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回想過去,決定先在這個地方搞好資金問題。

即使住宿問題有酒店或者到城堡作客,飲食的問題同時是一大難關。

酒店內提供的血包,感覺上是良好的營養劑,但卻有點難以形容的感覺,非必要都不會想吃,而且不是無上限提供。

而暫時唯一能獲取的資金又適合自己的渠道,就是從公會入手。

還是先回飛鷹堡報個平安吧!





伊高領地。

飛鷹堡。

一個身穿女僕服裝,整日神不守舍,不停打掃同一個位置的女僕。

遠處的女僕偷偷地圍起來道︰“她這樣已經足足六天了,你們說她怎辦。”

“可以如何,這明顯是單思病,人都這麼多天沒消息,還不是死了嗎?”一個較有妒忌之心女僕不憤氣道。





“假如有男人這樣救自己我想我也會這樣。”另一名花痴的女僕流著口水道。

“咳,咳。”幾名女僕身後傳來咳嗽聲。

“呀!女僕長。”反應最快的女僕第一時間打斷眾人的諸事八卦,而隨後一致地微微低頭︰“女僕長。”

​女僕長明顯比一般的女僕年長,面色較蒼白,可能是因為長年累月在城堡之中,缺乏接觸陽光。

不知是因為在未升上女僕長時一直面帶笑容所遺留下來的習慣,還是性格本來如此,嘴角保持著微彎,給人一種和氣的感覺,即使如何在眾女僕心中都有一定威嚴。





“工作完成了嗎?”女僕長儀態十足,沒有任何感情地問道。

幾名女僕都沒有回覆,趕快回到自己工作位置,繼續打掃。

女僕長走到那名神不守舍的女僕面前,那名女僕像沒有看到女僕長一樣,繼續手上的工作,不過仍然打掃著那一個位置。

“伊莉絲。”女僕長還是用那種不帶半點情感的語調叫喚著。

手上的掃把仍然掃著那個位置,絲毫沒有停止,眼睛雖然望前,靈魂卻不知飄到那裡去,連眼前的女僕長都視而不見。

“伊莉絲。”女僕長再次叫喚著。

沒有反應。

女僕長終於不再叫喚,改為拍了一拍伊莉絲的肩膀。





“呀!女僕長?”回過神來的伊莉絲,終於看到眼前的女僕,對於女僕長突然出現眼前感到驚訝。

“伊莉絲,你再繼續這樣打掃,地毯都被你掃穿了。”女僕長語帶溫柔地與伊莉絲開個玩笑地道。

拿著掃吧低下了頭的伊莉絲,就像一隻被責罰的小狗,既可憐又可愛,完全捨不得責罰她。

“先去休息吧。”女僕長說完就轉身離開。

...

飛鷹堡門前。

幾名守衛認得LL,一面驚奇,因為他們都有在尋找任務中尋找過他,可惜再沒有消息,今天竟然出現,就很快讓他通行。





不過很快又被阻攔,此人正是銀劍士路易斯。

“我們來一場決鬥。”路易斯向著LL邀請比賽。

不懂這地語言自然不清楚對方在說什麼,以為對方噓寒問暖,所以回以微笑了就從對方身邊走過了。

這個操作讓路易斯以為LL完全不屑和對方戰鬥,因為雖然他自己很想挑戰LL證明自己不弱,但每次回想起對方那個奇怪的術式,只需一瞬間就把全場所有人失去戰鬥能力,內心清楚明白到自己非常弱小,實力完全不入對方法眼之中。

不過路易斯年輕始終比較小,血氣方剛,沒有放棄,一路跟著對方。

消息很快就傳到城堡之中,愛倫急不及待已經走到上前迎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