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頭進去,啊童跟在我身後,

其餘人就在啊童後方,總之我們就是要包圍著啊童,
 

不讓她有走失以及受傷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能給予她安全感。
 

我小心翼翼地踏著石頭一步一步走下去,



然後回頭扶著啊童下來,
 待啊童都下來了後,

我便開始邁步向前,走進漆黑一遍的張保仔洞,
 

地上滿是碎石,稍一不慎可能便會滑倒,

此時我開啟電話上的電筒功能,


 光芒從電話中射出,勉強夠我在這片不見五指的環境中看到四周。



 「魚蛋落到嚟未?我開始行啦。」我轉頭問。 

「落到啦佢,我宜家都準備落啦。」啊正說。

 「Ok,咁我地開始行啦啊童。」我對啊童說。

 「唔!」只見啊童用力地點了一下頭,手則緊緊抓著我的背囊。 

「捉實我,小心地下既碎石,同埋如果我行得太快既話記得同我講。」 



「得啦,你行啦。」

 聽罷,我便真正開始朝著洞穴內部進發,

洞穴內隨了光線問題之外,


 還有另一個問題需要刻服,那就是空間問題。

 洞內的道路,越走越窄,

就如桃花源記中那漁人所走進的洞穴一般,

極為狹窄,
 

我跟啊童均要側著身子才能通過,



不禁令人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成功到達出口,
 

看見那平坦寬廣的桃花園。 

「喂肥強,你可以返去先啦,前面好L窄你過唔到㗎啦。」我善意提醒肥強。

 「收皮啦屌你。」卻換來肥強冷冷的一句。

 過了那段極逼的路段後,洞穴又漸漸變回廣闊,

 再前行多幾步就已經看到出口傳來那微弱的光。 

秉持著不怕死這個生活態度的我,自然不會讓後面的幾人無驚無險地離開這個洞穴, 



所以我決定要好好作死一番。

 我先是不動聲色地突然關了電筒,

然後裝作不知情的告訴啊童電筒不知何故自己關了,
 

「吓...唔會掛,日光日白,應該係冇電啫。」單從聲音也能聽出啊童的害怕,但她仍故作鎮定地為這起事件找解釋。 

「可能係啦,不過唔緊要啦,就快到出口㗎啦。」說罷我便放慢腳步向前行。

 又向前走了幾米後,我突然停下, 

「做咩呀?行啦。」現在啊童只想盡快離開這地。 

「個度...你見唔見到個度...」我用震抖著的聲音對啊童說。



 這麼一說,啊童心裏變得更為害怕,

 「你...你睇到啲乜野啊。」啊童的雙手緊緊拉著我的手臂。 

「嚟緊...啦, 嘩!!!!」我突然轉身大叫,嚇得啊童整個彈起。 

「呀呀呀!!!!!」看不到發生了甚麼事的啊童雙手掩臉,放聲尖叫著,比我嚇得花容失色。

 此時我再也忍不住,開始大笑起來,

 過了一會,啊童才意識到她被我捉弄了。 

「喂呀!你可唔可以唔好咁幼稚啊!」她雙手不停大力拍打著我的手臂。



 笑得快要斷氣的我當然沒有理會她的責罵。

 「男朋友喎...成日蝦我!我憎死你啊!!!」

雖然看不到她現在臉上的表情,但我相信她正鼓起泡腮,

單靠想像就已經覺得好笑。
 

「係啦係啦,出口係前面啦,我地宜家出去啦。」我說。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