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水好像是哪個酒的駐唱,現在被經紀公司看上了,但是酒老闆不讓她走,她還讓鮑雯幫她想想辦法呢。


鮑雯好像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她說會幫小水解決的。而這也讓我一下子慫了,我尋思要是一時衝動得罪了鮑雯,我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最終我隻得落寞的下了樓,直到夜裏三點多我才睡著,那晚我做了一夜的惡夢,夢裏全是嘲笑我的嘴臉。


第二天一早鮑雯和小水就出門了,當時我還躺在地上。






等她們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回了房間,鮑雯她們隻是簡單收拾了一下被子啥的。我沒忍住,趴在床上,聞著兩個女人的味道,好不陶醉。


那天中午我剛做好午飯,鮑雯和小水突然又回來了。她們沒跟我打招呼,徑直就上了樓。


不過很快她們就下樓了,我以為她們是回來拿什麼東西的,不曾想鮑雯卻突然走到了我身邊,抬手就在我臉上扇了一巴掌。






當時我整個人都懵了,臉火辣辣的疼,憤怒的看向鮑雯,但怒氣轉瞬即逝。


而鮑雯很快卻用手機打字給我看:小偷,把東西交出來。


這下我就徹底傻眼了,鮑雯說我是小偷?我偷什麼東西了?






看到我一臉迷茫的樣子,鮑雯更來氣了,直接就伸手擰著我耳朵,罵我:“就知道你這窮酸樣,總有一天會不老實,沒想到這才沒幾天呢,就原形畢露了,連我的東西都敢偷。”


我一個勁的搖頭,衝鮑雯擺手,示意我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而鮑雯則直接在手機上打了字給我看:快把我朋友的項鏈交出來,要不然我可報警了。


原來是小水項鏈丟了,看到報警兩個字我嚇了一跳,但我真的不知道什麼項鏈不項鏈的。


我打字告訴她,她弄錯了,我都沒見過什麼項鏈。






而鮑雯根本不相信,她打字告訴我,東西交出來,她可以不計較。她還說我肯定是窮瘋了,見到值錢的東西就順走了。


這時小水走了過來,她挺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不過小水沒有鮑雯那麼凶,她隻是對鮑雯說:“雯雯,算了,看他樣子也怪可憐的,你不是說他有個生病的妹妹嘛,估計也是急用錢。而且他天天麵對你這樣的大美女,又沒法碰,也可能需要錢去解決生理問題呢。我們給她個機會,讓他一個人的時候把項鏈放回去就好了。”


鮑雯說我這種手腳不幹淨的人就得給點教訓,不過她說聽小水的,也就沒再動手打我了,她隻是用手機打字告訴我:看在你第一次偷東西的份上,這次就不教訓你了,你找機會把項鏈放回原處。


邊把這句話給我看,鮑雯邊說著:“人真是越窮越不檢點,這種黑心錢就算偷了拿去治病,也治不好。”






妹妹是我唯一的親人,鮑雯這句話真是把我刺激到了,我整張臉都氣的癟紅了。


最終我沒忍住,一把就將鮑雯給推開了,憤怒的衝了出去,由於我比較衝,一把還將小水給撞倒了,氣的鮑雯都忘了我聽不見了,氣呼呼的就在身後罵我:“好你個廢物,還反了你,給我站住。”


我沒有理會她,一口氣就跑出了很遠。


鮑雯最終也沒追我,而漸漸的我就冷靜了下來。雖然依舊生氣,但我也懊惱了起來,我覺得我不該就這樣跑了,這麼多天都忍下來了,怎麼能在這事上就忍不下來呢。


可是我真不知道什麼項鏈啊,突然我冷不丁就打了個哆嗦,鮑雯不會真的報警?我現在跑了,不是真的就畏罪潛逃了嗎?






越想我越害怕,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回去了,我覺得必須把這事給弄清楚了,解決掉。


可回去之後我發現鮑雯和小水已經不見了,我尋思鮑雯和小水完全沒必要拿我偷東西來侮辱我,應該不是騙我的,於是我就打算去房間找找看。


不過我在床上找了一圈,還在床底下找了一遍,確實沒看到什麼項鏈。可就當我準備放棄的時候,我看到床頭櫃的縫隙裏有個閃閃發光的東西,用手電筒一照,果然是個水晶項鏈。


我頓時就是心底一喜,忙給鮑雯發了條短信,我說我去房間找了,找到這項鏈了,叫她回來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