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飯啦。」

我媽突如其來的大叫,打斷了我的思路。
 

我看一看時間,原來已經六點了。 

「哦,嚟啦。」我邊說邊走出去。

 我每逢星期一及星期三都要洗碗,



幸好我家只有三人,

沒有太多的碗碟,所以很快就洗完。


 而這天是星期三,

所以我要洗碗,
 我草草吃過晚飯,然後便走進廚房洗碗了。

 「飲湯啊!」



啊媽每晚也會提醒我,這晚也不例外。
 

「好飽啊,唔飲啦。」我回應。 

「肯定係晏晝食埋啲垃圾食物啦,所以宜家先咁飽。」 

「心太軟唔係垃圾食物喎。」我出於自然反應回應了她。

 大鑊,唔小心同咗佢講我晏晝食咗心太軟。 



「點解會有心太軟食?」我媽問。

 「Erm,我...我晏晝咪同朋友出街既,咁咪食咗心太軟囉。唔講住啦,我去洗碗先。」

 說罷我便走了進去廚房,帶上圍裙及手套,開始洗碗。

 其實我很喜歡洗碗這項工作,

因為這段時間是一日中難得可以遠離電話,


 自己靜靜地放鬆,有時會利用這段時間來思考一下。

 這裏先解釋一下我這棟大廈的設計,

我在廚房的窗中看出去,
 是能夠看到啊童家中的其中一間房。



 而由於私隱的問題,通常啊童家都會把那間房的窗關了(窗用了磨砂玻璃),

 所以我平時是不會看到房中發生的事。

 回到正題,今天我洗碗時發現那隻窗並沒有關上,

 於是我出於好奇,我便探頭去張望。

 那間房間應該是雜物房,放滿了一個又一個的箱子,

 我繼續張望那個雜物房,突然看到啊童從走廊經過,

 她此時將頭髮放了下來,不再是綁著馬尾, 



我心中只想到一個形容詞去形容她,

美若天仙,
 

正當我看得入神,

我才發現原來她並不只是「走過」,

而是「走進」我正在凝視的那房間。


當我意識到她是要走進雜物房時,一切已經太遲了。 

我倆對望了一眼,我尷尬地把頭縮回。

 「見到你啦傻仔,唔洗縮喎。」啊童的聲音從窗外傳來。



 「我...我冇縮啊,我條頸攰咋嘛,嗱我宜家咪伸返個頭出嚟囉。」 

「肯定係咁啦。」她忍著笑說。 

「根本就係咁。」

 我倆相視一笑。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