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放榜之前,我哋仲有個grad din,好多人都期待住呢一刻。
 
因為中五嗰陣見到啲師兄po啲last day啊,gard din相就覺得好羨慕,先覺得有畢業嘅感覺⋯⋯
 
個個都盛裝打扮,為嘅就係留低一刻嘅倩影。
 
最緊要嘅係同一齊相處咗三年,甚至更加耐嘅同學仔影張相,唔理中間係咪有咩恩怨都好,以後都各行各路,放榜拎完成績表後就真正道別。
 
旅行完無幾耐,我就繼續打工,我同呀詩都有各自返緊啲part time,佢成續好,除咗返緊KFC之外,仲有幫人補下習。
 




都係啲公屋客,聽佢講話搭搭下𨋢,吹下水就俾個仔佢補,然後靠啲師奶一傳十,十傳百咁,佢都接到幾個補習。
 
MK妹可以進化到幫人補習,都幾撚勵志,所以話性格同思想都幾重要。
 
而我就返緊萬寧,第一次接觸工作,有種終於大個仔嘅體驗,係自己第一次出糧嘅時刻,好鬼雀躍。
 
第一次憑自己搵返嚟嘅錢,顯得格外珍貴,反而更加唔捨得洗,以前呀爸呀媽俾嘅錢,就用得好爽快。
 
間唔中約出嚟同呀詩睇場電影,食嘢可以好少少,唔再係食學生餐。
 




而呀詩最大嘅轉變,莫過於再睇唔到呀詩著校服嘅樣,佢亦唔再綁馬尾,頭髮筆直咁梳返落嚟,成熟不少,幾有韻味。
 
「grad din點著好啊?」夜晚呀詩都會同我傾電話,距離grad din仲有個零禮拜時間。
 
「你點著都靚㗎啦。」我甜甜地說著。
 
「超!認真㗎。」佢好似聽慣咗我講埋呢啲嘢,咁呢啲係標準唔會死嘅答案,但內裡係可以射返個波俾佢,要返佢揀。
 
可能俾佢識穿咗我嘅敷衍吧?
 




「你覺得白色裙定黑色裙好?」呀詩由佢做MK妹嗰一刻起,就決定咗佢貪靚嘅基因。
 
「黑色!黑色啱你多啲。」我雙眼仍然注視係個電腦螢幕度。
 
「白色唔係清純啲咩?」
 
「又好似係喎,咁白色啦。」我以為咁就已經解決咗個問題啦⋯⋯
 
「咁點解你啱啱揀黑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