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腰間掏出手槍。

嗶!

一下極為短音的警報聲。

LL沒有感到怪異,反而完全在預料之中。

不單如此,而且已經能做到從警報聲去推斷下降的約數。





“一個短音,大概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左右。”

“果然如我所料,如果在這裡展示手槍,他們一生將會被我所影響,而且影響範圍不低。”

心裡打算著的同時,向眾人提出一個條件。

“在展示之前,我有一個條件,若果你們不能接受,那我們就此結束。”

接著當然大部分的語言都是由伊莉絲代替發言。





聽提到條件的二字時,眾人眼中又再次出現那個眼神。

其中一夠比較年輕的男子不忍道︰“果然是這樣,每個人都在提出不同條件,每次不是要錢就是要我們為他工作,不過最後每次結果都是欺騙我們。”

那個聲淚俱下的女性在一旁附和起來︰“就是,他根本是當我們是好欺負的,別再被騙了。”

接下來除了某個女煉金術成員十分冷靜外,其他都開始起哄起來,就連烏斯本人面上出現不滿意的表情。

這時伊莉絲當然地為LL抱個不平︰“你們連條件都沒搞清楚,就謾罵公子起來。”





原本性情溫柔,連說話句都不太敢的伊莉絲,此時不甘LL的聲譽受損,憤怒的紅著面對著鍊金術士們反罵回去。

“這裡的人實在太有意名譽了,其實我根本不在乎被他們罵,不過這一點能不能好好利用呢?”

在伊莉絲身後看著她為自己辯護,內心感到一片暖意洋洋。

咳咳!

把眾人的注意力放回到自己身上。

“我只有一個要求,在我沒有同意前不能將我給你們看的東西顯露出去,什至說出去都不能。”

話音一出,所有人都停頓了一下然後︰“就這?”,“然後呢?”

平舉雙手道︰“就只有這個。”





眾人不敢相信地道︰“這算是條件嗎?”

然後都不加思索的道︰“沒問題。”

“我也沒問題。”

“我誰都不會說。”

雖然大家嘴上都這樣說,不過仍然瞞不過LL。

只要反利用屏息障的能量條,即可知道大概。

能量條比之前確是回升不少,但明顯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能量缺少。





然後向伊莉絲詢問︰“你們有沒有什麼向名譽起誓,承諾等等之類的儀式?”

“有,但通常是貴族分封是才會有這樣的儀式。”

決定死馬當活馬醫,能減低風險的事絕對要做,接著便要求每個人要以自己名譽起誓,沒有自己的同意,永生都不能暴露任何一點。

眾人都紛紛同意的進行。

接著進行一個化繁為簡的小儀式。

果然進行過後,屏息障的能量條快要接近封頂,缺少的可以忽略不提。

終於完成了一大輪麻煩的事情。

現在眾人紛紛用著看戲一樣的眼睛,聚焦到正被舉著的銀製手槍。





有看過經驗的烏斯與伊莉絲都已經掩著耳朵,其他人看到二人的動作紛紛跟上。

還是只有剛才那名冷靜的女煉金術成員沒有跟著做。

砰!

一聲巨響,響徹雲霄。

即使眾人有事前心理準備,還有掩蓋耳朵,但仍然被嚇了一跳。

甚至那名聲淚俱下的女性嚇得叫了起來。

這種巨響,震動到心有餘悸。





除了巨響外,他們什麼都看不到,只是聞到一陣噁心的硝煙氣味。

“這就完了嗎?”其中一名男煉金術成員立即問道。

烏斯立即指在前方的某處,那個方向正是剛才槍口指著的方向。

由於距離極遠,所以眾只好走過去看。

當眾人走近時,發現樹林中某一棵樹的樹幹穿了個大洞口。

“這威力很強大,比中級術士的術式還要強。”

只見烏斯搖搖食指,指著洞口,引導眾人繼續看向洞口。

原來不只眼前這一棵樹,連同後面數棵樹都一同打穿了。

直到最後那棵樹,把子彈彈頭卡在樹桿。

看到這個情況,眾人已經不淡定,開始討論。

“這威力…”

“威力不是重點,而是從頭都尾都沒有任何一點元素能量出現過。”

“對呀,這一次不是被騙。”

眾人開始紛紛的天馬行空地討論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