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連日以來,LL思考得最多並為地圖目的地之物,也不是與開羅研究鑄造術式,而是身體到底為何可以康復過來。

在短暫行程之中不停翻閱腦海中的記憶,並回想起自身一次又一次受過嚴重傷害的過程。

記得第一次應該是受傷最為嚴重的一次,在現實世界走進酒店的時全身上下沒有任何一處完好,腳被雷劈,內臟爆裂,多處骨折,已經是死無可死傷無可傷,用著最後迴光返照之力進到酒店之中,卻在兩日後醒來,全身傷痕竟然都已經痊癒。

排除了自己其實擁有超能力的可能性後,唯一的解釋就是酒店的某項功能被發動。

但這個解釋很明顯解釋不了這一次受傷的問題,因為根本沒有回到過酒店。





然後回想起第二次,是眾多次中最為輕微,就是利用山賊借刀殺人。

那一次被在後方的黑衣人追殺,突然其來的魔法攻擊險些被擊中,幸好當時雖然未知寒意是為殺意,但藉此避開了致命一擊,其後就頭痛昏迷。

而過程之中是喝過“血包”。

再回想起第三次,就是最驚險的一次,就是能量條降到負值(主角仍然未知道屏息障的名字只知道某能量條),再次面臨被上天追殺。

那一次同樣的發動了走馬燈的狀態得到全身巔峰的力量,才得以解決了貨車般大小的野豬,不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為對等,身體承受不了全身肌肉所爆發的力量,導致腳骨手骨骨裂,最後同樣的昏迷。





而昏迷過程之前同樣是喝過“血包”。

到最後一次,就正正是這一次,被瘋子所折斷的手腳,在受傷以後即使受到多次回復術式後,都未見有任何起色,卻在旅程之間突然有了起色。

在回復術式與回復術式之間唯一的分別就是當日有過小插曲,那一夜與某名小孩討論著,為何半晚還要檢石頭,當時還未知道此舉的原因是烏斯的傑作,到後來那名小孩子用檢來的石頭換了自己的血包當作食物。

接下來,小孩就被母親送走,本來不以為然,認為那名母親已經接受了回復術式是不能醫治好感冒,但仔細回想了一下,當時小孩早已經沒有任何咳嗽的聲音,是不是可以解釋其實是那名母親已經知道小孩子已經痊癒所以才離開教會。

而當日自己同樣的因好奇而再多喝了一口“血包”,接下來再被修女們使用回復術式,就見有起色。





一切種種跡象都圍繞著“血包”這個答案,就連第一個穿越到酒店受傷得以回復之迷也變相有了眉目,因為“血包”就是酒店的產物呀,不過卻生出一個疑惑,是有人為他治療嗎?

“難道真是“苦口”所以良藥?”

為了證實自己猜想,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路易斯。

在尋找紫色的菇任務當中,路易斯不幸的比對手用火魔法燒傷全身上下皮膚,連本來俊俏的面孔都被傷疤影響,失色了幾分。

這件事本來對路易斯打擊影響深遠,所謂的榮譽不就等同於愛好面子。

想當日剛看到路易斯因為自己樣貌,而變得自閉,多少都感到內疚,幸得後來小小兔一事之中,他成為了大功臣才恢復生氣,回復原來的樣子。

現在巧得一個機會比他恢復原樣,又能探討到底血包是否真的如此神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