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高城堡內。

今天一早LL便到了伊高城堡履行對愛倫的承諾帶她出城外走一轉。

此時正在家訓室外等候。

愛倫一星期總有幾天要到家訓室進行家訓,這個舉動並非是愛倫犯錯了事而被帶去責罰。

帶年輕一輩到家訓室是每個貴族或是大家族都不可或缺之事,可以說是頭等大事。





就連開羅和烏斯年輕時都會受過這樣的洗禮。

對此LL早已司空見慣,即使是現代,每個地方都會有不同的文化習俗,更何況是相隔整個世界呢? 只要在外耐心等候即可。

等了一會,家訓室的門打開,一個小女孩奪門而出,張開雙臂撲上來,並緊緊的抱著大腿。

門後一名略為年長的女僕緩緩慢步從後跟著。

來人正是女僕長。





這名女僕長面色略顯不悅,雖然眼前這名少年?青年?從來沒有得罪過她,但就是看他不爽。

有著多年面部控制經驗的女僕長,即使再不悅面上並沒有出現任何表情,但即使如此同樣令到LL感覺得到女僕長對自己有著一絲絲的恨意。

“請準時在午膳時間把愛倫閣下帶到用膳室用膳。”這句說話當中準時二字特別響亮。

曾經有次帶了愛倫離開後,錯過了午膳時間,一直被掂記到現在。

果然是很會…計算!





“哥哥今天帶我去哪?我要吃上次那些很甜的水…”

“哦~是上次那個…?”然後回想起了自己某日手賤的從森林房間裡偷嚐蜂巢內的蜂蜜…然後被蜜蜂螯傷,不知是否心理作用那幾個已經痊癒的傷口到現在還忍忍作痛“嗯…好吧,我還有剩一點…”

剛到走到門口,就見一輛載著滿滿貨物的馬車駛入城堡。

正想偷看一眼時,竟然發出強烈警報聲,嚇得立即轉過身來。

裝的是什麼東西,偷看一下都不能嗎?

既然偷看一眼都會發出警報聲,即使有著無比的好奇心,只好忍了下來。

二人在伊高城堡口等待著某人,稍等片刻路易斯便急步走上來。

“老師你們要走了嗎?”





“對呀,我們還等著你呢。”

“請等一等,我先和裡面說一句。”

“哦~今次有什麼特別事情,要先說一句?”

“今天某個商會要來這個城鎮進行買賣,而且是大生意,所以由領主親自迎接,原本我會同場,但今天剛好騎士長在,我就可以換成守護愛倫責任。”

“領主要親自嗎?”

說到這裡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他對魔法世界的局勢並未全無不知,雖然未到精闢獨到,但大致上都有幾分了解,現在伊高的地位除了掛名的七大族之一外,基本上和最低等的貴族所擁有的領地相差無幾,要領土沒領土,要軍力沒軍力,要經濟沒經濟,恐怕再多過幾年,魔法世界便是六大族。

眼見路易斯不知如何作答,就轉了個話題︰“今天到那處走一走吧。”





“好!”

這個時間來做生意, 還要影響到驚報聲? 我有種不佯預感呀!

有了上次小小兔的經驗,帶著愛倫不敢走到任何有危險的地方,所以只到城內走一轉。

走著走著就來到冒險者公會。

很久沒進來過了!

這裡與當初並沒有什麼分別。

望著那個門口,就想著伊莉絲當日與幾名貴族在拉扯。

正想去別處時,愛倫就吵著要進去看。





沒辦法,冒險者公會不但建築外表比一般的好,還有內裡有著來自各地的人物,對小孩來說盡是新奇之物,吵著要進去是無可厚非。

帶著愛倫走了進去,就發現四周目光都放到我們身上。

是因為帶著小孩嗎? 還是路易斯?

要知道路易斯已經不再是從前的一名普通騎士隊長,經過小小兔一事後,他的名聲不再局限於伊高領地內,連外地都會有傳他的消息。

沒有過多理會旁人眼神,繼續帶愛倫四處參觀。

熟悉的走近到委託欄處,好奇最近有沒有奇怪的委託任何。

與上次來時不同,現在委託欄六成的字眼都能理解,即使有部分比較生辟的字眼都能嘗試用猜的方式去理解當中的意思,無需要他人從旁翻譯。





這時便注意到委託欄項目上有著一個不久前學會的字眼,迷宮。

果然如艾德拉所說,雖然伊高領地內的公會有著這個委託項目,但這個項目下並沒有張貼任何關於迷宮任務,顯然在伊高領地,迷宮是很少機率出現。

沿著直路往內走,就來到公會深處,比較隱蔽的地方,只見一條樓梯。

樓梯前有個公會服務員在為客人核對身份,核對完成後方可行進內。

看見如此奇怪便問向身邊的路易斯︰“為什麼進去要查核對身份?”

聽到問題後,一臉不清楚的路易斯︰“我也不清楚,我很少來這裡…應該說我根本不會來這裡。”



早知道還是帶著伊莉絲出來比較好,不過今天是她履行女僕的職責日子,所以只能獨自照顧愛倫。

她其實算是半脫離了伊高領主,她回去當女僕不是為了工資,為的是報恩。

早年伊高領主收留了落難的自己,這份恩情她沒有遺忘,相當感激能在伊高城堡中工作,現在若有空餘時間,她都會回去盡一分力打理曾經的那個家。

視覺回到公會樓梯外,LL因好奇心起跟著隊伍後排隊。

等了數息,就在隊伍的最前者。

公會服務員伸了伸手,示意準備接過證明。

正想按照其他人一樣出示自己的公會證明時,才想起當日冒險者評級,根本沒有拿走徽章,就匆忙離去。

然後想起了另一份證明,就從背包拿出一個木牌。

那個木牌正是當日由伊莉絲亂填一通的冒險者公會證明。

“這個可以嗎?”

看到木牌後,遲疑了一刻,看了看木牌然後道“可以。”

要知道冒險者經常在外處理各種問題,任務等。

任何疑難雜症都有冒險者的份,所以不見徽章不是什麼奇怪之事。

接過冒險者公會證明的木牌,調查了一刻後,略帶不屑微微的笑道︰“LL你好,根據資料顯示你是冒險者新人,只可以使用一樓的資料庫。”

一樓是哪裡?不就是這一層了嗎?那意思不就是趕走我們了嗎?

聽到二人的對話,隊伍的後方傳來一陣陣的笑聲。



真是很丟臉…

若果現在有洞,相信LL二話不說的把自己埋了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