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雖然見習父親每個字都明白,組合起來卻很玄很難明。

“沒事沒事,對現在的你來說這是很難明白。”

想問又不敢問,見習父親陷入兩難之中,但求知慾突然爆發起上來,終於開口︰“我很笨,不明白,很多事情都不明白。”

“什麼不明白?我餘下時間不多了,有什麼事情盡快問吧。”

時間不多?





“第一個問題,我很想知道為什麼當初選我成為父親,明明我同期的比我優秀。”

“因為父親選的不是優秀。”年長父親笑了一笑。

“不是優秀?那是...?”

“是絕對的服從。”

“原來是服從。”見習父親低下頭一副失望的樣子。





“你看,你完全沒有質疑過我的說話,你的服從力真的很強。”

聽到年長父親這樣笑話自己,心裡有點難受。

“別看少自己的服從力,在這裡工作,最需要的就是服從命令,其他一切就如浮雲,這是我們身為父親最需要做的事。”

“為什麼?”

“很快你就會明白。”喝了口咖啡︰“還有事要問嗎?”





“是孩子們...?”

聽到見習父親的答案,內心不禁泛起了一絲漣漪嘆了口氣道︰“神啟我們不能有半點質疑,即使內心有這樣想法都不能。”

兩者離開休息區,回到剛才火化工作人員的那一間房間,房間出現一張床。

“為什麼不能...?”

“因為只會讓自己傷心。”聲音帶點沙啞︰“我們了解整個世界面貌,接觸到世界意識,同時我們成為了超脫輪迴的存在,我們是半個天,舉手投足都會影響整個世界,我們必須聽從神的啟示去做每件事。”

聽到年長父親說出的內容遠超自己所知的事很奇怪的問道︰“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清楚?”在腦中不停找出可能原因︰“我們根本沒有教過這些知識,你到底是誰?”

“我一直是我,我就是我。”說完後自己訓上那張床。

“為什麼你要?”奇怪的問道。





“因為我想獲得自由。”

說完最後一句,床架如同上一次般變成櫃,再進入牆壁,接下來發生的事和工作人員一樣。

看完一連串事情,見習父親雙眼有一瞬間由混濁變得清澈,不過很快又變回混濁。

“我在做什麼呢?”見習父親問了問自己,然後就回到自己工作崗位,輔助新的父親。

...

工作區內。

新的工作人員如同舊的工作人員,不停操作著各種儀器。





突然傳出了警報聲,所有人都看向工作區內的詭異樹木。

“警報,坐標為22°33'07.2"N 112°59'50.9"E,發現有生物有百分之三機率脫離命輪所安排的路線。”整句說話沒有任何感情,就像機械的聲音,而且這個聲音不是從耳朵傳入,是直接傳入腦海之中。

“估算命輪所受到影響的程度為輕微。”

聽到輕微時,工作人員放鬆了半分,但手腳仍然處理得很快,不停向著儀器輸入資料。

“經過估算,建議採取以下行動,在日期三萬二千四百五十年四月十二日十一時二十三分二十一秒,從賢者學院分院B區的任務F欄發出討伐任務,並達成以下要求,生命種編號Z99102到賢者學院分院B區的任務F欄附近三十米範圍內。”

聽到神樹命令,很快就透過一連串的的過程,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賢者學院分院B區的任務F欄處中,出現了相關任務。

賢者學院分院B區的導師收到一個電話︰“是,收到,分院長,明白,我會叫瑪利留堂。”結束通話後導師不明理由︰“瑪利做錯了什麼呢?算了,不關我事,趕緊完成收工吧。”

這夠瑪利剛巧經過任務欄,並接受了任務,並在另一天很意外的發現目標物,然後將其討伐完成,一切事物都如此順利成章。





事情很快就告一段落。

負責此隊工作人員的父親︰“最近發生什麼事?命輪好像出現異常頻密的損耗。”思考了一會就命令︰“G700097,向神啟查閱近一個月命輪改變次數對比以往近一千年命輪改變的次數,然後將資訊傳到我光幕中。”

“G700097,收到。”其中一位剛由弧兒變成工作人員的回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