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快速地洗澡後,我便又準備出去了。 

「去邊啊你又?」老媽問。 

「去年宵。」 

「同啊童呀?」薑果然還是老的辣,對於老媽能夠猜中我是跟啊童出去這點,我表示十分佩服。

 「你又知?」 



「估都估到啦,好女仔嚟㗎人地,好好珍惜啊。」簡直是耐人尋味...此話耐人尋味至極,

究竟她是猜到我們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

抑或單純猜到我是跟啊童出街。


 「珍惜緊珍惜緊,唔講住,我再唔出去一陣佢又嬲我就唔好啦。」說完我們走出了門口。

 「珍惜緊...咩意思啊啊仔?返嚟答埋我條問題先啊死仔!」奈何未待她說完我已經關了門。



 我走過去啊童門口,按一下門鐘。 不出數秒,

周叔叔便前來開門。
 

「嚟搵啊童啊?」他問。

 「係呀,佢約咗我出街啊。」 

「哦,但係頭先佢唔係已經同完你去打羽毛球啦咩?」 



「係呀,咁佢話想出我冇理由拒絕佢㗎嘛。」 

「佢仲沖緊涼啊,你入嚟坐下先啦。」 

我坐在沙發上,打量著她家的盆栽,

嘗試尋找之前我送給她的玫瑰。
 

「搵緊啲玫瑰啊?」周叔叔問。 

「個傻女,個日去完長州返到嚟就即刻攞個花樽出嚟裝住啲玫瑰,仲成日眼定定咁望住啲玫瑰發呆自己係度傻笑,唔駛問啲玫瑰都係你送㗎啦,睇嚟你成功咗啦喎。」他笑著對我說。 

「世事都比你看透了,係呀,你個女終於接受咗我做咗我女朋友,好感動。」我笑言,反正他也早已明言支持我們拍拖。

 「喂!你講咩呀!!!」此時剛沖完涼的啊童穿著睡衣撲出來。 



「冇呀,冇講咩呀。」我立即否認。 

「你仲話冇!?我聽到晒啦,我唔係話咗順其自然㗎咩?」

 「喂大佬,你去完長州之後攞住扎玫瑰返嚟,係人都估到啦係咪啊。」 

「冇理由㗎,佢估到點會唔問我啫。」她看向周叔叔那裏。 

「啊女,你唔好真係當老豆傻先得㗎,我係見你都大個女啦,唔洗我樣樣都管,所以先唔問你啫。」 

「嗱,啫係唔關我事啦。話事話,啲玫瑰呢?」我問。 

「傻佬,擺咗咁耐,咩花都謝晒啦,一早扔咗啦我。」 



「係㗎咩...哈哈,我仲以為可以放好耐添。你快啲去換衫啦,又話想去年宵~」 

「係喎,差啲比你搞到唔記得添。」說罷她便回房間更衣。

 不出數秒,她便穿著一件衛衣連同一條緊身牛仔褲出來,

把她修長的美腿展現出來。
 

由於周叔叔就在我旁邊,

所以我都不敢多言,免得留下壞印象。
 

「行啦。」啊童把我從沙發拉起身。 

「Bye Bye 啦周叔叔。」 



「喂啊言,你可唔可以順便幫我買啲桃花返嚟,唔該晒。」周叔叔對我說。 

「哦,好吖,冇問題。」說罷我們便離去了。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