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飛快,又過了一個月。

開羅拿著數個木盒,進到某間大屋,大屋外的牌號還掛著鍊金術士的紋章。

這間大屋建於伊高城堡和望風山之間,內裡的人為這間大屋起了鍊金術士之家。

作為首席設計師的LL,雖然這裡從現代眼中,顯然是完全不合格的。

不過對魔法世界來說,這可算是奇異點,一個全新的思維在這個鳥不生蛋之地誕生了。





室內的設計不算華麗,但從中可以看到很多小細節,睡房和大廳不少,最重要的竟然還有洗手間,當然沒有什麼供水系統。

木枱,木椅,木櫃,當然不會少,而且屋內還有著很多不同的工具,槌子,斧頭,鋤頭,什至連鐵劍都有一把。

從這些物品外表看來雖然不算得上是精美,還有很多粗糙地方,例如忽高忽低,木制品未經打磨滿是木刺,還有些槌子敲錯的印記。

即是如此,這些在物品,對生產力低的魔法世界來說都是高等貴族才會配有。

就連貴為七大國的伊高領主城堡中,所用的都是陳年舊木的殘舊傢俬,這其中原因有著伊高領地越發貧窮的關係。





可想言之這裡的主人隨時都可以成為百萬富翁,或者本來就是百萬富翁。

當畫面放到開羅打開門的一刻,不難發現,這裡不就是原本開例行會議的那個房間嗎?竟然變化這麼巨大?

此時房間內只有LL和烏斯二人。

烏斯看到開羅進來後如同看見財神爺的逐顏歡笑道︰“你終於來了嗎?我等了很久。”

“若果不是你要求一改再改,不是這裡不夠美觀就是說那邊還有瑕疵,最離譜就是要那班女子組都要同時滿意,這才是最高難度呀。”開羅一邊抱怨一邊把手上數個木盒交到烏斯手中。





仔細觀察,木盒不只是簡單的木盒,首先木盒表面被打磨得如絲般光滑,還有鐵造的接合位把上蓋和木盒本身連接著,必須要說的重點還貼心安裝了鐵扣防止木盒隨便被打開。

單是這個木盒在魔法世界已經能成為劃時代的產品,雖然不比上古時期留下來的物品,但已經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急不及待的打開木盒,眼前出現數支別出心裁的髮飾,看得烏斯嘴角流水,滿意的大喊著“沒錯,就是要這一種,即使是男性都會有股衝動的想擁有。”然後看著室外的太陽指算時間道︰“為什麼這個時間那班女子組還沒到呢?正好可以讓她們打個分數…”

這時外邊傳來急喘聲音,來者是艾達︰“慘了,被路易斯發現了,他現在趕緊跑了過來。”

最不想發生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就是路易斯發現這裡的事情,要知道當日他作為伊高領主的守衛,卻被山賊們當面的綁架領主,知曉路易斯性格的LL自然不會告知路易斯這邊事情。

“紙果然包不到火。”頭痛的LL正想辦法如何向路易斯解釋,連如何走漏風聲問題都不顧。

其實風聲的問題出現在愛倫身上,這裡並非說是由愛倫口中說出來,而是指愛倫身邊的隨從和侍衛。

每次帶愛倫遊玩當然會有一班隨從和侍衛跟隨,所以LL已經特意的挑選了路易斯繁忙的日子,並由伊莉絲挑選一些不是當日遇上山賊的隨從,減少被認出的機會。





不過那些跟隨愛倫的隨從始終會把所見所聞傳到其他同僚耳中,一傳十,十傳百,總有一天傳到路易斯耳中。

當LL離開大屋時就已經看見路易斯生氣的站在門前,後方還有趕緊過來的女子組們。

伊莉絲臉上帶著淚痕,聲音帶點沙啞的道︰“我…我欄不住他。”

“我不怪你,若你能欄下他的話,你就是騎士了。”用個輕鬆的方式回答伊莉絲,希望對方不必太過介懷。

艾德拉此時偷偷的在伊莉絲耳邊道︰“我都說了他不會怪你啦,一路上浪費了很多眼淚了。”

溫馨的場面突然傳來一句充滿的怒氣的大喊打破了氣氛︰“把那班山賊交出來。”

“他們不在這裡呀,路易斯。”





明白路易斯當日綁架一事中,他的聲譽因而受損,對他而言這比死更難受,所以有這個反應也是在情在理。

“快告訴我,他們在哪。”

“別這樣吧,平心靜氣一點,路易斯,我經常教你做人要冷靜,你忘記了嗎?我們現在不如談一談。”

“我現在必!須!和!他!們!決!一!死!戰!”被怒火沖昏頭腦的路易斯已經失去理智。

感覺得到路易斯完全沒有可以談話的空間︰“唉,看來用你明白還是用你希望的方法才能解決問題。”

這裡所指的方法,自然是指騎士間的決鬥,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我現在比當日強上不少了,你確定要和現在的我再決鬥一次嗎?”

雖然口中這樣說,但額頭瞬時冒出小量汗珠,心中仍然想起自己當日如何被對方虐打,即使路易斯的確比當日強上了不少,但這個心理陰影仍然未能走出。





只見LL點點頭,正準備開口時,卻被開羅檔在身前向LL道︰“大家不用怕,我身為晉升者,發生這種事情當然我不會退縮,這裡就交給我吧,你們在後方看我表演就好了,想一想自從晉升後,我都沒有試試手,現在的我到底有多強呢。”然後囂張的指著路易斯道︰“我先告訴你,我就是晉升者,看你樣子應該知道什麼是晉升者了吧,怕就早早退開吧,我不想以大欺小。”

“我早就耳聞你們當中有個晉升者,正好可以看看這些日子我的成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