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會被罵浪費公帑,這裡幾個人什麼都不做,不知道什麼靠什麼有底氣認為在這個放著幾本書的地方聚會,就可以完成鍊金術並且能夠超越魔法,我帶來科學的產品是數以千年人類智慧的結晶,真是沒眼看下去。”​

眼前幾名鍊金術人員和矮子一樣,盡量遮掩自己面容。

這不知道是公會的制服,還是因為他們每個出身魔力水平低,平日受盡白眼的原因,導致他們不敢以真面目視人。

“大家,他就是我所說,擁有一種完全脫逃術式所需要能量的道具,從根本上另覓出路的人才,我們不再被人看不起了。”烏斯激動的為大家介紹眼前的新人。

雖然每個不是低著頭和掩著面,但聽到烏斯一番話,有的激動捉緊拳頭,有的眼睛都露出一絲紅筋。





很快就有一名女性潑了盆冷水︰“大家別這麼快開心,這些年我們不是沒被騙過,奇士的提升能量的自殘方式,家族中的奇怪方法,教會的求神問卜,亂投藥石,無所不用其極,結果一次一次讓我們失望。”

然後揭開了披風下的手臂,一條條深淺不一的疤痕。

當中好像有被蟲咬的奇怪咬痕,又有一條像被利器所割開的痕跡,最可憐的是手臂上有個發紫的區域更像中毒一樣。

看到眼前的一幕,嚇得LL不禁露出皺起眉頭,本來纖纖玉手弄得像科學怪人一樣,連身旁的伊莉絲都開始同情他們的遭遇,覺得他們都是受害者。

看著眾人的披風心裡想著︰“難道他們只所以都用披風披頭蓋面,是因為他們都受過這種折磨?“





那名女性還未發洩完畢繼續道︰“單單看我這一條手臂,我們千萬不要再被騙下去,我們付出過多少金錢,多少心血,但結果呢…?結果就是每次看到一絲希望後又再次被現實打回原形,我已經再受不住這種刺激了。”

說到中間,那名女性已經聲淚俱下,坐在她身邊的一員立即上前安撫著。

即使伊莉絲已經被場面嚇得呆滯,竟然忘記了為LL翻譯,不過後者從對方肢體語言也猜得了當中八九成。

此時氣氛開始變得尷尬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LL身上,最重要每個的眼神都好像欠了他們幾百萬一樣。

這個時候LL唯一能做的是露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的微笑,回應他們的眼神。





而身旁的伊莉絲看到這個微笑時,不知回憶了那件事,就面紅耳赤。

烏斯見氣氛凝重起來︰“原本想大家先進行自我介紹再為大家講解我當日所見所聞,但是現在還是先請客人示範當日那個道具,給你們下個安心丸。”

為了履行當日承諾加上一分同情再加半分虛榮心,自然是同意烏斯的提議。

“屋內不方便,出去比較少人的地方吧。”

一眾人就出去聽到有示範看,就果斷跟上。

這不知道是他們好奇心引起,還是因為不用錢引起,行動力十足。

一路上,這行人的眼神比起剛才那要命的眼神都緩和了不少,甚至帶了半點善意。

即使是那名聲淚俱下的女性,在行程之中都有講有笑,果然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眾人終於走到郊外,是一處了無人煙之地。

“有請先生為我們展示一下你腰間的道具。“烏斯露出一臉自豪感,在LL的眼中,就如同中學時期小組專題報告的某些講者,明明資料是網上抄襲下來,卻一副自己有所新發現的自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