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到屋企直至夜晚,家姐表面上睇黎已經無咩野,嗯,表面。為左知道真相,當然係睇一睇個APP為準。一打開,左邊條代表心情既紅色BAR,只係得五成滿左右。印象中,家姐平時係可以有八九成滿既。

自從過左個新鮮感之後,其實家姐已經無咁熱衷玩呢隻GAME,只係完成佢入面既日常任務就算,但個3個每日呵護的日任,正正常常都可以完成到,根本就無遊戲既體驗。

其實唔怪得家姐無動力玩呢隻GAME。因為佢根本唔知道隻GAME功能有幾咁強大。如果佢好似我咁樣,可以解鎖左偷聽或者其他功能,咁就完全唔同講法。

"咪住。。。點解我咁肯定家姐就無解鎖到啲特別功能呢。。。"我不禁嚇到出左一身冷汗。

老老實實,我對呢隻GAME既了解並唔深,家姐係不知不覺間完成左所謂既任務,然後解鎖裏面既功能,呢啲事完完全全係可以發生既。





意識到事態嚴重既我,即刻就想確認一下我既猜想。而最簡單直接既方法,就係趁家姐訓著左,潛入佢間房偷佢電話黎睇下。呢個可以話係唯一既方法,因為家姐除左訓覺之外,佢去廁所,去沖涼都實會帶住部手機。

聽日係星期一,返學既日子,已經係半夜兩點零鐘,仲未訓既我就係為左偷取家姐部電話。

"應該差唔多啦掛。。。"

我懷住忐忑既心情,躡手躡腳咁走近家姐房門,再輕輕打開。果然,我地成家都唔興鎖門。

一打開道門,漆黑一片,畢竟已經係半夜兩點幾,好彩我早有準備,打開手機預設既電筒,將燈光照向地下。唔駛兩秒,我就已經搵到放係牀邊電腦枱既手機,我黎手就拎左家姐部電話,然後馬上暫時離開。





"6626"家姐手機號碼頭4個字就係解鎖密碼,輕鬆。

打開個APP,然後有一欄叫做特殊功能既,呢一欄最近我成日用。我一點開,裏面見唔到任何特殊功能,只得一行文字:"很抱歉,你必須比(細佬)高分,才能開啟此功能,請努力提升分數。"

"咩意思?姐係雙方得一個人可以擁有特殊功能?鬥高分?"我心入面喃喃自語。

"睇黎家姐真係對呢隻GAME無咩興趣,如果佢有認真睇隻GAME,見到呢啲字實會追問我有無得到啲咩特殊功能。"

得到我最想知既答案後,其他我都唔諗住。此地亦不宜夠留,我馬上重新躡手躡腳咁入家姐房,將手機放返原位。





頭先一門心思放係偷電話到,無咩點留意到家姐。衣家藉住手機燈光望一望,先發現家姐連訓教既姿態都係超級誘人。

只見張被已經俾家姐踢左去牀腳邊,家姐著住條迷你既小短褲,成條光滑美腳裸露係我眼前,左腳伸直,右腳半曲咁。

而上半身既白色T恤仔,已經掀起左一半,成個肚臍都露左出黎。我再向上一望,半來已經半扯既旗,立即扯到十足。

"家姐唔戴BRA訓!?"

漆黑中,微弱既燈光下,我隱約見到家姐胸前突起既果兩粒點。我控制唔到自己,忍唔住將燈光照向家姐既胸部,已經拋左要避免閃親家姐既守則。

係燈光既直接照射之下,果然。。。我無睇錯,家姐真係真空訓覺。

隨住家姐既呼吸,家姐心口一起一伏,呢個對我黎講,可以話係致命既誘惑。

左手拎住手機既我,震住咁向家姐右邊個波伸出右手,我個心跳得好快。慢慢,慢慢,越伸越近,最終,性慾戰勝左理性,我終於都摸左落去。





"好軟!好滑!"我先摸落家姐既南半球,然後慢慢咁向上掃,直至用掌心仔細感受家姐果粒的。

"嗯。。。"忽然家姐用鼻哼出一聲呻吟。

我馬上嚇到停低,好彩等左一陣,家姐再無動靜,睇黎只係發開口夢咁既呻吟,並唔係俾我嘈醒左。事已至此,我都無膽再繼續落去,急急腳咁離開家姐房間。

返到自己房既我,忽然聖人模式上身,我有啲自責,點解我會做埋啲咁既事,如果唔係家姐果一聲呻吟,我諗我可能唔止摸,直頭會用力渣埋落去。我拍一拍自己塊臉,告誡自己咁遲早出事。

但過左一陣,我竟然又回味起殘留係我手掌既觸感,家姐個波。。。好大好滑;家姐個粒的。。。應該係粉紅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