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反常態,開出一球長球。 

對手不慌不忙地向後退,揮拍大力把球打到去後場, 

為了接這球我必須要走到去球場的最後方,所以我不能打吊球,

 要不然我可趕不及回到前場,於是我同樣向他回以一球高遠球,

 為自己爭取時間。 



可惜我因為害怕會打出界而收了力,

令對手獲得一個大好機會去殺球。
 

我立即回到中場做好接殺的準備動作,那邊廂對手亦把握到機會跳起殺球, 

我的手如反射動作般,自動伸了前去,

成功在球落地之前接住,
 錯有錯著地打出一個放網。



 對手立即上前大力向後一挑,由於我人本來就在中場,

所以我退後幾步就到擊球點,
 

我跳起裝作向他殺球,實則打出一球吊球,

只見那球在球網之上掠過,
 對手急忙上前放網,

我於是上前把球挑後,




 球急速地在對手頭上飛過,最終在他趕到前先著地。 

「一分...贏多一分...」我心裏暗忖。

 再次是由我發球,我這次開出一球短球,

 對手則把球輕輕一撥,勾到對角網前,

我見狀便同樣回以一球放網,


 對手反手把球挑高,

我把握機會大力殺球,怎料對手卻能反應得過來,
 

把球再次挑起,在球網上方飛過,



我於是把球打到後場。
 他立即後退並跳起打算殺球,

不知是因為他太急於取分,
 抑或是他技術問題,

他把球壓得太低,令到那球落了網。
 

對手臉上盡是不忿及懊惱之色,大概是在後悔自己為何要如此心急。

 「Yes!!!」隊員那邊傳來不盡的歡呼及拍手聲。 

我走過去跟對手握一握手就回到場邊。 

直到現在,我仍然是難以相信自己竟然勝出了這個事實。 



「叻仔呀!!!做得好好。」毛毛一把抱著我說。

 屌...唔係應該啊童抱我㗎咩?點解會變咗係毛毛?

 「嘩,我個心...就快跳出嚟,你知唔知我幾緊張啊?」我推開毛毛,按著自己的心臟說。

 「有冇咁誇張呀,打場波啫。」我朝思暮想的啊童終於走過來。 

你地可能覺得我誇張咗,但我真係冇誇張到,

真係日日都掛住佢,OK?
 

「唔關場波事,係因為...見到你。」一向厚面皮的我直接在全部人面前公然撩啊童。

 「Wuuuuuuu,好過份喎,公然講啲咁既野。」毛毛說。



 啊童反了反白眼便回到自己的座位,沒有理會我,

累我尷尬地站在所有隊友中間。
 

靜了幾秒後,其中一位隊長開聲為我解圍。 

「你打得幾好吖,冇白費到我頭先幫你練波既心機。」他拍一拍我膊頭。 

「駛乜講,你地都加油啦,我坐返過去休息陣先。」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