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個小掛飾拿上手中,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指南針,不過此指南針卻有一點奇怪的地方,利用太陽的方向作對照時竟然不是指著南方,稍稍偏移了一些。

把指南針拿上手,看著太陽日出的方向,然後再看看指南針心裡想著︰“原本想著是指南針壞了,但無論用全白空間制造了多個指南針都有同樣的事情,這應該表示我真的不在地球了。”

要知道指南針受自身星球的磁場影響,而每同星球自身所擁有磁場自然不盡相同,雖然同樣指向南極。

而另一方面日出東方是為地球的自轉所影響,若處於的星球自轉角度與地球不一,所對照日月星像便不盡相同。

幾人四周尋找委託物件,可惜仍然一無所獲。





突然感到四周變得安靜起來,如同暴風雨的前夕。

從約定地點到東邊森林,LL一直感到有股冷意在背後,直勾勾的刺激皮膚,所以其間不停向背後看過去,不過一直看不出有什麼奇怪,誤會自己的錯覺。

不過此刻那股冷意越發強裂,冷得像皮膚表面結成冰一樣。

“你們覺得有什麼東西一直跟著我們嗎?”察覺到不對勁的LL問起其他人。

“有嗎?”烏斯平淡道。





不過此時LL已經冒出冷汗,感覺到自己像獵物般被獵人鎖定。

寒意直卷大腦,大喊道︰“快走!”

幾人很是信任LL,沒有懷疑,便開始逃走。

一行人逃走不久,就有多名身穿黑袍,滿身紋身,骨瘦如柴,面露猙獰,皮膚發紫,出現在前者四方八面的位置,約莫十人左右。

如果仔細回憶這一班人與當年和向傑諾斯身體進行多種實驗的奇士穿著頗有幾分相似。





“他們發現了我們的部署嗎?”其中一名奇士A問道。

“沒可能吧,我已經利用我這個披風道具形成一個屏障,在屏障內一切外面絕對不會察覺得到,而其他人離這個中心位置也有百米距離,他們即使擁有再強的元素感應都感應不到吧。”另一個奇士B道。

“你不是說過這件道具不是絕對嗎?動物仍然感應得到屏障。”奇士C補充問道。

“他們又不是動物。”奇士B不憤氣的回應。

“別吵啦,你們確定情報中那把銀製道具有你們口中所說的威力嗎?”奇士隊長道。

“這是我的一名小弟收到的線報,確定今天會到這個東邊森林,必然沒錯。”奇士B回答道。

“很好,有這樣的寶物,不只能夠供獻給首領,還可以偷偷藏起來增強自己實力。”奇士隊長露出貪婪的面容道。

此話一出身邊幾名奇士隊員開始不鎮定,若果他選擇後者自己不是當了一個免費勞工?,不過他們沒有把內心思想放到面上。





“眼下他們逃走了?怎麼辦?”奇士C問道。

“待我感應一下他們即可。”奇士A自信道。

“別呀,在我披風內對方不能感應到我們,我們同樣感應不到對方,若你感應離開披風感應對方,對方同樣能感應到你,這樣打草驚蛇嗎?。”奇士B沒好氣道。

“他們都逃走了,還什麼打草驚蛇。”奇士A不憤反駁道。

“可能他們找到了什麼,或者附近有其他東西而已,他的披風道具實力如何我們有目共睹,就繼續找機會就好了,始終有那種道具的人還是小心為上。”奇士隊長指揮道。

“人都走了不用感應去哪找。”奇士A不滿地道。

奇士隊長沒有回答,而是把目光放到地上,奇士隊友跟著目光看到地上,地上充滿被踩斷的斷枝,還有不明顯的腳印。





然後奇士們分成兩批,一批在屏障內慢慢跟著地上的足跡追蹤LL一行人,另一批人負責繞道從外圍進行包圍。

在某個比較隱蔽地方,這是一個樹底洞口,洞口外利用落葉掩蓋,從外很難看出端倪,那裡藏匿一行人,他們正是剛才逃走的LL一行人。

“究竟發生怎麼回事呀?”烏斯問道。

LL並沒有回答,立即一個勁的用手掩蓋烏斯發出聲音的嘴,一邊從某個隙縫間看出外面,面容極為緊張。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剛才再不走絕對死在那裡。

不過理性的一邊不停告訴自己,明明什麼都沒有,是錯覺。

其他人不敢打擾,只好信任LL,反正沒什麼大不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