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雙方一輪交流後,少年從中推斷出這個綠色方塊一部分原理。

大概就是要雙方都有相同的觀念的意頭才能傳遞,例如想表達肚餓,不舒適,等這種每個人都會感覺得到的很容易傳達,但兩者沒有相同觀念例如電腦,在魔法世界的人是沒有電腦的觀念,所以就會變成雜音。

而另一樣東西就是名稱,同樣道理,因為名稱很多時沒有意義,只是取其音,沒有相同概念,很多名稱都會變成雜音。

即使如此,利用這個綠色方塊可以進行基本的交流,不需要重新由零開始學習外語,可以說是不幸中之大幸,加上有時會不自覺地說出話來,發現魔法世界這邊言語從系統與英語有小部分重覆,讓學習方便更易上手。

但唯一的問題是...這是一件魔法道具,沒魔力的少年根本不能獨自使用。





兩者交談到尾聲之際,領主關掉方塊開口問道︰“少年你的姓名是?”

思索了幾番。

“我就叫LL。”

改出這個名稱原因,是在這裡語系L和現代英文的L巧合是一樣形狀而且一樣讀音。

領主拍了拍手,隨即一名女僕從外面走進待客廳中並向領主行個禮。





這名女僕容貌可愛而且帶點清純,紮起一頭秀麗金髮,肌膚嫩白,一雙藍眼睛晶螢透澈,像黑洞般吸引,最重要她身上還有著一雙即使穿著長裙也掩蓋不到的擁有一雙白滑美腿。

領主︰“你負責帶著這名客人換衫和帶他到城鎮走一走。”

女僕點頭︰“好的,領主。”

去到新地方最忌就是不懂當地文化和習俗,一個不小心觸犯了當地人禁忌,更甚會招來殺身之禍。

在雙方交談當中,向城主借了個人帶自己到附近走一走,起碼有人作伴,減少不必要磨擦。





一旁小女孩得知LL想離開城堡,依依不捨地用小手扯著對方的衣角,雙眼表露出萬分不願意。

領主看出孫女心思便道:“ LL,你剛到這邊應該沒有住宿的地方,我們這裡還有房間,在這裡暫住一會,好讓報答你救命之恩。”

看著快要紅透的眼睛,不好婉拒:“當然可以啦,我答應陪妹妹玩。”,然後摸摸小女孩頭道:“放心吧,我很快會回來再陪你吧。”

小女孩聽到自己希望的答案,露出一個可愛笑容:“記得要回來陪愛倫玩哦。”看到這個畫面任憑再惡毒的人都會不自覺被治癒起來。

到別過後,女僕邀請LL去另外一邊的房間:“公子你好,我是為你服務的女僕,可以稱呼我為伊莉絲。”

“噫...你...屎?”用著生澀口音,勉強地說。

伊莉絲聽到後忍不住笑了一笑,:“是的,公子。”這笑可以為一笑傾城。

更換衣服,並出準備好出外走一走。





轉眼之間,二人已經到了最近的城鎮。

從第一天穿越至今,約兩至三星期,才第一次踏入城鎮,仔細觀看這邊建築風格類似中世紀歐洲那個年代,不過很奇怪的是,大多數住屋起得十分隨意,和小孩疊泥沙一樣起出來,而比較近城中心的建築比現代更華麗,此刻畫面好像有兩個時代同時出現,充斥遺和感。

“這裡倒是頗乾淨。”

僅存對西方歷史的記憶,中世紀歐洲街道衛生問題十分恐怖,街上的人都是不顧衛生,隨處都是大小二便,臭氣充天。

另外住戶沒有供水系統,百姓把大小二便從家中潑出窗外,可想言之住在二三樓的那些...飛來橫禍。

不過此刻所見,並沒有如此惡劣,反而看到這邊有人用水魔法清洗街道,代替了灑水系統,又用風魔法把垃圾解決,衛生問題竟然比現代較落後的地方更清潔。

魔法和科學只是兩條不同的道路,可以想像用魔法代替科學的社會,其實同樣先進,只是大家範疇不同。





由伊莉絲帶領遊走城鎮之內,街道不時發現四周的目光都是用看奇珍異獸的眼神看著自己,忍不住問道︰“他們為什麼不停看著我?”

伊莉絲聞言立即低下了頭︰“公子不要介意,我想原因是你的頭髮,眼睛甚至皮膚,在我們這邊沒有這種顏色,所以他們認為你是異族吧。”,深怕LL因此沮喪安慰道︰“不過今天倘若不是你,我們也不知有什麼遭遇了,所以我不會怕公子你的。”

“噫?你當時也在嗎?”

“我當時正被山賊圍著,然後突然被你的光系術式,就把他們嚇到雞飛狗走,很利害呀。”

伊莉絲誤把閃光彈當成是術式,LL被眼前美女扣上一個大帽子,不好意思說出真話來,只好轉移話題,指著頭髮“那你見過我這種顏色嗎?”

“我與小姐先前都經常出入主城,但從沒有見過和你有相似顏色的人。”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穿過市集,靠近城鎮最邊處,有一座大型建築物時,此建築物建築水平完完超出整個城鎮,唯一能與之比較正是伊高領主依山而建的城堡。

“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公會呀,差不多每座城都會有一座公會,要我為你介紹一下嗎公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