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地既目的係黎睇日出,所以當我地黎到時已經係傍晚。呢個時間點岩岩好,整頓下啲下,煮下晚餐,吹下水就可以訓,然後起身睇日出。

地點係一大片近沙灘既海邊,而日出,聽日就會係大海既盡頭升起。可能聽日係星期五,並唔係公眾假期既原因,四周都係得小貓三四隻既帳篷,並唔多人。

我地揀左個空曠既地方,倒出我地既裝備。一啲煮食用具啊,食物啊,杯杯碟碟啊,就係由我同家姐帶。而帳篷啊,墊啊,露營枱櫈,都由嘉琪兩姐弟負責。

“估唔到嘉琪同佢細佬感情幾好咁。”家姐一邊將食物放係露營枱到,一邊望住搭緊帳篷既嘉琪姐弟,細細聲講。

“係囉。。。”





其實我一路上都有留意佢地,唔止係幾好,而係好得太過份了吧。佢地一路上啲小動作,例如嘉琪請john食波餅,搭車睡落john膊頭到,john幫嘉琪撥頭髮,摸嘉琪個頭等等,衣家既姐弟係可以咁親密既咩!?定我心邪,咁樣其實係正常?

我好妒忌啊john,可以咁樣同自己家姐咁相處。

正如之前所講,我同家姐咩都唔識,等佢地兩姐弟搭完帳篷返黎,然後我地就一齊煲下水,煮下輕便既野食。

老老實實,聽住海聲,休閒咁煮食,身邊仲有兩個靚女,的確係令人心曠神移。

講返身邊兩位靚女先,由於天氣又唔太凍,我地既地點又唔駛攀山涉水,所以我地都無著得好特別。





嘉琪上半身著黑色緊身衫,下半身係近期興既瑜珈褲,成個gap形任睇唔嬲,真係好淫。如果我係佢細佬,我可能忍唔住揸落去。

而家姐,上半身著貼身既白色運動長衫。其他人著或者無麥野,但身材fit到漏油既家姐著上身,就真係不得了。修身既設計,令胸同腰既線條都出晒黎。大胸蜂腰,不得了。

而下半身則係充滿彈性既運動黑色長褲,家姐條長腿,就算著咩褲,都充滿誘人既味道。

欣賞下美人美景,打下啤牌食下野,飲下少少啤酒,嘉琪仲借住少少醉意不斷講咸野,打打鬧鬧,話咁快已經要準備訓,如果唔係點起身睇日出。

“好啦,咁我地聽日見啦。”嘉琪拉住佢細佬啊john行去其中一個帳篷到。





接住落黎真係嚇鳩我一跳,兩個帳篷相隔唔遠,我一心以為佢地會行到半路分開,點知睇個勢,佢地似係想同一個帳篷!

“等。。。等等!”我叫停佢兩姐弟,繼續講:“麥唔係兩個男一間,兩個女一間咩?”

我轉頭望向家姐,家姐都一臉疑惑,跟住講:“係囉。。。”

正路黎講,點會要唔係情侶,而係姐弟既同一間帳篷?所以我地一路都無講起,點估到嘉琪同佢細佬咁唔正路。

“但我唔慣同其他人訓喎。。。”嘉琪一臉理所當然既表情。

“下。。。好似。。。”家姐欲言又止。

“唔驚啦,同細佬訓有咩問題?定係你想同我細佬訓?”嘉琪又想係到開啲咸濕玩笑。

旁邊既啊john聳肩以示無奈。





“食屎啦你!”

家姐都未鬧完,嘉琪已經同啊john鑽左入帳篷入面。

“咁唯有係咁啦,你有無鼻鼾架細佬,嘈親我你就知味道。”家姐大大方方咁走向另一個帳篷。

呢個情況,如果我仲畏手畏腳,只會令情況變得尷尬,既然家姐都無麥野,作為男人既我,更加唔可以縮。加上,我都唔想同john訓。

“緊係無啦,我驚你有炸。”

講完,我地雙雙進入帳篷裏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