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後,他們便到了, 

「屌你班仆街!幫手拎啲野啊!」肥強提著一袋二袋東西說。

 「屌你咁肥,拎少少野就嗌晒救命咁。我地唔好幫佢。」

站在最前,甚麼也沒拿的Suki說。


 「支持Suki!你咪當減肥囉哈哈。」Marcus附和。



 「睇嚟你既計劃成功咗啦喎。」我看到他們的互動後對啊童說。 

啊童笑了笑,沒有回答我。 

「喂,買齊啦嘛?」啊童問。 

「係呀。」Suki回答。 

「好,咁我地去集合地點,等埋我地班既其他人。」啊童說。 



在我們班所有同學都到達了後,我們便乘坐巴士出發去石澳了。 

經過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車程後,

我們終於到達了石澳。


 一下車,我便看見面青口唇白的魚蛋向我走過來。

 「你搞咩呀?」我問。



 「仆...仆你個街,呢個咪就係點解我唔想嚟石澳既原因囉,我暈車浪啊!」魚蛋辛苦地說。 

「哦,好小事啫。你嘔先算...」

 我話音未落,他便已經開始對著地下嘔吐。

 「嘩!你慢慢啦,我走先。」我看到這個情況後立即離去。

 「喂,你咁冇義氣㗎...嘔...。」魚蛋邊嘔邊罵我。 

「我心靈上支持你㗎!」我走過去大隊那邊說。

 「好,宜家開始自由活動,三點三係呢一度集合。」Mr Wong說。

 「知道。」 



「喂,我地係咪去燒野食?」我問。

 「係呀,你知唔知邊度有得燒野食吖?」啊童說。

 「唔知喎,我唔知邊度有得燒啊,我諗住嚟到先算咋。」我說。

 「啊言,係你提議話嚟石澳,咁你應該要帶領我地啦。我宜家派你去搵下。」肥強說。 

「屌,我話嚟啫,冇話熟呢度㗎嘛,一齊搵啦。」我說。

 結果我們便隨便找了一間燒烤場,

 原因是,貪它會提供碳,



對,你沒看錯,提供碳,
 

因為他們忘記了買碳! 

當然,另外一個好處就是比較乾淨,

而且有瓦遮頭,不用怕猛烈的太陽。


 「屌你班On9,燒野食唔記得買碳。」我一邊燒魚蛋一邊說。 

「咁燒烤場不嬲都有碳提供㗎啦。」魚蛋說。 

「你又知我地一定係去燒烤場既?我原本係諗住去政府個啲㗎咋。」我說。 

「你就真係On9啦,緊係去燒烤場啦,坐得舒舒服服唔好既?」啊正插嘴說。 



「我都廢事同你地拗,我去食野先。」我離開自己的坐位走向長桌說。

「咦,你終於燒完你個幾粒魚蛋啦?」正在吃雞翼的啊童說。 

「係呀,燒完啦。」我隨手拿起一隻紙碟及一隻膠叉,

 並把燒烤叉上的幾粒魚蛋「吉」到碟上。 

「整粒嚟吖。」啊童把自己的碟遞過來。 

「痴線,想食自己去燒啦。」我把碟拉後,保護自己碟上那幾粒魚蛋。 

「嚟啦,我好想食啊,但係我又唔想去燒吖嘛。」啊童又再次使出扁嘴這招。



 「唔得。」已經開始對這招免疫的我決斷地說。 

「唉呀,我真係好超級超級想食啊!一粒,一粒啫。」啊童哀求著我說。 

「唔得!」

 「豈有此理,有敬酒唔飲想飲罰酒下嘛,攞嚟呀。」她舉起自己的叉打算吉起我的魚蛋。

 「我要誓死保護我既魚蛋。」我用自己的叉撥開她的叉。

 「食屎啦你!」

她右腳用力一伸,踢了我一下。
 我立即彈開,

 「嘻嘻嘻,你一早比我食咪唔駛比我踢囉。」她一邊吃我的魚蛋一邊說。 

「嘶...好痛啊!」我摸著比她踢的位置說。 

「燒得唔錯,好食。」啊童食完後留下評價。 

「喂,我又要食雞扒。」我看著她碟上的雞扒說。 

「想食啊?自己去燒囉。」啊童說。 

「你食咗我一粒魚蛋,我食返一啖雞扒都好合理啫。」我不忿地說。 

「你食到咪食囉。」她說完立即把整塊雞扒放進口中,弄得滿嘴是油。

 「駛唔駛呀...」我無奈地說。

 「緊係要啦,如果唔係咪比你食到我辛辛苦苦燒既雞扒囉。」

 「...」

 「走,我地出去沙灘玩。」啊童起身走過來拉著我前往沙灘。

 「喂喂喂,我未食完我啲魚蛋啊!」突然比她拉走的我說。

 「嘖,一陣玩完返嚟先食啦。」啊童說。 

「我好肚餓啊!!!」 

「去玩沙啦。」她興奮地說。 

結果我便無故比她拉了出去,陪她玩堆沙遊戲。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