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關於香港區GUNPLA BATTLE的故事,趁創戰者第二季完結不久,率先為大家披露!改篇自天航作品<披上狼皮的羊咩咩>。進入了高達模型的世界,狼與紅草莓即將展開全新的冒險。「……佢高傲,但係宅到無朋友,佢低調,同時係萬千少女既偶像。……佢究竟係名人既化身?定係專業既愛情騙子?無人知。但可以肯定既,就係每個人都俾佢一個稱號──狼先生!」註:喜歡外傳的巴打有福了,而且今次的機體設定接近瘋狂的地步……



*
豪雨涔涔地下著,嗶啦嗶啦,水造的珍珠千千萬萬串灑落大地……
啊不,有好幾串在灑落大地以先,遇上了半空中一道無形屏障,在接觸到的瞬間化成蒸氣打道回府。
延伸向六個方位的十五個三角形金色裝置,儼如展開巨傘重疊成密不透風的光球,在千重雨簾間折射出香檳黃色的柔和光暈。
完美的鐵壁防禦,其名為阿緹密斯之傘。
近百層的摩天大樓組成的石林當中,圍繞著海邊閃爍著淡淡紅光的廣場。
三台展開阿緹密斯之傘的MS,不同配色的亥伯龍高達(Hyperion Gundam),鎮守著廣場的正中,形如傳送門的建築下方發光的零點。
「堅守零點,毋忘初衷!無論雨怎麼打,不枯也不散!」

兩分鐘前。


FIELD 5 CITY
來自六角形機器的毫無起伏的提示音。
TRIO BATTLE O.C. MODE START UP
一年前Hobby Japan試辨三人小隊賽(Trio Battle)時候,參考既存的電子競技賽例設計了多種不同的模式,其中包括本屆新增的「OC」模式。此模式的規則很簡單,只要場地中央的「零點」(Ground Zero)由任意一部高達模型獨佔,並維持三分鐘,它所屬的隊伍即可勝出。
理論上,即使雙方不發一槍,也能夠很快分出勝負。縱使用上沒有武裝的作業用或者記者用MS,也還是有勝出的可能性。
結果就出現了像是「浸水大學教職員聯誼會」這三位選手的奇特策略。
運用亥伯龍高達的光波護盾組成滴水不漏的防禦,抵擋一切外界攻擊,以磐石的姿態穩坐「零點」直到比賽結束。
為了防止炮火的衝擊力震散陣形,他們甚至用鋼索將三部機體緊緊的紮在一塊,變成了遠望還以為是三隻大閘蟹一樣的滑稽相。
「兩分鐘!我地成功向台下各位朋友展示左我地Gunpla既力量啦!大家話係唔--」
「大sir,小心!」


轟!爆風吹散後,光球竟崩缺了一塊。
面向南方的光幕就像舊電視一樣閃爍著雪花,然後隨著一聲爆炸,指向南方的三角形發生器化作一堆閃耀金光的碎片掉落。
他們才剛反應過來,慌張的改變其他發生器的方向。
然後,面向北方的其中一部亥伯龍高達,眼前出現了一件圓餅狀的小東西。
那東西吐出幼細的光束,被束縛的機體勉強的往右閃開,光束的落點稍為偏離,擊中了機體的背包。
面向西方的兩片光幕隨即消失。
「朱總,你點呀?」
「我冇事!對家係6點、8點、9點鐘方向,集中防禦!」

