咇!

已經暈倒在地上的LL,被奇怪聲音拉回現實之中。

剛醒來,頭痛得快要裂開一樣,全身上下除了感覺得到痛楚外就沒有別的感覺。

聽到怪聲的源頭是從那個在褲袋的鍵盤發出。

拿出鍵盤,並查看發生那一回事,從褲袋拿出鍵盤的過程痛中之痛,每動一下都感受到何謂十指痛歸心,即使強忍著痛楚,面上的痛苦表情完全出賣了他。





鍵盤上出現螢幕,螢幕顯示著一個圖像,就像一封郵件的圖示。

點開郵件,彈出一張地圖,這張地圖上還有列出幾個重點物,而且有一堆數據在旁邊。

不過由於對酒店內的文字完全看不明白,所以只能憑空推斷,應該是指示自己到那些地方找出那裡的物件。

然後更發現本應該達到負值的能量條變成滿滿的狀態。

看到這個畫面就想安下了心的希望昏睡下去,別再感受到半點痛楚。





咕嚕咕嚕!

肚子發出飢餓聲音,飢腸轆轆,強烈飢餓感一直煩擾著自己,導致昏睡不了。

唯有從背包上拿出酒店帶出來的血包,緩和一下飢餓感。

此時才發現血包的人性設計,可以用口咬開頂部,就能喝下去,不需要特別用手去擰開或撕開。

“若果可以的話,希望有人可以為這些血包改良一下口味。”





喝完整個血包後,飽餐一頓,就心滿意足的睡了下去。

...

如此同時,路易斯帶著二人根據手上的指南針走出森林。

正要為自己逃出生天之時,發現有一名奇士拿著木杖原來守著門口,與此同時對方同樣注意到三人。

對方玩味十足的自言自語道︰“原本打算守門人是不需要做事,竟然還需要捉住幾隻小動物。”

一邊說話一邊走到三人身前。

負責保護二人的路易斯當然義不容辭,把二人保護在身後。

“你們兩個先走。”





“哦,不怕死嗎?多數人看到這個情況都會發揮出人的本性。”

其實此刻路易斯心中已經有點腳軟,只因他早已經使用了元素感應,察覺到對方能量比自己強大得多。

不過他有身為騎士的驕傲,不容自己後退,更何況其中一人還是飛鷹堡的人。

感應到對手準備使用術式,自己當然要用回術式向對手回擊。

木杖對準路易斯,便發射出源源不絕的火焰,如同軍用的火焰噴射器,一條火舌延伸到對手。

路易斯不甘示弱,用風刃還擊。

可惜的是,對手所發射火焰力量本來自帶就自帶著強烈風向,風刃根本如同泥牛入海,沒有起到半點作用。





灼熱的火焰狠狠的燒向路易斯,誓要把路易斯燒死。

幸好在學院時有著豐富的決鬥經驗,有驚無險的滾地避開。

若在決鬥舞台上,這一下已經代表著輸了。

不過此刻不是在舞台表現,是生死博鬥,任何下三流招式都能成為關鍵武器。

回想起自己的老師,當日完全沒有半點使用任何能量,任何術式,盡量使用近身戰鬥打斷施法過程。

隨手執起地下的沙石,不停向著奇士直奔過去。

奇士當然看得出對方想如何,自然慢慢退後,慢慢的施法阻止地方。

要知道使用術式就像在腦海中計算,要一邊看著對手動作一邊計算,這絕對不是容易事情,就如一手畫圈一手畫正方形,還未計算到術式威力越大,計算複雜程度同樣越大。





一個不要命的併命衝刺,一個利用自身最強發射火焰術式去阻擋對方。

火焰向著自己迎面而置,下意識的利用風刃前置施法所需要的凝聚,把能量都凝聚在雙手,並擋在自己身前。

這個方法竟然真的能抵擋一少部分的火力,即使如此也不會好過,整個身驅浸淫在如此高溫底下,皮膚都快要熟透,而且吸入此等高溫氣體,只會把肺硬生生燒壞。

本來一臉帥氣的他,面上都一部分焦紅起了水泡,金色的頭髮被燒焦了一部分,已經沒有了原來的帥氣樣子。

不過兩者距離不算遠,忍耐過程只是兩個喘息之間。

原本以為對方已經化成焦炭時,突然看見火焰之中出現一個人影,並向自己撤下沙石,本能的閉上雙眼憤怒道︰“不講武德。”很自然這就斷了施法。

沒有放過此個機會,雙手凝出綠光,用風刃切斷對方的頭顱。





戰鬥往往就是數十秒的過程,只要稍一不慎就後悔奠及。

仍然保持著擊殺對手那一刻的姿態並帥氣的說了一句︰“我終於嬴了一次。”然後就重傷倒地。

一直在附近躲藏沒有逃走的伊莉絲和烏斯看見戰況完結,立即走去關心路易斯,此刻的他已經奄奄一息。

“趕快去教會吧,應該還有機會救他。”烏斯道。

“我留下等公子,你快送他去教會吧。”伊莉絲一面擔心森林情況的回應。

“我們還不知道對方還有多少人,快點離開,別拖他後腳,我也不希望他有任何事。”

很想找個藉口留下來,理性卻不斷告訴她留下來百害而無一利,只好支支吾吾的跟著烏斯一同把路易斯救出森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