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到場外的一塊空地上猜波,順便當作熱身,

讓我先找回手感,
 同時亦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

 「專心啲打啦,唔好再係咁諗一陣場比賽住,你越諗就只會越大壓力同擔心,咁諗嚟做咩呢?」

 「係係係,唔諗唔諗。」我強迫自己專注。

 就這樣打了半個多小時,直到毛毛出來找我,



我們才回去。
 

只見隊長及教練已經圍在一起,我跟毛毛於是便走進去。 

「周樂童你都過嚟吖。」教練向啊童招手。

 「我?」啊童聞言便都走了過來。 

「一陣,大家將呢幾年嚟學到既野,盡你所能施展出嚟。知唔知?」教練說。 



「知道!」我們齊心地說。 

「各位加油!博盡無悔!」其中一位隊長說。

 我們一起走到比賽那個場中,對手亦已抵達。

 觀看台上那百多雙眼睛正看著我們,有其他學校的參賽者,

有他們的家人,
 亦有純粹來觀賽的人。



 坐在場邊看上去,令我壓力倍增,

我從未在如此多人面前比過賽。
 

原來決賽的規模是如此龐大的,

不止是觀眾,


 而是...場邊竟然有專業裁判,

要知道,之前的比賽可是沒有專業評判的,
 

只會由我方及對方各派出一個隊員來擔當評判。

 想著想著,第一場比賽便已開始。 



細節,就不描述了,總之第一場單打我們輸了,

 而第二場雙打我們則贏了。

 知唔知啫係代表咩,啫係我好L大壓力啊屌,

如果我輸咗後面仲大壓力。
 

「到啊言你出場啦,記得記得,唔好緊張,放鬆啲。你最大既敵人其實係你自己。盡力打就得。」教練對我說。 

「係。」 

「加油,記得我地平日練過啲咩。」啊童說。 



「得啦,唔會令你失望。」我說。 

我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場邊,決定了發球權後便開始了比賽。

 對手以高遠球開始了比賽,我向後退,

 用著啊童送給我的球拍大力一揮,同樣打出高遠球,

 對手也往後退,舉手揮拍,

用力一殺,球急速地在半空劃過,
 

我立即反應過來,伸手在落球點向上一挑,

可惜力度不足,那球落了網。
 



我不忿地拍打了自己大腿一下,深吸一口氣後重新調整好,

迎接下一球。


 為咗唔好令已經年半冇打過波,詞彙量有限既作者難做,

 所以跟住落嚟個幾球就唔細講,

總之我去到半場既時候,
 賽果係11比5,

我又輸緊。


 「嗱啊言,你宜家要調整好你既心態,每一球都要用雙倍既力去打,慢慢追返啲分,唔好心急,唔好諗對手有幾勁,諗下自己呢幾年以嚟,尤其是係呢幾個月既進步同努力,你得㗎。多啲用你擅長既放網,對手既殺波你接唔到既話就唔好俾佢有機會殺落嚟,轉去打網前。」教練說。 



「嗄...知道。」 

「周樂童,到你幫佢打氣嗱。」教練對啊童說。 

咦...幫我打氣? 

佢會點幫我打氣呢...好期待呀... 

之前睇電視劇啲女主幫男主打氣既劇情終於要係我身上發生啦!

 我一臉期待看著啊童。 

「加油。」

 「吓...無啦?」我愕然地問。 

「仲想有咩呀?」 

「冇...」我搖了搖頭。 

嗚...點解會咁㗎?

起碼都錫啖我啦...
 

宜家得個兩隻字,

仲衰過教練。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