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真的不厭其煩的,從進山到現在為止,都不知被他們挑戰了多少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多,不是說他們欺善怕惡的嗎?為什麼都被我們打到落花流水,還要屢敗屢戰的挑戰我們,到底他們在想什麼?”

現場沒有一人能給予這個問題的答案,亦沒有心思思考這個答案,此時眾人把心神都放在如何驅趕這群猴子心上。

一如既往準備用以往的方式去驅趕這群四耳魚尾猴。

一個個背靠背的圍成圈,手執火把向外,對準這群猴子,當然這裡並沒有計算路易斯和力柏在內,他們一個不屑用計策用道具,而另一個特別不合群,不過這點早已在旅程中習慣。

當排好陣營後,猴子便不敢貿然上前,並且開始有後退跡象,顯然有著某種心理陰影,才令他們如此害怕。





猴群中一隻特別大的猴子,應該就是猴群中的老大,滿面陰沈看著眾人們手上的火把,嘴中咬著石頭用來磨尖利齒。

即使不認識這支猴老大,都能感覺得到他內心充滿著恨意。

這時站在猴老大後方的一隻猴子衛兵忍不住的偷偷笑了出來,然後連帶的旁邊另一隻猴子衛兵同樣的偷偷笑了起來。

笑聲開始越來越大,猴老大一直裝聽不見,直到剛才那一刻終於暴怒起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捨。

向著後方的猴衛兵咆哮,隨之然鴉雀無聲。





然後畫面看著猴老大背面,原來已經禿了,該處本應擁有蓬鬆而茂密的毛髮,只即下幾條彎彎的焦毛,還露出猴子獨有的大紅屁股。

事情大概已經串連了起來。

沒錯,某天,猴老大在派自己手下在領地中尋找食物,剛好被某手下遇上了LL一行人。

猴們雖不食人,但惦記著這些人袋中的食物。

這本來不是什麼新奇的事物,早就有多個別的冒險者遇上他們,所以他們便清楚要搶什麼人。





這次不同,這次的分別在於,那名手下並沒有立即搶他們的行囊,反而被另一處香氣吸引。

香氣出處正是這行人留在地上食剩的廚餘,手下偷偷的嘗了一口,就像發現新大陸的發覺原來食物可以有這種層次,味道竟然和平日吃的水果差這麼多。

這名手下沒想太多,立即將其當成寶物獻給猴老大。

這一嘗就不得了,舌頭立即被開發的猴老大,立即命手下們捉拿這群人會做食物的人類,並奴役他們為自己準備膳食。

可惜,它這次選錯了對象,完全低估了這群人。

平時的對手猴群們憑著靈敏的身手,輕而易舉的躲避著人類所發動五彩十色的攻擊。

今次和以往的人類對手不同,這群人使用攻擊手法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沒有五彩十色的攻擊,而攻擊方式極為單一,不過卻快又強力。

一條條小木枝橫飛於戰場,其速度根本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只要被擊中手腳,即時喪失了戰鬥能力,更別提那些被擊中要害部位的猴群,直接回歸主的懷抱。





他們不傻,一些實力比較弱的猴子再沒有搶著攻擊,剩餘當中的精英分子,它們憑著自己的本能,野獸的直覺,竟然真的避開到對手的木枝攻擊。

憑著過往的經驗,只要當它們深入敵陣中心時,人群就會自然變成一盤散沙,逃的逃,走的走。

這一次再次大失所望,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個都跌到在地,還被對方火燒後欄,就連猴老大都是其中次一。

自此後它們一隻隻都認為那股會發光發熱的火木枝更加不容惹小,只要稍一不慎,就會被燒得遍體鱗傷,成為眾猴群的笑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