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照了一張後,我便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卻給我看到坐在我前方的啊童又在扁嘴。
 

「做咩又扁嘴啊?仲唔滿意啊?」我壓低聲量問啊童。

 「唔係啊。」 

「唔係唔滿意咁你又扁嘴?」我問。 



「我戥你唔抵啫,明明你應該係可以攞到冠軍㗎嘛,宜家你得個亞軍,你唱得咁好...無理由㗎!」啊童說。

 聽到啊童為了這個原因而扁嘴的我忍俊不禁,輕輕一笑,

 但心底裏其實窩心得很。

 「笑咩啫你,人地因為你攞唔到冠軍而唔開心,你就走去笑人地。」

啊童趁老師不為意,快速轉身打了我一下。
 



「唔係啊,我唔係笑你啊,我係因為開心而笑咋。」我隨便說了個謊話。

 「哼,你當我傻㗎咩,唔理你呀!」她說。 

「吓..又唔理我。」 

頒完獎後,我們便分班回到自己的班房,進行由班會設計的遊戲。

 回到班房後,我們便開始玩遊戲, 



我比三秒時間你地估下我地會玩咩遊戲,

  

 

 

狼人殺啊你老味,

我玩L咗兩年啦!


 唉不過算,同班Frd玩,

玩咩都好玩既。




 班會叫我地自己分組玩喎,

咁我地咪又係埋一組囉。
 

頭幾鋪都冇咩好講,

不過去到最後個鋪就精采啦,值得我係到講下。


 (因為我地得七個人,所以會有兩個狼人,一個預言家,同埋守衛。) 

話說我就抽中咗做狼人啦,而另一位狼人就係Suki。

 第一晚。



 「天黑請閉眼。」主持人說。 

「狼人開眼。」 我跟Suki對望著,

然後我指一指最多疑的Marcus,

Suki見到後就點一點頭。
 

到天光時,主持人就宣佈Marcus已死這一消息。

 這時,在我身旁的啊童突然開口悄悄地對我說。

 「喂啊言,我係守衛啊,你係咩啊?」她問。 

「我?我係預言家囉。」我說。 



「唔好呃我啊。」 

「得啦,你記得之後每晚都救我喎。」我說。 

「得啦。」

 到了第二晚, Suki用手指了指啊童,

我卻搖了搖頭,
 並隨便指了指啊正。

 失去了守衛保護的村民們,自然很輕易就比我們殺死了。

 第二朝,真正的預言家開腔了。



 「我已經搵到邊個係狼人啦。」身為預言家的魚蛋說。

 「係萬浩然!」他繼續說。 

「痴線點會係我啊?」我說。 

「係囉,明明佢先係預言家。」深信不疑的啊童幫我。 

「我好肯定,你就係狼人!」魚蛋說。

 「得你一個好肯定啊?我話俾你地知,我琴晚用自己既能力Check到,我宜家百份百肯定Suki係狼人!」我說。

 為求自保,我迫不得已出賣了Suki。 

Suki聽到後滿面驚愕,因為她沒有想過我會出賣她。

 「你好肯定係一個平民,又或者是狼人,為求自保先至走出嚟話自己係預言家!」我死咬著他不放說。

 「你都痴線㗎,大家唔駛理佢,我地投死佢就啱㗎啦。」魚蛋不放棄,繼續追擊我。

 「你地自己小心啲啦,投我你地就會少咗個預言家幫手㗎啦。」我說。 

「嗱一係咁,頭先啊言話Suki係狼人吖嘛,咁不如我地投死咗Suki先。」啊童說。 

「好啊!我支持。」

看到啊童幫我,我當然不理三七二十一都要附和她。
 

「喂...我...我唔係狼人啊,唔好投我啊。」Suki這時開口自辯。

 「你睇下你,聲都震埋,同埋啊,如果你唔係狼人既話,驚咩比我地投死啫。」我說。

 結果,她便在我這個反骨仔的加持底下,比眾人投死了。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2021DSEer 加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