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咦,Stella唔去自修室?」
S:「去補習喇。」
我:「鬧完架嗱?」
S:「就算未都要負返少少責任㗎…」
其實真係想同佢講,但係真係唔知點講好,加埋無乜機會;作為佢嘅EX同埋一個重會關心佢嘅人,我都想提下佢唔好繼續做傻妹;不過睇住佢咁硬頸,有時又麻鬼煩,小氣,眼光狹隘,鍾意鬥氣,我又好想佢撞下板;其實佢都同我講咗已經失咗身畀人,咁都無乜嘢可以再輸啫,我都係睇下事情點發展先算,反正佢哋兩個都鬧緊架,等佢受下都好。
補充一下,Stella去做補習,Cindy去被補習,但我唔係孤零零嘅;雖然精讀班三個月補三年嘅嘢好tight,放咗學一至五都要去,但Cindy補完八點到我有時係會接佢一齊食晚飯,而當然地佢都會有時嚟我屋企做嗰啲嘢。
中間嘅小小時間就係我嘅自修同埋陪YYM練習,嗰次之後佢都無再講阿偉嘅壞話,我哋主要都係謦返讀書同埋小學以前啲嘢。我嘅加速世界計劃同埋佢嘅練習都進行得好順利,去到第二個禮拜我都係開到97%就算,每日都會同佢做一次施法嘅儀式;其實隻App係時停同極端情況先有666秒呢個限制,如果修改速率係within 20到200%我係可以唔set時限,不過我怕影響佢生理時鐘,而且佢理論上會蝕咗時間;一日1440分鐘,開97%嘅話咁佢每日就比人哋過多咗四十幾分鐘,長遠嚟計都唔係咁好,所以就每日練習我先同佢加速一個鐘。
YYM話佢進展都良好,身體已經去返比賽前狀態,比起兩個禮拜前快咗七到八個%;由於學校籃球場唔係正式跑道,而且佢每圈跑嘅pacing都唔同,實際都唔太知佢快咗幾多,不過簡單相減都可以知道靠佢自己力量係快咗四到五個%;一切都係同我意料中差唔多,到正式比賽前應該set做95%就可以,等於送咗大約一點四秒畀佢,最後就睇佢發揮同做化喇。
終於到咗比賽嘅星期六…
咁大個仔真係第一次嚟睇學界比賽,有啲後悔點解以前未嚟過;真係好多女,比賽嘅固然不在話下,嚟打氣追星嘅都一大堆;運動衫好睇!校服好睇!便服都好睇!成堆女喺度爭妍鬥麗,加埋個看台設計…著裙嘅或者會夾腳,但著褲嘅成日坐到鬼死咁衰喺褲罅睇到底底,有啲好似女校嘅女仔就明知入面係PE褲所以完全無禮儀,想睇就睇啦;而運動員啲衫真係好貼身,條褲有啲緊到攝罅咁滯,上身得塊sport top微微突點;再者跨欄跳高跳遠,衫罅褲罅髀罅腋下應有盡有;重有女喺看台上面除衫,直接便服變運動裝…




仔方面就比較令人扯火,當啲靚仔有好成績啲女就嘩嘩聲出晒水咁,重有啲可能係社長學生會長聯校委員類似物體就周圍撩女好似乜人都識咁…我心諗我年年考第二,奧數奧物理都攞過奬,除咗得Stella會串我之外好似無人理過我咁,真過份!
不過我係有正經事要做!
由於我同YYM係各自嚟嘅,所以我嚟到佢就已經喺度試跑緊,運動員區啲位喺另一邊我過唔到去,我叫過YYM嚟搵我,點知講唔夠幾句佢又俾啲田徑friend捉走咗,所以我一直都無機會同佢施法,真係有啲頭痛!
『YYM,唔見咗妳嘅?』
『喺會議室聽緊briefing呀。』
『妳知唔知一陣妳跑第幾線?』
『第三線。』
好搞掂,我實在太聰明,get set吹雞嗰三秒就已經夠晒我施法,而且我真係好小心,問埋啲工作人員二百米起點喺邊,包保唔會錯,如果唔係locate咗一百米起點就真係得個桔;等男子組跑完一輪有空檔我即刻竄咗落去個位度locate,然後成班運動員好似當我外星人咁望住我…算啦…呢個真係唔係我個世界嚟。
終於到咗女子甲組二百米,我亦都見到YYM進場,不過佢哋一入到去就喺度試track熱身,佢喺條第三線度遊來遊去,雖然我想快啲,但由於95%我係肉眼唔會睇到有分別,而隻App都唔會顯示到加速咗乜嘢物體,所以我都係決定等裁判嗌ready先出擊,咁樣就最穩妥。
點知試跑咗一陣YYM走咗去搵工作人員,講咗一輪嘢又去賽道睇咗一輪…我唔知乜事,但YYM就過咗去第八線。




