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上天寵幸的孩子

Alice全神貫注地以意識間諜感應四周空間,她發現從剛才開始,除了屋內的數人,她所感應到的一切東西變得像鏡花水月般虛幻。她所認知的餐桌、組合櫃、電器,已不再是可觸碰的有形之物,反而似是潑在水上的油彩,外形變化萬千卻不失本來神韻,既在化開又在聚合,形態似要散失卻仍舊保持穩定。

人類所熟知的世界,是透過五感取得,好比光線從瞳孔進入視網膜,再化作電子訊號經由神經線傳入腦袋,所謂物件的形象只是人類腦袋以自己的解讀方式了解電子訊號內容。

“意識間諜”所觀看的世界的確與平常有異,除了能夠暢通無阻地透視任何物質,周遭還非常熱鬧嘈雜,布滿各種意識聲音。然而,即使Alice以“意識間諜”這第六感官來觀察世界,物件仍會如現實世界般保持著穩固而恒久的形態,她腦海中的世界和普通人類並無不同。

現在所見,四周物件猶如流水般擺動,正是雪梅在白石發動能力時曾出現過的狀況,由於沒有雪梅這磁鐡般的載體把附近的資訊吸收,每件個體的資訊和物質仍緊密地結成一體,它們都富有生命力地維繫著自身的存在意義。
 


Alice明白這異像並不是由於物件産生了變化,反倒是因為她看見物件的本來面貌。她頓悟了,這進程仍未結束,她的視角有了轉變,並發現每件過往獨立存在的物件,都是彼此之間密不可分的一體。

過往她只是注視在一滴顏色,現在抽身一看,才發現這是一整幅圖畫。這個世界那裡還有房屋、道路或草木之分?只有一股意識!所有意識都化作一個整體連到天際,完全沒有邊界!

Alice感到不安和恐懼,她覺得要是繼續發動意識間諜探索下去,自己的形態似乎也將消失,融入到這一大片意識的汪洋之中結成一體,失去自我。

然而,人類天生來便有一份求知的慾望,追求真理便是追求世界的真實面貌,一股誘人的魔力正牽動著她的心靈。

好奇心戰勝不安,Alice選擇毫無保留地繼續發動意識間諜,她感到自己坐上了一列通向新世界的列車,並以高速航向未知世界,房屋內的一切都快速地倒退,她離開了物質世界。



她感到自己被投進巨大的意識漩渦,身體在一個無限廣闊的空間中漂浮。感覺很熟悉,是天幸的靈魂出竅,她馬上明白這裡是預知夢的世界,並決定進入深處探索。

這次,Alice沒有再被排斥出來,這空間充滿各種光芒,她能在當中自由自在地飛翔。她再沒有看見任何物質,一切都是以光點形式呈現的訊息,五顏六色的光點聚集成群,有些在全速飛向遠方某個目的地,有些則像海中魚群般忽東忽西地徘徊。

Alice抽起一團光芒,動作像泡浴時隨手抓起一團泡沫,她看見光芒中包含了世上的一切,萬物都有捷徑連結在一起,只要想看的念頭出現,捷徑便自然地把事物呈現。不用步行、不用坐車,一切都能直接取得,她此刻身處高空往下望,下一刻又能身處場景當中。

在這裡,距離已沒有意義。

Alice看見屋子裡的人,兩名男子苦苦地以手腕支撐著自己的喉嚨,他們正在缺氧,沒多久便倒下。她明白了,他們不是被異能攻擊,純粹是氧氣不再協助他們,光點從男子的軀體散出,融入到一大片的光芒之中。



Alice想起了紅線,便想要尋找紅線的主人。她輕輕舉手,掌中便有一個香港,她想要仔細打量,一艘郵輪即展現在眼前,正準備進到裡面的時候,卻發現有兩條身影在自己身邊飛過。

她轉頭看,是Helen和小威,他們已飛向遠處,並回頭向自己招手。他們似乎很愉快,沒有任何留戀地各自遠去,就像是旅途中曾認識的一個朋友,有緣碰見後禮貌性地揮手,便各自又去追尋自己的東西。

我們都是偶然相遇的旅人嗎?他們都繼續屬於自己的旅程了,而我的心思又是想追尋甚麼?

Alice看見一顆樹,這顆看來普通的樹竟然吸引了她的注意,這便是她想要追尋的答案。

她握起一片葉子細看,和從前使用意識間諜時不一樣,她更清楚地看到這顆樹木的結構。一切都不再繁鎖複雜,只是以簡單的方式形成,

她看見的不再是一片葉子,而是一幅網狀結構。

一條垂直線,左右各分出兩條支線,這些支線層層地沿著垂直線往上叠加。所有支線本身亦是一條垂直線,也是左右各分出兩條較小的支線做著叠加動作,所有線密密地交織在一起,形成葉子。

原來如此,“分形圖”、“黃金比例”,有了規則便能生成物質,事物都源於簡單的概念。一切可見的有形之物,都是從一組簡單的規則發展出來,規則一旦定下,萬物便得以聚合。



Alice看見光就是資訊的激活劑,它們一直流浪,直到碰上意識載體。醒覺的時刻來臨,願望遇上光後,化作想要達成的物質或能量,然後被載體吸收。載體或吸收光、或吸收其他載體,達成一個又一個的願望,漸漸改良得更具創造性,這就是事物的根本。

她抖動著指頭,碰了一下規則結構的核心,舊規則被破壞,整個結構瓦解,一顆樹化成粉沫,成為散亂的原子。她看著有如銀粉四散的樹,覺悟到任何信念都可成真,便伸手抓住了一部份原子,這些原子的規則也被破壞,失去載體的光重新出發,從她的掌心向外四散,航向未知的新任務。

