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寫完第一部的結局,其實並沒想過寫後續的故事。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心裏又有點不捨得故事就這樣完結,而且細想下這故事好像仍能有很多的可能性,於是便開始構思外傳的可能,而第一個想起是Elven和Ada的故事。
 
由第一日開始,其實我已沒有黑化Ada的企圖。不過因為沒有用太多篇幅去描寫Elven和Ada的故事,所以她和Elven的結局可能會給人一個很不好的印像。但其實故事中Elven和Ada 有七年的感情,而面對Ada最後的變心,Elven卻從沒怪責過她,那代表他們之間必定有很多特別的經歷才能令Elven這樣死心塌地,所以我想幫她交待更多和Elven的前因後果。想著想著,就想到以一個自己很喜歡的形式把屬於他們的故事重現讀者眼前- 透過Elven早前給Ada的書信再加上Ada自己的回憶,做成一個二人雖然天人相隔但彷彿卻像在對話的方式把他們的故事呈現出來。希望透過故事讓大家了解到Ada其實並不是一個壞人,Elven亦不全是無辜,最後的結果其實雙方都有責任,而正因Ada以前一直的付出Elven最後才會這樣的悲痛欲絕。
 
寫完Elven和Ada的故事,有讀者表達亦想知Rachel的後續,忽有所感,便嘗試把Rachel和Daniel的故事,以Rachel口述的形式告訴讀者,另外再表達自己對Elven一直以來的感受。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其實第一部的故事,一直都是用主角自己的視角去寫,直至第二部Ada 和Rachel各自的視角才相繼出現,希望這能讓整個故事變得更加立體。 而當寫著這兩篇外傳時,突然又有個靈感,若果在一個平行時空裏,同時有Elven,Rachel和Ada出現,又可以構成一個怎樣的故事呢? 想著想著便索性把原本的外傳變成第二部的轉接位,然後有了第三部平行世界故事的面世。
 
起初第一部的後記,其實純粹想留了個伏筆Rachel可能都回到過去所以知道Elven等了自己9年,但既然已有這個前設構思,於是索性把它變為第三部結局的其中一個部份 (我其實想了很久才能勉強把結局拼合到有Rachel和Daniel那一幕的出現,有時甚至覺得這個勉強可能會破壞了最後的結局)。由於想嘗試不同的寫作方式,第三部的故事,我又用了第三身描述故事的方法去寫,所以三個主角的真實想法都會有描繪。寫到中段,曾經都有迷失過不知該怎樣寫下去,但幸好每次隔了數天總會有一些新靈感突然湧現才能繼續。
 
有些人或許會問為甚麼Rachel在第三部那麼容易便喜歡上Elven。其實除了本身的靈魂影響外,另一個主因是因為Elven在Rachel和Daniel還沒正式拍拖時便出現了,然後再加上一些經歷讓他早已在Rachel心目中留有了一個位置。就如Elven回去前對老年Rachel所講,如果可以先一步認識Rachel,他有信心一定能搶贏Daniel。由於害怕故事變得沉悶,加上之前由第一部開始Rachel和Elven累積的經歷已經不少,第三部中段開始我沒有再慢慢描寫Elven和Rachel由日常培養感情的小故事,而是讓時間軸飛快的流轉直接推進劇情,但是其實那一年多的時間也是主角兩人感情累積的一段重要時間,不能忽略,希望這不會反而對讀者做成反效果吧。
 




 
我知故事並不完美,我的文筆,人物設定,故事鋪排仍有很多不足,不過我個人還是很喜歡這個屬於Elven和Rachel的故事,甚至有時還會FF如果有一天可以把這故事拍成劇集就好了。正如Elven所講,曾經她是一個很遙遠的夢,到到有一天你發現她竟然就在你伸手可及的位置,那種感覺,只要你曾經也有這樣的一個夢,那麼你必然能夠明白。
 
第三部讓故事由sad ending變成happy ending。香港近排已經夠多sad的事,所以希望透過故事能散播一些正能量給大家,我地要相信黑暗過後必有黎明。
 
感激一直有觀看和支持這故事的所有讀書,希望這不完美的故事或多或少都曾經能夠觸動到你們心靈的某個部份。如無意外,這故事不會再有第四部了,希望將來若有新故事能和大家再次見面!
 
最後,無意中聽到林家謙的<時光倒流一句話>,覺得很貼合Elven的故事,在此送給大家

 




時光倒流一句話
作詞:黃偉文    作曲:林家謙
編曲:林家謙
監製:許創基 / 林家謙
 
 
如果我有逆轉的超能力
時間撥到早一百年的春天
全城在勤勞活著彼此友愛忙裡不見亂
我跟你或會發展知己情緣





 
除非我有預知的超能力
能趁疫症不猖獗時的秋天
如常地邀約你去洛磯山多瑙河休假充電
要親暱憑情動不等豁免
 
其實我不必異能大到可扭曲真相改春秋
我只想忘掉你不解這溫柔斷言未接受
能重做時光只需倒流一句話就足夠
尷尬到自己之前吞了「我喜歡你」不開口
十世還做朋友

 
情願你有讀心的超能力
能發現我的心計提早阻止
台詞若講錯了已被沾污的友誼




恐怕不易
再清洗回頭又死守那良朋位置

 
其實我不必異能大到可扭曲真相改春秋
我只想忘掉你不解這溫柔斷言未接受
能重做時光只需倒流一句話就足夠
尷尬到自己之前吞了「我喜歡你」
演好另一種「男朋友」

 
其實我只想未曾笨到搞不清楚你先開口
我只想忘掉你聽到的表情像很荒謬
難題是時光未許倒流明日只可向下流
尷尬到自己的人假設還未夠狠反了臉出走
厚面皮些演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