頭徹底消失,我一整天都美滋滋的。

    然而,張明輝的話給我提了一個醒,張黎心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一整天我都想不出來張明輝說的話和張黎心有啥關聯,不過想起他那個哥哥我就感覺不對勁,心里再度沈重了。

    當天晚上我剛要回宿舍,忽然被一個校服女生給攔住了,我還以為有女生要向我表白,來沒來得及激動就看清了她的面貌,頓時有些無語,是非主流啊。





    非主流笑瞇瞇地看著我:“唐森小弟,說好了要摸我的胸的,那天怎麽先走了?”

    這女人很風騷,我受不了:“那天只是開玩笑,我們之間沒什麽關系,以後別纏著我了!”

    我轉身就走,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剛走幾步非主流就不滿了:“這樣好嗎?你要是不理我,你的小女朋友張黎心就危險了!”

    我楞住了,忙問她張黎心怎麽了,她一翻白眼:“男人都不是好東西,怪不得不肯摸我的,原來有個比我還大的女朋友。”

    我懶得和她廢話,讓她趕快說,非主流這才不情不願地開口:“高三的幾個大姐頭不知道发什麽瘋,揚言要把你的妹子張黎心拉出去啪啪啪了,我再怎麽也算是高二女生的大姐頭,自己人被欺負不能不管啊,還聽說張黎心是你的女朋友,就更不能不管了。小唐森,是不是要感謝我啊?”





    非主流這麽一說,我頓時有些感動,不過想了想感覺不對,高三的女混混應該都是葉雨時的手下,自然知道我和葉雨時的關系,為什麽要突然发瘋呢?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非主流拍了拍我的腦袋:“白癡,高三還有覆讀生,那麽多人,雖然葉雨時是最厲害的,但是她不可能讓所有人都當她的小妹小弟,所以高三則是山頭林立,但是都以葉雨時為首的。”

    我黑了臉,連山頭都出來了,高三的那群家夥快畢業了還崇拜古惑仔?

    非主流的話讓我有些緊張,她問我要不要找葉雨時幫忙,我猶豫了一下,還是算了。

    非主流吧唧吧唧嘴,問我是不是和葉雨時鬧矛盾了,還拍了拍我的肩膀:“如果她靠不住了就來找我哦,咱們聯合,就連張明輝都不用怕他!”

    我打開了她的手,卻又有些奇怪,這個家夥居然是高二的女混混老大?

    非主流有些不滿意:“我可是真心實意要和你一起合作的,你要是不願意,我就先給你點福利,女混混的胸,我的胸都可以隨便抓!”

    她挑逗地拉了一下胸口的衣服:“要不要現在先過過眼癮?”





    雪白的肌膚漏了出來,我看到了平坦的小腹,光滑的肚臍,在往上,就能看到那隱約的溝壑以及黑色的蕾絲內衣。

    我吞了一下口水,忽然想到了之前的葉雨時,心中瞬間冷淡:“少說什麽合作不合作了。我要好好學習!”

    轉身就走,非主流在我身後大罵,說等我合作以後才給我抓。

    我搓了一下手指,想到了剛才的場景還真有些悸動,不過高三的女混混忽然要對付張黎心讓我很驚訝,我急忙撥通了她的電話,這個丫頭迷迷糊糊的貌似很困:“唐森,有什麽事嗎?”

    我問她在幹什麽,她說在小吃街上打工,今天來了許多女客人。

    我皺眉,女客人?我急忙掛斷電話翻墻爬了出去,本來還要叫上閆胖子,結果這個家夥呼嚕震天響,只能作罷。

    我一路飛奔到了小吃街,发現里面亂糟糟的,張黎心正在那里端著盤子,身上還裹著一個圍裙,看上去很是甜美。





    我忍不住欣賞了一下她的身材,里面的男人也都在亂瞄,卻都是屌絲,沒有一個敢上前搭話。

    這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在尖叫:“你們這是什麽烤串?都他媽進蒼蠅了!”

