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所以何時都會說廣東話博大精深,一隻字就已經完美地形容了她的心情。

 「都幾好味吖,不過熔熔地,建議你快啲食埋佢。」我認真給出評語。

 「呢支你食埋去!攞你銀包嚟。」她把甜筒塞進我手裏,然後一把搶走我的銀包。 

「喂!」我叫住她,可是啊童拿到我的銀包後頭也不回便走了。

 隨便她吧,反正我目的已經達到,



成功獲得了一支雪糕。
 

在這熱得要死的天氣下,吃著冰涼的雪糕簡直是一流享受。

 不久後,她便又拿著另外一支雪糕回來。 

看著這片天空吃著甜筒,又是另一種的享受,愜意得很。 

「呼,食完,出去影相!」啊童伸了伸懶腰後便站了起來。



 於是我便為她扔掉垃圾後,拿起手機為她拍照,

一連拍了數十張照片,自以為她一定很滿意,
 

豈料她左揀右揀,最後只得三張照片入圍,

實在是太侮辱我的攝影技術,真不知這條女咩事。
 

這刻,正發出金黃色活像火球的太陽清晰可見,



耀眼得讓人不能直視,卻又有著魔力似的,

把人的眼睛吸引住,即使再刺眼,

我也不禁想要看多幾眼,

生怕錯過每一刻,不能把每一秒的美景都收於簾下。
 

太陽就如一把雙刃光劍一樣,把左右兩邊的天空都照成淺黃色,

沿著海平線一路延伸,連帶本為雪白的浮雲也失卻了原本的顏色,

與背後的天空融為一體。


 隨著太陽的下沉,它開始變得暗淡起來,



但卻不影響它的風采,依然令人目不暇給,

單是一個夕陽就令到我雙眼如此忙亂,

所以有時常說,最簡單最平常的事物,

往往是最美的,就好像啊童一樣。


 雖則話你要計嘅話日落都唔係一件簡單嘅事,

你以為我會講佢點樣複雜!?


 Sor9ry唔L識天文物理,文科人剩係識吹水。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正是因為到了黃昏,我們才能欣賞到如此壯麗的景色。 

最後,太陽受到唔知乜柒因素嘅影響,

最終結局都是要西沉下去,

但看不見它的真身,卻又不代表它沒有影響力。
 

西邊的天空,現起一片橙紅晚霞,

成為了漆黑天空中的最後餘暉。


 OK描寫得太多我知大家唔想睇唔好意思,寫得又差睇到都覺得尷自己都無勇氣睇多次。 



「走啦,夜喇。」一直靜靜欣賞著天空的啊童開口說。 

我自然知道她的憂慮,所以我也沒有意見,

反正之後獨自欣賞的機會多的是。


 「走囉。」我牽著她的手帶她走回去。 

「坐巴士好唔好呀?」 

「吓,唔好啦,行返落去咪得囉。」 

「第一,小姐你都睇唔到路行條毛咩,第二,呢度行返落去要好耐,我有啲肚餓。」



第三,我唔想行,好L攰,不過呢句唔講得。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