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晚,我吃過飯後便躲進自己房間中,跟啊正打機。 

「屌你,我講L咗幾多次,唔好,係唔好咁樣走位啊! 你咁樣做緊係被人射死啦。屌你又輸啦我地,排位嚟㗎,我由黃金跌到落黃銅啦, 你認真啲得唔得啫。」

我又被啊正責罵。
 

「得得得,對唔住,我錯我錯。喂同你講樣野丫,我上次咪話隔離屋有個女神既,

 我今日出街既時侯撞到佢啦,真係講都唔信,佢邀請我同佢一齊食雪糕, 跟住我仲抄咗佢牌添,仲約咗佢聽日一齊去街,勁唔勁先。」我囂張地說。 



當然,以上我所說的有誇大了的成份,

將她問我拿電話,變成我問她拿電話。


 「你又作故仔啊? 你點會約到女出街啊,你仲要話係女神。 同埋如果佢真係你所講咁靚,佢一定已經有仔啦,點會輪到你同佢出街啊。」啊正恥笑我。

 「喂話晒我個樣都唔差丫,又風趣幽默,約到女有幾出奇啫。同埋佢真係好靚女㗎, 你點先肯信我啫。」我問他。

 「被相嚟睇下囉,有圖有真相,有相我咪知佢係咪真係好似你講得咁靚。」



 「得,我聽日同佢出街既時候影張相被你睇。」

 打完機後我便上床睡覺,但卻在床上輾轉難眠,啊童的樣子,身上獨有的花香味,

 她的笑聲,她的背影,全部都在我的腦中揮之不去。 

一想起明天我就能跟她再一次出街食雪糕,我心中就十分興奮, 恨不得立即睡著,快點到明天。

 可惜事如願違,我在床上遲遲未能睡著。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我一早便起了床,只比平時上學起床的時間遲了十分鍾。

 「嘩啊仔,你最近搞咩啊,奇奇怪怪咁,琴日咁主動幫我落去買水果,

 跟住買咗成四十分鐘,明明百佳係屋企附近啫,返嚟又無端端自己係到笑, 

今日仲恐怖,平時打纙打鼓叫你,你都唔起身,成個暑假我都無試過返工之前會見到你,

 今日晨咁早就自己彈咗起身。我最近睇啲報導話宜家中學生好大壓力,

 啊仔你係咪壓力大得滯,患咗個啲咩精神病啊。」啊媽一臉擔心地問我。

 「啊媽你唔好玩啦,你個仔我宜家想建立一個早睡早起既習慣得唔得啊,

 我宜家發奮上進,早起溫書啊,同埋我幫輕下你唔得既,



咁我見你平時返工咁辛苦,
 於是咪幫你落家買水果囉。

咁要揀啲靚既水果㗎嘛,於是咪去咗咁耐囉。」我說。
 

「係咩~,咁點解琴晚我食個個橙係爛既~」媽刻拉長尾音問我。

 「哦,係咩,哈...哈,可能我買到返嚟之後難咗掛。咦啊媽你唔係要出門口啦咩,快啲出啦, 如果唔係遲到就唔好啦。」

 「丫係喎,掛住同你講野唔記得咗添。Bye bye 啦。」說完便出了門口。 

我跟她揮了揮手,然後便去廁所沖涼,希望以最好最乾淨的一面來跟啊童出街。

 家中沒有人,相信是每一個青少年都想發生的事,因為可以在家中更自由, 無拘無束地做自己喜歡的事,



而我所喜歡的事,當然是打機了,
 甚麼早起溫習簡直是廢話,

我在電腦桌前坐下來,好好享受打機的時光。
 

為甚麼要打機?

因為打機能令時間過得快一些,好讓我能盡快跟啊童出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