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後, 我立即打開電話並在Whatsapp中加了文姨。

 我: Hello文姨!我係啊言。你係咪有相要比我。

 文姨:係啊!你等一等我。

 我:Ok, 我唔急。 過不了多久,文姨便傳來了一張相。

 我興奮地打開,心裏期待著究竟她影了甚麼相。



 一打開,看到相中的一名女子正在扭另一名男子的耳朵,兩人就像情侶一樣打罵。 

那女子當然是啊童,男子就是我。 

這張照片,就是箱裏十張中第二張照片。

 我嘴角微微揚起,回想剛才所發生的事, 

我把這張相片轉寄給啊童。



 我:嘩,你睇下宜家啲港女,咁惡既,係條街到公然打人,好恐怖啊!!!

 把訊息發出不久後,啊童的狀態隨即轉為「在線上」, 

我的兩個訊息也由灰剔變成藍剔。

 童: 一定係個男既做咗啲好過份既事,所以個女仔先會打佢。

 我: 我覺得無論佢做咗幾過份既事都好,都唔應該打人。



 童: 唔想理你。食咗我既心太軟仲咁樣蝦我。 

我: 對唔住啊,我知錯啦,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啦好冇。 

可惜,這個訊息發出後,變成了雙藍剔,

但啊童並沒有回覆我。
 於是我便打了句,

 我:唔好咁啦。 

但她依然只是已讀我,並沒有任何回覆。

 「唔會真係嬲咗掛,佢應該冇咁小氣,都係同我玩下㗎啫。」我安慰自己。

 唉聽日先算。



 眼見啊童不理我,我於是便去找啊正打機。

 「死仔,成個中午去咗邊啊,等咗你好耐啦。」我一開Rainbow six 就被他罵。 

「都話約咗女神出街...」 

「又係到FF啊?」

 「唔係啊,我同佢食咗午餐再去食甜品啊今日。」 

「你唔係話影相被我睇下㗎咩?相呢?」

 「我今日真係影咗,你等陣。」 



「唔好諗住Google啲靚女相啊,我唔會被你呃到㗎。」 

「得啦,準備Send比你啦。」 

「睇過,有幾...」 

「仲咩唔講埋落去啊。」我笑著問他。

 「啊言,你點識到佢㗎!!!佢真係好!L!靚!啊!」啊正崩潰地說。

 「駛唔駛咁誇張啊,咪講咗囉,我鄰居啊嘛。」

 「啊言!我地好兄弟嚟㗎可?知唔知好兄弟要點㗎?」 

「點丫?」 



「要有福同享。你幾時介紹佢比我識啫?」

 「你唔駛諗啦,佢係屬於我㗎,介紹再比你識咪等於多個敵人?我係唔會咁做㗎。」

 「屌你,你都唔係好兄弟嚟既。」

 「打機啦,咁多野講。」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