Alice不禁懷疑,自己尚身處於現實世界嗎?某處地方的一顆樹真的粉碎了嗎?這比點穴殺人更可怕。

在這時候,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張漠糊的臉,這人既熟悉又陌生。

「對了,我要尋找那個男人,他也像Helen和小威那樣向著目標飛翔嗎?」她從光芒泡沫中尋獲他,男人的身影漸漸展現,那人沒有在飛翔,他仍身處在有形世界。

Alice別過臉,不敢直視那男人。她氣喘如牛,內心爭扎良久,最後輕輕把捷徑撥開,放棄了偷看的念頭。

我還沒有這份勇氣,他的存在就直到那一刻為止便好,我要把寶貴的東西封陳、凍結起來,那一刻永遠是最美好。



(姐姐,回去吧。)

「天幸!?」

Alice抬頭一看,是天幸,她的形象出現在虛無中,身邊有無數以光點結集而成的光團,它們像魚兒般集體行動,在漆黑的宇宙中東奔西跑,有如變化萬千的幻彩。

(停留在這裡會使妳的意識迷失,現在還不是時候,總有一天妳也會回來。)

「不對,這種感覺…你不是天幸,我認得你,你就是預知夢裡的那股意識。」

(我們既是天幸,亦是銀河。)

「這裡是甚麼地方?這裡似乎能夠擁有整個宇宙!」

(上下四方為之宇,古往今來為之宙。)



天幸張開兩手,無數資訊湧現,光點化成映象,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事情都呈現眼前。天幸把這一切推開,完全的黑暗中只剩下她們兩人,Alice一下子感覺不到上下四方。

(這不是妳所想像的“宇”,這裡的範圍只及銀河系,而世上沒有“宙”,萬物以投票的方式決定當下面貌。)

「時間怎會不存在呢?我們的上一句對話,現在的對話,下一句對話…」

(我、妳,以及所有意識,都在參與一場決定世界面貌的投票,這個宇宙的物理常數和規律都是由集體決定,任何意識都能選擇維持原狀或作出改變。妳感受到的所謂時間,只是一個載體相對於另一載體的投票行為有所不同,時間只是把不同意識的行為作出比較的幻覺,沒有古往、沒有將來,只有現在。)

「我不明白,難道只要每天想著這世上沒有地心吸力,這定律便會消失嗎?」

(會的,只要妳的份量夠重,或大部份意識都有這種想法,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但是,投票行為會受到載體的設計影响,某些載體相對頻繁地投票,某些載體投票的分量很重,某些載體的票雖然未能改變整個宇宙,卻能夠改變身邊的定律。)

「異能就是一種改變!難道…我們的演化就是達成了自己的願望?」



(妳想要變成怎樣,世界也會變成怎樣,我們可以是沙畫裡的一顆沙子、可以是沙畫的一角、也可以是整幅沙畫,沒有無形之手決定這幅沙畫的最終面貌,每顆沙子都參與到這部畫作,自己決定自己的位置。)

「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人類和智慧物種是為何出現?我們的存在到底有甚麼意義?」

(當然有,這是我們在探索自我的過程。)

「探索自我?」

(從想要探索自我的念頭出現,世上便形成了第一條規則,從此以後,這世界便有了意義。我們繼續深入探索,於是更多的物質便湧現,成為人類是一個自我體驗的旅程。)

「現在我身處於這個空間,剛才也看見Helen和小威,即是旅程已經結束了嗎?我已經死了?」

(妳還不是時候回來,天幸是保存人類的“關鍵”,按人類的說法是“奇點”,她對人類世界的存亡有很大影响,而且我們也很喜歡這孩子,請好好保護她。)

「“奇點”是一個人?」

(要維繫人類世界,需要有四個奇點,你們已經得到兩個。)

Alice想起了同伴,天幸竟然是一個“奇點”,還有一個是我?阿愛?雪梅?

(姐姐,繼續待在這裡會讓妳消失,我們把最後的預知夢內容交給妳。到香格里拉,那裡有第三個“奇點”,她是很接近真理的人類,當“奇點”集合到白之月之時,人類的故事便得以保存。)

天幸的身影漸漸消失,開始從Alice眼前離去。

「等等!我還想知道…」

一股強勁衝力湧過來,是那時候的排斥力,她知道要回去了。

Alice醒來,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即急忙搜視房子內的環境。之前的兩名敵人已因缺氧死去多時,項愛平安、雪梅平安,天幸伏在自己身上睡著,屋子裡只有她獨自醒了過來,剛才的一切就似一場夢。

Alice無法置信地以雙手摸索四周,還拍了一下地板,地板好硬!一切都還是那麼熟悉。

這到底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

她把壓在地板的手掌挪開,以意識間諜觀測的映像比從前清晰,她看見“分型圖”的地板。不只看見結構,她現在還看見規則,能夠看到事物的根本。

「不是做夢,我有了改變…」Alice伸出指頭,想要觸碰規則的核心。

「嗯唔,姐姐,我們怎麼了?」

天幸就像從好幾天的昏睡中醒來,Alice也不多言,把天幸緊抱進懷裡,她撫摸天幸的長髮,雖然失去了Helen和小威,但阿愛、雪梅和她們兩人總算無事。

銀河,真的是銀河系嗎?相對於宇宙意識,人類和新物種還真是渺小。

「天幸,得到上天寵幸的孩子,妳的名字改得真好。」

Alice雙眼包含無限情感,如一名母親看待孩子般凝望著天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