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掌聲之中,離開了舞台, 

背著結他走過去兄弟那裏。 

「有冇走音啊?」我最關心的,當然是自己唱得好不好。

 「唔好玩啦言哥,你唱得咁好,邊有走音啫。」啊正說。

 「係咩...哈哈,唔係真係唱得咁好...」我話未說完,突然比Suki拉走。 



「做咩呀,無端端做咩拉走我啊?」我不解地問Suki。 

「我問你做咩就真啊!你唔係唱歌比啊童聽㗎咩?做咩唔唱情歌啊大佬,唱埋晒19Moment啲濕9歌。」Suki說。 

「咩濕9歌啫,不知幾正,同埋我諗住唱首可以打動到評判既歌吖嘛。話時話,我都冇話過係唱歌比啊童聽,你拉我過嚟做咩啫。」我說。

 「屌你原來唔係扮㗎喎,唔怪得之你溝唔到啊童啦,唉。」

 「做咩啫,講啦。」



 「頭先小息既時候,啊童好開心咁走過嚟同我講話,你為咗佢參加Sing Con,跟住佢仲係咁係到幻想你會唱啲咩情歌比佢聽,又或者會係台上面同佢表白,又不斷問我知唔知你會唱咩歌,傻既都睇得出佢好鬼期待。結果呢,你走去唱有你有我。」Suki說。 

「吓,唔會掛,我頭先同啊童講既時候,啊童仲好似好抗拒我為咗佢參加Sing Con咁,又冇乜反應咁。」

 「所以你呢啲純情小毒L咪溝唔到女囉,啲女不嬲口講一套做一套㗎嘛,你唔係唔知啊嘛?」Suki恥笑我。 

「係咁㗎咩?」 

「係啊,信我啦,你唔見啊童頭先扁晒嘴咁㗎咩?」Suki看向啊童。



 「吓,無啊。」我看向啊童。

 「宜家緊係冇啦On9,咁易比你睇到咩!」 

「咁你又望過去...」 

「望緊啊童有冇懷疑我同你講啲咩啊!」 

「咁講完未啊?」

 「未,比我問埋最後一個問題先。」

 「問啦。」 

「如果你入到決賽你會唱咩歌?」



 「吓,未諗喎。」 

「你諗住唱邊類型既歌吖。」

 「情歌囉。」

 「唔夠。」

 「唔夠?」

 「係要揀首甜到漏既情歌,記住記住。唔好再令啊童失望,如果唔係我就...」

 「你就?」 



「夠膽令我既好姊妹唔開心既話,我就殺!咗!你!」她用手刀刎頸的手勢。 

「得得得,我保證唔會令佢失望,你放心。」我起步走回去。

 「喂。」 

「咩啊?」我回頭看著她。

 「記得氹返啊童啊,暗示下自己決賽會唱情歌比佢聽又好,陪佢食下甜品又好。」Suki說。 

「知道啦,愛情軍師。」我說。

 回到去後,

「你地兩個頭先講咗啲咩呀?」啊童問。



 「冇啊,冇講野啊。」

 「你當我傻㗎?咁耐先返...講,你地頭先講咩?」啊童問。

 「冇,Suki問我同你發展到點啫。」 

「你估我咁易呃啊?我同你講,女人直覺好準㗎,你地頭先一定唔係講呢樣野。」啊童說。

 「我屌~咁你都知?」

 「哼,實乜講。答我!」啊童盯著我的雙眼說。 

「秘密~唔講。」



 「講唔講啊?」她突然伸手扭著我的耳朵。

 「講...講,嘩澌...好痛啊。」我立即屈服,並向Suki投以求救的目光。

 「講!啦!」 

「喂啊童,我突然之間好想去廁所啊,陪我去吖。」看不過眼的Suki成功拯救了一條無辜的生命。

 「算你好彩。」她臨走前不忘大力踩我一腳。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