    這是另外一張桌子上的女客人,我急忙走過去,才知道這群女生在吃烤串的時候吃出了一個蒼蠅,現在在這里不依不饒,非讓張黎心把這個蒼蠅吃下去。

    小攤老板不住地陪笑,這群女混混根本無視了他,拉著張黎心不放手。

    我看到了張黎心紅腫的眼圈,這麽晚了根本沒多少人,也沒人會站出來幫她,她只能不住地抽泣:“對不起,我不要吃這個,我賠給你們錢好嗎?”

    “賠個屁!要是不吃,老娘現在就把你扒光!”

    領頭的女流氓直接拉住了張黎心的衣領,用力一扯,漏出了里面光潔的肩膀,張黎心大叫著後退,女流氓和周圍圍觀的男人都发出了**的笑聲。

    我忍不住了,直接沖了過去,拉住了女流氓的胳膊:“我說,你欺人太甚了吧?”





    女流氓看向了我:“你誰啊?敢管老娘的閑事,你他媽找死嗎?”

    我只是冷笑,一旁的女混混走過來,看著我驚疑不定,低聲說了幾句。

    女流氓楞了一下,看著我皺眉:“你是唐森?葉雨時的朋友?”

    我不置可否,走過去拉了一下張黎心的衣領:“衣服沒破,身上沒事吧?”

    張黎心看到我以後就笑了起來,這時候忽然被我關心頓時紅了臉,低頭說沒事。

    女流氓被這麽多人圍觀,面子有些掛不住:“唐森,別以為你有葉雨時撐腰就牛逼,這個小賤貨是我看中的玩具,你他媽給我滾一邊去!”

    我笑了起來:“張黎心是我朋友,我當然要保護她!你要打她就先打死我,不過你也可以罵我吃軟飯,但是葉雨時就是在罩著我,你他媽今天動動我試試?!”





    我冷笑,女流氓有些猶豫,在一旁幾個女混混的勸說下才罵了一句:“呵呵,葉雨時早晚得死!”

    她留下一句狠話就走了,周圍的人也都散去了,我摸了一下張黎心的頭发,這個家夥還有些緊張,過了好一會我才問她這群女生到底是誰,為什麽那麽多女混混要找你的麻煩。

    張黎心的目光閃爍了一下,張了張嘴,卻低下頭:“對不起,我……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她在說謊,但是也不想逼她,在這里陪她下班後就把她送到了她家,到小區門口她的表哥就來接她了。

    這一次這個表哥表現地彬彬有禮,不過我卻看到他身上穿的全都是名牌,那一身運動衫少說要幾千塊,這不由得讓我生疑,這麽有錢的人為什麽會住在這種地方?

    張黎心真的是他的表妹?

    得知張黎心被欺負以後,這位表哥不住地向我道謝,可我總感覺,他看向我的目光有些笑里藏刀的意思。

    張黎心在她表哥身邊低著頭一言不发,等我轉身走了以後才擡起頭,眼睛里帶著絕望的淚水。

    一整晚我都沒怎麽睡好,第二天閆胖子就找到我了:“小森!果然出大事了!”

    我皺眉,問他怎麽了,他說高三的女混混要和高二的女混混幹起來了,貌似是因為高三的女混混集體欺負高二的女生,惹惱了高二的女混混老大,今天中午就要去小樹林決一死戰。

    我有些詫異,沒想到非主流做這麽狠,居然直接和高三的女混混來了一場決戰。

    閆胖子在一旁搓手:“森森,我們得幫忙啊!都是高二的同學,要是拉攏了高二的女混混,咱們就誰都不怕了!”

    我還在猶豫,他又開口了:“而且高二的女混混打不過高三的,人家畢竟資歷老,小森,你找葉雨時來幫忙吧?讓高三那群混混直接給高二的投降!”

    我翻了一個白眼,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找個屁的葉雨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