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話一陣有歌唱表演喎,一係我地而家先還咗副Board Game,然後就去睇嗰個表演?」

 「好呀好呀。」 非常好,一齊都在我掌握之中。

 一去到,表演場地已經開始多人,幸好我們早了來,

所以能霸佔到較前位置,

亦有方便我待會直接拿咪走上去。




 表演將會是由在歌唱比賽團體組別中取得冠亞季的三隊Band先開始唱歌,之後才輪到個人。

 所以我跟啊童能先聽半個多小時歌,之後才到我上場。

 校方為了是次表演,特意在有蓋操場放了個高半米的台,聊勝於無。 

意料之外的是,這次來觀看的人比Sing Con初賽多很多,

台前可謂迫得水洩不通。




 想著想著,第一隊人就已經上台開始了他們的表演,接著就是第二隊及第三隊, 

到所有Band表演完畢,已是十一點三了。

 全部人都聽得十分投入,應跳時跳,應靜時靜。

 要知道氣氛對一個表演者來說是十分重要的。 

「頭先嘅表演真係十分之精采呀,接下落嚟就輪到個人表演喇,好先請第一位出場。」司儀說。 



例牌台下眾人一齊鼓掌,先上去嘅就係上次嘅季軍,啫係一個唔重要嘅人。 

之後就到冠軍表演。 

我地比返個名個冠軍啦好無,就叫佢鍾陪生?

 I am a fucking Champ 吖嘛。

 啱晒。

 他自彈自唱了兩首歌,直到第三首歌,他不再單靠結他,他選擇播音樂。 

音樂聲響起,一聽這前奏,

不難理解為何他要用MMO,
 



因為這首歌只用結他的話是完全不足夠,至少要有鼓聲,才夠High。

 這首歌叫發現號。 

台下的眾人頓時興奮地歡呼,然後跟著一起唱。

 一向喜歡Rubberband的啊童自然也興奮地跟著一起唱,隨著節奏搖擺自己的身體。

 撞進了冰山 捲上了急灣 一秒從未想折返就望到了

就能望到了 終會踏足這峽灣
劃破了風衣

丟了救生衣 未曾想過會倖免
若生於某個



總擠不進我地點 註定遠征一遍
 這發熱汗腺

也都乾透了 雙腿卻繼續狂放 在衝出那人浪
幾次被埋葬

窄巷中 復活過幾趟 留一口氣講
再失敗

至懂看透 那不甘 去為我來營救

向著太陽狂走


 撞進了冰山 捲上了急灣 一秒從未想折返就望到了

就能望到了 終會踏足這峽灣
劃破了風衣

丟了救生衣 未曾想過會倖免
逆光中進發



不甘安置到盲點 上路去再實踐
 板塊移動了

亂世中絕地裡反抗 誰躲於暗光
直到失敗

至懂看透 讓那不甘 去為我來營救

向著太陽狂走
 撞進了冰山

捲上了急灣 一秒從未想折返
就望到了 就能望到了

終會踏足這峽灣
劃破了風衣 丟了救生衣

成全這最美歷險
逆光中進發 不甘安置到盲點 上路去再實踐 




「我上去唱好無呀?」我趁鍾陪生在彈奏結他獨奏時問啊童。

 「吓?你點上去唱呀?人地唔俾...」未待啊童說完,我走向台邊,坐著工作人員的控制台。

 早已夾好的工作人員把咪高峰遞給我,我轉頭對著啊童笑了一笑,然後拿起它。

 音樂及結他停止,是我出場的時機了。

 Derek垂下雙手看向我。

 撞碎了冰山 衝過了急灣 登上完夢的峽

 我邊走上台邊唱。

 望到了 望到了 白雲搭上一片藍記載了凶險

傷勢也不淺 腳踏這裡這一天
歷史中結算

一心走出錯地點 幹下遠征一遍


 啊童又驚又喜,臉上驚愕地看著我唱歌,

給不出反應。
 

你以為自己係明星咩!

 我知你地一定有人係咁諗。 

唔好意思囉,全年都柒下柒下,比我係度型返次得唔得先。 

「歡迎上次Sing Con亞軍,萬浩然同學!」在台下的司儀說。 

「拍拍拍」台下繼續北韓式拍手掌。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