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Elven覺得自從自己對Rachel很間中會帶點冷淡,有時甚至故意激嬲她,Rachel對他的態度確實多了點不同。他能感覺到Rachel比以前著意多了自己對她的感受和看法,自己對她的情緒起伏較以前大了點點的影響,當然這只是比較起以前相對上,並不是說自己很能影響對方情緒。但經歷了這個消失的吻後,Elven又開始擔心自己的轉變不單不湊效反而做成了反效果。百思不得其解下,Elven決定在臨離開hall前,制做一個驚喜給Rachel。
 
不過這個驚喜的尺道要拿捏得很小心,太小無意思,太過火又會嚇怕對方或造成反感。而為了達至最佳效果,在離開hall前的幾天,Elven又故意對Rachel態度冷淡,彷佛自己在生氣一般,然後在hall的最後一天,正當他打算再一次主動約Rachel的時候,反而首先收到了Rachel的message。
 
Rachel : 「你明天走喇喎,今晚得吾得閒出黎見下傾下計? 之後唔知幾時有機會lu… 」
 
「好呀 ,你想幾點?」Elven內心歡喜若狂暗自”YES!”了一聲,但表面上還是冷靜應了一句。
 
Rachel : 「10點左右?」
 




Elven : 「好呀,你ok話我聽啦」
 
到晚上十時半左右。
 
Rachel : 「五分鐘後樓下等?」
 
Elven : 「好。」
 
故事照歷史進行,他們慢慢走到沙灣徑,然後到西環,再打了場籃球比賽。知道Rachel最後會絆到,Elven這次再出了一個小古惑。就在Rachel絆到壓在Elven身上後,Elven這次並沒有醒來。
 




「喂,你沒事嘛? 醒下呀喂!」Rachel看見Elven好像昏迷了後開始一邊拍打Elven臉部一邊說道。
 
極力壓抑自己那種心猿意馬的感覺,Elven還故意閉氣讓Rachel以為自己已經沒有呼吸。
 
「喂,唔好嚇我呀!」看見Elven完全沒有反應,Rachel也變得越來越焦急,當發現Elven直程沒了呼吸,她已預備要為Elven做人工呼吸。
 
就在Rachel的嘴唇就快碰上Elven嘴唇的時候,Elven突然打開了眼睛,這讓雙方也嚇了一嚇。
 
「你有無事呀? 」Rachel看見Elven醒來立刻關心問道。
 




「無事呀,本身諗住嚇下你玩下你咋~ 」Elven露出了一個古惑笑容,不過心裏卻暗罵了自己數十遍不應該那麼快打開眼睛。
 
「痴線架咩搵衣D野黎玩! 你知唔知差D嚇死我呀!」Rachel突然變臉略帶憤怒說道。
 
「對唔住係我唔岩,唔好嬲唔好嬲,不過都真係痛架,好彩你夠輕先無乜點傷,唔係可能肋骨都斷左幾條呀!」
 
「咁你死得未呀?」聽到這裏Rachel又不爭氣地笑了一笑,再生不出氣來。
 
(諗深一層好彩及早醒左,唔係真係錫左落黎再比佢知我玩佢可能就玩出禍了…) 清醒了一點後Elven心裏開始慶幸自己及時醒來。
 
「就架喇,不如我地行返去上次海邊長櫈果度休息下?」Elven襯機提議。
 
「好啦。」Rachel 沒好氣答應道。
 
Elven不經意般拿出電話快速按了個message後便和Rachel慢慢走到海旁。走到長櫈附近,Rachel和Elven看見一堆火光,再走近點看,發現原來是一堆蠟燭砌成的字和圖案:




 
“Champ! (手臂加油符號)”
 
「我走左後未必再可以好似衣家咁成日見到你喇,所以整左D無聊野諗住走前為你再打打氣,係咪好浪漫好感動呢?」Elven在Rachel旁邊輕聲說道。
 
「另外衣個獎牌係我今年Aquatics Meet接力果個銅牌黎架,代表住唔認命,對我好有意義架,衣家送埋比你希望佢可以陪住你同埋保佑到你啦!」見Rachel呆了不知怎樣反應,Elven又從袋裏拿出了一面獎牌放到Rachel手裏繼續說道。
 
這時,Elven發現一串熱淚正從Rachel的眼裏流下來,他又習慣性把手放到Rachel的頭上輕輕拍著,然後說:「傻瓜,唔駛感動到喊喎,其實我好想話比你聽我衣年真係好開心識到你衣個朋友,你唔會明白你係我衣年最後的大學生活到底帶左D咩比我… 雖然我地只係識左唔夠一年,但你係我心入面真係有一個好特別好特別的位置。為左表達我對你嘅感激… 所以我決定臨尾一一定要整喊你一次!」
 
本身還在哭的Rachel聽到這裏,忍不住”噗”一聲破涕為笑笑了出來,然後抹了一抹眼淚後一掌打在Elven的胸口上並說了句「衰人!」
 
Elven乘勢一隻手捉著Rachel打在自己胸口的手,另一隻手再輕輕抹掉還殘留在Rachel眼底的淚痕笑笑口說道:「笑返咪幾好,我真係好鍾意見到你笑架~」
 
手裏傳來Elven強而有力的心跳,Rachel害羞地低下了頭,然後雙方陷入了一片寂靜。過了一段時間,還是Elven首先打破了沉默:「好啦,你明朝仲要晨早起身練波,我地衣度影張合照然後行返去啦,識左咁耐我地好似都無影過合照~」
 




確實,之前Elven和Rachel雖然識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但卻從沒拍過合照,以致於之前五年Elven想睹相思人懷念一下也不可以,藉此機會,他決定要留下一張和Rachel的合照,那怕最後還是失敗了,也有這一張相可以讓他懷念一輩子。
 
「好~」
 
用手機自拍過後,Elven執拾好地上的蠟燭,便和Rachel 慢慢走回了宿舍。
 
第二朝Rachel照舊有打電話來吵醒Elven,帶著甜甜的笑意,Elven知道自己暫時算賭羸了。昨晚明顯略為over的所作所為,看來並沒有讓Rachel產生反感。雖然這不代表Rachel對自己有感覺,但至少代表之前的改變應該還不至於構成弄巧反拙。至於昨晚的驚喜對Rachel有沒有做成甚麼漣漪,Elven不知道,但他相信只要能一直留在她身邊,他就會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