「點解?點解你地破到我地既魚鱗龜甲陣!」大sir不解的向著粒子帷幕後的對手質問。


「因為所有光盾都有一個弱點。」對方說話的同時,一台高機動型渣古從西面有如尖刀寶劍形狀的大樓後緩緩步出。
這高機動渣古漆上了透著冰雪寒氣的白色,左肩的追加裝甲上是一個狼頭圖案的紋章,以及WOLFWORKS的大字,下方的一行小字是 PROFESSIONAL GUNPLA LOVE STUDIO。跟遍佈機身各處的贊助商標誌不同,這是操縱者本身的象徵--聞名港九新界的鋼普拉愛情專家「狼的工作室」的註冊商標。
全身各處增設了飛彈艙,手持大型火箭炮和以斷鋼神劍套件及渣古機槍改裝的槍劍,背包上更貌似掛上了長柄武器,充實的武裝實在配得上「狼」的印象。
「你地明知自己既作戰方式好依賴阿緹密斯之傘既力量,但係又唔去強化下箇幾把遮柄,最過分係,連跟機送箇枝後備豆槍都唔帶出街,你地真係咁想淋雨?」
「仲有四十秒!狼先生你死心啦,面對運命,我地唔會認命!就算絕境,我們不會絕望!」
警報響起,倒數開始!
三十秒。
動作像企鵝般笨重的杜賓狼(Doven Wolf)從大道的東行方向步出,將光束槍接上腹部的炮口,降至肩上的光束炮和飛彈艙打開,線控炮INCOM倒懸機體兩旁的空中,擺出全彈發射的架式。
二十五秒。
狼先生的渣古「白狼」拋開手持的兩把渣古槍劍,卡嚓一聲背包上固定著長柄武器的鉤爪鬆開,只見渣古的右手瀟灑的繞後一翻,手中就多了一把光束斧槍。
對戰機台旁,在戰友的耳邊發號施令的,是一個貌似港視某當紅小生的英俊青年。
「Albert,你集中瞄準東邊既光盾,使用飽和火力。強仔,瞄準南邊最近我既光盾,把遮一穿,我會……」
也就是在這時候,那雙灰暗深邃的瞳仁才會閃著明朗的星光。
握著兩顆亮黃發光體的虛擬GUNPLA操縱桿,他的臉上透出自信滿滿的神采。
十五秒。


東面、北面的七個光盾發生器全部被擊破,交織的光雨沒有一刻停步的灑落,火線交集處的三台敵機慌亂的將剩餘的光傘調動。
光球才剛重新組成,一枚穿甲彈從南方的山丘飛來,爆風當中光球露出了破綻。
十秒!九、八、七--
「聞大俠!係機會啦!」操縱著杜賓狼的胖子朝著身旁的青年吼叫著。
靈光在額前迸發,「白狼」手中的光束斧槍指向急速縮小中的缺口。
從斧槍尖端的狼頭口中吐出細長的綠色光束,在僅容得下MS頭部的缺口前叩門。

在碰觸到敵機的一瞬間,光束卻突然消失於虛空中。
「傘內仲有護盾?咪住,呢種係--」縱使臉上沒有透露出驚訝的神色,狼先生的大腦迅速的活躍起來,交織閃耀的火花組合成十數種可能情形的推演,專注於下一秒的布局,他卻沒有為意亮藍粒子的帷幕在徐徐降下,舞台上的MS停留在上一秒的動作直到一聲電腦提示宣布謝幕--
BATTLE ABORTED
「狼先生,真係唔好意思,我地覺得,依家係退場既合適時候。」浸水大學選手中為首的大sir上前與狼先生握手。「棄權唔係認輸,唔代表終結,反而係開始,我地會返去深耕細作,落區教人砌模型,等到時機成熟,我地會重返戰場……」
聽到司儀宣布他們取得勝利、和友伴們擊掌的狼先生,朝向台下優雅地鞠躬謝幕,響應著無數美女粉絲們的歡呼。
粉絲團摩肩接踵,幾乎撞倒台階旁的香港電視攝製隊的昂貴設備。同時間,那位著名綜藝節目主持氣定神閒的繼續介紹:
「……佢高傲,但係宅到無朋友,佢低調,同時係萬千少女既偶像。佢可以將維納斯賜比人類既愛情運用得出神入化,佢可以製作出堪稱膠之藝術既高達模型,佢究竟係名人既化身?定係專業既愛情騙子?無人知。但可以肯定既,就係每個人都俾佢一個稱號──狼先生!」
「狼乜鬼先生啊,」被叫做狼的青年趁主持不為意,搶去咪高峰接著道:「我叫王宇聞,係一隻孤獨既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