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轉,

來到了三天後的星期五,

過去兩天,

我一樣每朝在啊童家門口等啊童,
 抓緊機會跟啊童道歉,

希望她會比我的誠意打動而原諒我,可惜她依然是不為所動。
 



今天,是羽毛球隊的訓練兼選拔日,

但由於我們羽毛球隊一直以來都很缺人,
 

所以基本上只要你肯來選拔,我們就鐵定會讓你進入。

 
 我一大朝早就背起羽毛球拍出去,

依舊在啊童家門口等啊童。




 經過連一來等候的經驗,

我大概知道啊童在幾時會出門口,

所以我不用再好像第一天,
 

在她門外傻傻的坐著等很久。 

果然,



剛出去兩分鐘後,

我又再次聞到熟識的味道,

啊童的花香味,
 

我看向大門的方向,

跟在周叔叔背後的啊童穿著體育服,

身後隨了孭著書包外,
 還拿著,咦...羽毛球拍!?

 我即時想起啊童星期一聽到我是羽毛球隊後,便說自己想入羽毛球隊,

 難不成她所說的是真的?她真的要入羽毛球隊? 



為免猜錯的我,在跟周叔叔打招呼便走過去問啊童。

 「咦,你做咩孭住個羽毛球拍既?」

我裝作驚訝,

指著她的羽毛球拍問。


 「今日係羽毛球隊選拔。」她冷冷地說。 

「啊言,你都打羽毛球㗎?」在我身後的周叔叔看到我的羽毛球拍後問我。

 「哦,係啊,我係羽毛球校隊啊嘛,今日有練習所以咪帶球拍囉。」我回過頭來回應他。 



「咁就啱啦,啊童今日都諗住去選拔啊,你記得幫我手睇實佢喎。」

 「冇問題,我會好好睇實佢㗎啦,放心。」我拍心口保證。 

「啊童,唔好咁博啊知唔知,小心啲。」周叔叔對著啊童說。 

「得啦,我會㗎啦。」她的語氣跟剛才對我的簡直是判若兩人。 

出了大堂後,周叔叔便離去,留下我跟啊童。 

「點解你會揀入羽毛球隊既?」我問。

 「關你咩事?」她反問一句。

 「同埋唔該請你唔好再煩住我。」她補上句。



 「問下啫,駛唔駛咁惡啊?」我細聲地嘀咕。 

「第一,你唔好忘記係邊個當時好惡咁叫我唔好理你。第二,我當時都係關心你,問多你一句啫,結果係比你好大聲咁鬧,所以你冇資格係到話我惡啊!」她說完便急步走了。

 再一次留下我呆在原地,思考著自己的過錯。

 回到學校後,我安靜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啊童看見我回來後,

跟前幾天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只是繼續默默地做自己原本正在做的事。




 這幾天以來,我每一天到了午飯時間時,

我都有邀請啊童跟我們一起吃,

可惜她每次都拒絕了我的邀請,

自己坐在坐位上拿出飯盒吃。


 今天也不例外,我雖然早上才比她責罵完,

但我依舊邀請她跟我們出去食午飯,可她卻拒絕了,

於是我便跟啊正他們出去食。
 

「話時話,啊言,你氹返周樂童未啊,都三四日㗎啦喎。」肥強問。 

「仲駛問既,睇佢個死人樣就知未啦,你返學既時侯有冇見到佢地講野丫,冇丫嘛,咁咪即係仲嬲緊囉。」Marcus搶著說。

 「咁搞落去都唔掂㗎喎,你諗住點做啊?」啊正問。 

「冇啊,可以點啫,順其自然囉。」我苦笑著說。 

「喂你咁唔得㗎喎,唔通你一世都唔氹返佢啊?主動啲啦。」Marcus說。

 「唉,我已經朝朝都同佢道歉㗎啦,但係佢唔理我囉,今朝仲鬧咗我一鑊。」我說。 

「真係麻煩!」肥強搖頭說。

 「唉,又唔好咁講,又真係我做錯先既,同埋我講個句野係真係令到佢好傷心既,佢唔原諒我都正常既。」

 「又唔好咁灰,你係爭緊個機會啫。」Marcus說。 

「爭咩丫,佢...」我話未說完, 

「溝埋做瀨尿牛丸丫笨。」魚蛋突然說了句。 

「屌你收嗲啦。我係話啊,佢短時間內未必會原諒我啊,等佢下咗淡氣,我再認認真真咁同佢道歉,唉,到時先算。」我說。 

「我又唔咁覺得喎,都四日啦,差唔多㗎啦,你只要比佢感受到你有幾著緊佢,佢可能就會原諒你呢?」

「希望係咁啦。」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