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咳一咳︰“主要原因是...是...。”

“主要原因是...?”烏絲期待對方有什麼新的發現。

“主要原因是...我不會騎馬。”害羞地道,然後樂觀道︰“現在學可以不算遲吧​,我記得我學習自行車只需要半小時。”

明顯有著雜音使他們不明白,不過LL沒有為此再作解釋,反而試一試騎上馬匹。

左跨又不上不了,右跨又上不了,想用爬上方式上馬,嚇得那隻馬都走開一邊,不再給LL試上。





身邊幾人只是看他的上馬姿勢就不小心回憶起自己剛開始學習馬術的模樣應該和他差不多,這完完全全是個新手,然後都開懷大笑起來。

別這樣吵啦,我現學現賣,你們找個人上一次給我看吧。

“老師,學馬術要靠日積月累的練習,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到的。”

一向最不主動的伊莉絲,竟然最為主動,三人之中她最快走到馬旁,輕鬆的展示了如何上馬的方式。

在這個魔法世界騎馬比現代更吃力,先不說沒有馬鞍,掛腳等佩備,連馬蹄鐵都沒有,在裝備上完全沒法和現代比。





憑著剛才那一瞬間的觀察,LL開始模仿似的用幾乎相同的動作,一下子就上了馬背。

“哈哈,原來這麼輕鬆的嗎?”一下子就成功,並顯出笑顏。

不過其他人就不淡定討論著。

“我當初學了足足用了四個月時間才學會最基本。”烏絲紅著面說。

“哈哈,我只用了三個月就學會了。”路易斯搶答著。





然後二人看向伊莉絲。

“我用了半個月時間。”低下頭說著。

上了馬只是剛剛的第一步,並不能控制馬匹。

不過伊莉絲身體力行地教導下,竟然不用半小時,已經掌握要領。

​“你們還不快點行?要掉下你們了。”話後自己就向著目標地進發。

然後三人也追上LL腳步。

在他們的後方,卻有著其他人的腳步。

...





幾人在旅途之中互相了解。

“原來這樣,是因為能量太小,被家族所拋棄,為了爭取回自己應該有的名聲以及榮譽,所以成為了鍊金術士。”

看向伊莉絲,明白了當日為什麼聽到對方是鍊金術士會出現一絲不悅,原來這個地方榮譽是比什麼都重要,榮譽形成階級,變成思維模式。

大家對鍊金術士反感原因是,現時最推崇的流派是術式一派,而鍊金術一派則沒有任何作為,既不強大又一身負面形象。

當中引起最大不滿就是芬里斯帝國開立至今的一條立文規定。

據說這條條文起因,是因為當時的開國君主芬里斯國皇曾經目睹過賢者強大,希望自己得到此般力量,所以要求自己子民都要學習鍊金術,並不斷提供資金,讓他們為自己研發各種事物。

可惜當時的鍊金術士每個持著自己是有能之士,貪贓枉法,飯來張口,不做事卻收著大量金錢,逐漸引起上下階層不滿。





然而事情不斷惡化,每個人都想成為鍊金術士之人,然後不幹事情。

雖然有著資助的條文,但沒有明文規定的要發放多少,慢慢日復一日,鍊金術士變成一班窮人。

一個行業連飯都糊口不成,自然就會慢慢解體,所以慢慢這個鍊金術會開始沒落下來。

自此以後經過多年來以訛傳訛,加鹽加醋,慢慢把所有負面的形象加諸於他們,然後年輕一代只要提及鍊金術士都會嗤之以鼻。

不過即使如此,卻有一班人選擇成為鍊金術士。

他們正正就是缺乏能量的人。

傳說整個世界開立之初就是賢者憑著一己之力帶同萬物降臨於此,而賢者手中依靠的不是術式,而是鍊金術。

這個雖然是一個傳說故事,無跡可尋,不過卻一直流傳至今,主要原因是賢者石像下立有一個石碑,把這件事情刻寫著。





憑著這個虛無縹緲訊息,為天生能量欠佳之人開闢出一條希望之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