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轉堂的時候Suki回來了。

雙眼明顯才剛哭完,回來後獨自趴在桌上,不發一語。

啊童示意我關心一下她,(如果大家仲記得嘅話佢係坐我前面。)

於是我便拍一拍她的背脊,

「你點呀?」



「點解...點解啊童唔可以早啲同我講...我唔明囉!」她激動的說。

「我都係早你兩日知咋嗱,唔關我事㗎,我都唔明點解啊童要咁遲講㗎。」

咦...咁樣好似唔算安慰...似係同佢一齊鬧啊童多啲喎,是但啦,

我都唔明點解啊童要咁遲先講。

「嬲呀!」Suki再次趴在桌上。



我對著啊童聳了聳肩。

反正我是猜不透Suki在想甚麼,大概是在嬲啊童為何不早點跟她說這件事吧。

對我而言,比起憤怒,更多的是擔心,擔心啊童之後不在我身邊,很容易感情變淡然後分手。

「鈴鈴鈴」想著想著,又上完一堂,又到了小息,又要做和事佬為啊童跟Suki調解。

啊童在落堂後立即走過來關心Suki。



「唔好嬲我啦Suki,我都唔想同你分開㗎。」啊童說。

「屌那星...你真係八婆嚟...世界上得你一個可以搞到我咁喊法...屌。」Suki站起來抱著啊童。

「對...對唔住呀Suki,你係我喺呢間學校入面最好嘅朋友,我都唔想同你分開㗎。」啊童開始眼濕濕。

唉仆街,望到呢個咁感人嘅畫面搞到我都有啲感動添。

「好啦!我地唔好再講啲咁感人嘅說話啦,我驚再講多幾句你地又喊過,我地不如諗啲開心啲嘅野,諗下去邊到玩好過啦係咪?」冇其實純粹係我想約佢地去玩。

「屌你,你唔識講野就收嗲啦,係呢啲咁感動嘅位你走去講呢啲,你是On9嗎?」

「咁你唔想去玩咩?緊係要趁啊童仲喺度嘅時候玩多啲啦。」我說。

「咁你有咩高見吖?」啊童問。



「錦鯉無高見,因為錦鯉係一條魚。」

啊童聽到後反了反白眼,一副想打我的樣子。

「唔好打我唔好打我,有冇興趣去愉景灣?」我認真給出建議。

「嘩好提議喎,嗰度好似好靚㗎,估唔到你件廢柴都比到啲有用嘅建議喎。」Suki說。

Suki贊成我的提議當然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啊童喜不喜歡,所以我看向啊童,

「愉景灣...有咩特別㗎?我就無所謂嘅。」啊童說。

「冇㗎,得個靚字囉,去打下卡都幾好吖,反正我地又搵唔到地方去。」我說。



兄弟們當然沒有異議,反正我地出街很多時都係男仔自己隨便搵個地方坐低打機,

女仔就自己影相,咁我當然就要幫佢地影無得同兄弟打機啦,不過是但啦。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