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童的反應與想像中的不同,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如果我上次問你你敢講既話,我或者會應承,但係好可惜你最後都係冇講,機會冇咗就係冇咗,下次你就記得要把握好機會。」啊童說。 

此時,太陽已經從地平線上消失,

留下一片薄暮。
 

一時之間,我腦中一片空白,



不能運行,想不到應該如何回應啊童。


 不知如何反應的我,只好對著啊童笑了一笑, 

強行撐起兩邊嘴角,裝作神色自若, 

但此刻的內心卻是心如刀割,

 痛,痛得很, 



值得慶幸的是,她並沒有明確地拒絕我,

 化表著我仍然有機會,

 但此刻的我, 唯一的感受,

就是心痛。
 

我呆坐著,雙眼看著那片晚霞。 



思索了良久,

我想通了,縱是心仍痛,

但是,我明白到,
 

我應該做的,並非呆坐在這,

而是應該更努力去追求啊童。


「走啦,返去啦好冇?」啊童見我良久未有回應,於是便主動開口問。 

「唔等到個天黑晒先?宜家呢刻個天仲有少少金黃色咁,幾靚吖。」已平復好心情的我回應。

 「唔啦,我都睇唔到,同埋我鍾意既,係個海,唔係個天同太陽,返去繼續燒野食啦。」啊童從椅上站起來說。



 「咁好啦。」 於是我們便沿路折返,

 「其實,你今日係咪唔開心?」

 「你睇到我頭先喊啊?」啊童問。

 我點了點頭。

 「唔...」之後她便再次默不作聲。 

「有冇咩我可以幫到你啊?」

我見啊童不出聲,於是便主動問。




 「冇㗎,你幫唔到我㗎。」啊童苦笑著說。

 「咁你都可以講出嚟,話比我知吖。」 

「講出嚟都幫唔到件事,無謂令身邊既人擔心我啦。」啊童說。

 我見她不肯說,也不再繼續追問。

 絲絲的晚風徐徐吹來, 

我們沿著長灘一直前行, 

不久後,我們便回到了燒烤場, 

「喂屌你,堅喎,真係唔用電話可以搵得返人喎。」魚蛋看到我跟啊童回來後說。



 「哼,實乜講,比返部電話我啦。」我說。

 「小弟佩服。」魚蛋把我的電話交還給我。

 「喂,不如搵啲野玩下啦,我地都係到燒咗咁耐。」啊正說。 

「玩咩吖咁。」Marcus問。 

「咁一班人,咁啱大家宜家係圍埋一齊,咁就緊係玩...」

魚蛋對啊正打個眼色,然後一起說,


 「Truth or dare!」



 「喂又玩?上次仲未玩夠啊?」我回想上次發生的事後,立即反對他們這個提議。

 「上次發生咩事啊?」不在場的Suki問。

 啊正於是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Suki。

 「哦,唔緊要啦,反正佢都係你男朋友啦,你個初吻由佢攞走都冇所謂啦。」Suki對著啊童說。

 「都話佢唔係我男朋友咯。Suki!你唔好再亂講野啊!」啊童作勢打她說。

 「可能就快係呢?」Suki若有所思地看著我說。

 「痴線。」啊童反了反白眼後說。 

「咁即係玩定唔玩啊?」啊正問。

 「玩囉。」啊童說。 

「Yeah!我地今次唔會玩咁大㗎啦。」魚蛋說。

 「得啦得啦,開始啦。」啊童說。

 於是魚蛋便從自己袋中拿出一支筆, 

「嚟啦喎,我轉啦。」他說罷便轉動了那支筆。 

結果,竟然再次轉到我, 

「真心話定大冒險?」啊正問。

 為防同類事件再次發生的我,這次便選擇了真心話。

 正當啊正及魚蛋他們正在苦惱應該問甚麼問題時,

 「你鍾意邊個?」Suki冷不防地問我。

 「吓,我啊...」沒有料到一開始就比人問這些問題的我嚇了一嚇。

「係囉係囉,你鍾意邊個啫。」Marcus問。

 雖然,我剛才才跟啊童表完白,

啊童亦一早知道我喜歡她,
 

但我就是不想比他們知道我喜歡啊童,

 所以此刻的我猶豫不決,

思考著應否如實作答。
 

「嗱,趁呢度人小小,你咪答咗去囉,最多我地應承你唔講出去。」肥強也加入戰場。

 「你係咪鍾意啊童啫?」Suki補多一句。

 我看向啊童,但她卻擺出一副不關她事的樣子,

 我唯有硬著頭皮,深呼吸一口氣對他們說,

 「係!我係鍾意啊童。」

 「嗱,我都話㗎啦,你地又唔信。」Suki聽到後興奮得手舞足蹈。 

「喂喂喂,咁樣呢,算唔算係表白啊?」魚蛋聽到後問。

 「緊係算啦!啊童...有咩回應先?」Suki奸笑著問啊童。 

「咩...咩有咩回應啫,我要去廁所,Suki陪我去吖。」啊童想逃離現場。

 「有人怕醜喎,唉,陪你去啦。」Suki說完便站起身陪啊童去廁所。

 待她們離去後,我的兄弟立即上前問, 

「咁即係點啊?」肥強問。

 「即係唔得囉on9。」Marcus說。

 「啊言,唔死唔開心㗎,我地支持你。」啊正拍一拍我的膊頭說。

 未待我開口澄清,魚蛋便搶先說,

 「最緊要唔好灰心,繼續努力,總有一日你會成功㗎。」他又拍了拍我另一邊的膊頭。

 「你地聽我講先啦,我都冇野!我都冇灰心,亦都冇放棄既打算,你地唔洗安慰我喎。」我撥開他們的手說。

 「唔使死頂㗎,想喊就喊啦,我地唔會笑你㗎。」Marcus說。 

「屌!都話冇L野咯。」我說。

 「唉,睇嚟我地都係比佢自己一個冷靜下先啦,唔好玩住啦。」Marcus嘆了一口氣說。

「妖!」我反了反白眼說。

 過了大概三分鐘後,Suki便回來了。

 「咦,啊童呢?」

我看見她孤身一人回來,於是便問她。


 「哦,咁我快去完吖嘛,咁咪返嚟先囉。咦,好擔心佢喎你,你放心啦,佢咁大個人點會唔識返嚟啫,你當佢傻㗎咩。我地繼續玩啦。」Suki興高采烈地說。

 但我總是有一點不祥的預感。

 過了好一會,啊童仍然未回來,

 於是我便開口問, 

「啊童都去咗差唔多十分鐘㗎啦喎,仲未去完?」我問。 

「你理得人地啫,人地可能唔想同我地玩真心話大冒險,自己去咗其他地方行下呢,難得入到嚟石澳,想四圍行下都好正常啫。」啊正說。 

「我係驚佢發生咗啲咩事咋。」 

「一係你打俾佢囉。」Suki建議。 

我聽罷便拿出自己電話,並撥打她的電話號碼, 

「鈴鈴鈴...」 

「唔係掛,佢唔記得咗帶電話出去啊?」我看著前方正在響的電話說。

「唔好啦,我都係出去搵下佢先,我驚佢有事啊。」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