噢my god!Fuck!
我即刻想上網download標準跑道嘅平面規格圖,然後用三角幾何計返新嘅坐標,但…無論我有幾叻…諗都諗到,得兩三分鐘係唔會夠我做咁多嘢,而裁判就已經嗌咗ready。
事到如今,我唯一可以做嘅係開時停等自己可以喺呢刻任意活動,但我可以做乜?時停咗我唔會上到網,因為電話對我嚟講變咗死物,佢得返個counter喺度倒數,外來嘅電波係唔會繼續送過嚟;直接跑落去定位?我無test過時停咗定位得唔得同會發生乜事,但好似好危;用人手度?得666秒七折趕得切就問阿貴,跑過步都知二百米起點喺死角位鬼咁遠,重有拉尺呢?去邊搵?
Stella講過,每一樣工具都唔係萬能,唔好濫用,唔好為咗啲無謂嘢而冒險分分鐘搞到命都無埋,唔好衝動做嘢唔經大腦,唔好…
天意難違。
三思而後行,唔使行,因為YYM已經起跑咗。
666秒,只係攞嚟做測試嘅一段好短無謂時間;但呢廿幾秒就好似係我人生過得最慢嘅時間。我衝咗去看台邊,睇住堆女仔跑緊過嚟,全部都跑得好快,我好心急,只希望用緊100%速度嚟跑嘅YYM唔會輸好多,我要捐錢唔係一回事,但係我唔想佢唔開心,雖然我之前做嘅努力都已經白費晒。
過咗一百米線,七個女仔開始平排,我呢個角度好難比較佢排位,但絕對唔係第一,我諗第四五左右,不過YYM佢絕對無鼓衰力竭,而且重後勁淩厲,喺大直路越跑越快,急速咁向我呢邊終點線衝緊過嚟,一直跑,一直跑,第三,第二,去到我前面我睇住佢同另外一個女仔一齊衝線!
YYM佢好似失控咁甩多幾步十幾米之後跌咗落地瞓喺度,而另外個女仔就企咗喺終點線前面顯得有啲氣急敗壞;我唔理三七廿一即刻衝咗落去搵佢,跪咗喺佢前面睇佢點樣;佢成塊面紅晒不停咁氣喘,而且雙眼泛淚光。
我:「妳無事嘛?」




佢答我唔到,只係用兩隻手伸出嚟箍住我條頸攬咗我落去。
Y:「呼…呼呼…呼呼呼…無…」
我第一次感受到女仔嘅體溫可以咁熱,同埋心跳可以咁快。
First aid姐姐好快就跑咗過嚟問使唔使幫手,YYM攤咗喺度無答佢哋,但就揮手say no。
Y:「我…跑第幾呀…呼呼…」
我:「未知…塊板頭兩名重未打出嚟。」
Y:「無所謂啦。」
我:「對唔住,我幫唔到妳更加多。」
Y:「唔係,全靠你我先可以跑到咁快,我覺得我已經跑咗人生最好嘅一次。」
我:「但我好似乜都無做過。」
Y:「跑咗咁多年從來都未試過有男仔會喺現場同我打氣,就算拍緊拖嘅時候都無,估唔到…最後一次你會喺度…」
我:「嗯。」
Y:「幫我摙下大髀吖。」
我:「我?會唔會叫first aid過嚟方便啲?」
Y:「唔使啦…你又唔係未摸過我。」




我:「欸…」
Y:「最後一次,俾我喺條跑道上面放下閃啦,雖然你只係我小學同學。」
我好唔專業咁幫YYM摙住佢對有豐富柔韌結實肌肉嘅大髀,我望住佢,佢又望住我,我的確摸過佢嘅身體,呢個係一段我哋記憶不能被磨滅但又唔敢講出口嘅往事…
我:「YY!YY!唔好嬲,我知錯,對唔住!」
「啪!」
入咗女廁,唯有等啦。
我:「麗麗,YY係咪喺入面呀?」
麗:「唔知呀…廁格有女仔喺度喊…唔關我事呀。」
放咗學大部份搭保母車嘅同學都已經走晒。
我:「YY!對唔住!」
Y:「你入女廁做乜呀!」
我:「我真係知錯,妳罰我吖,罰乜都得。」
等咗一陣佢開門,用隻手抹緊眼淚。
我:「唔好喊啦,妳打返我都得,我抵打。」
Y:「你咁厚面皮打都唔痛,Miss Wong都話。」




我:「我罰抄吖,抄一百句唔笑妳熊仔底褲都得。」
Y:「嗚嗚嗚嗚…」
我:「我知錯喇。」
Y:「罰你畀我閹。」
我:「吓,邊有女仔玩㗎。」
Y:「你哋係咁玩嘅。」
我:「咁猜囉,包剪揼…妳輸喎,係咪要閹返妳。」
Y:「無呀,再猜!你要出包!」
我:「哦,包囉…包剪揼…唔好咁大力…」
點知佢扯開我條褲伸咗隻手入嚟捉住我成條朘朘,然後好大力拉我塊皮!
我:「嘩…嘩嘩…痛…痛痛…」
Y:「問你死未!」
我:「痛!痛痛!救命!痛…」
Y:「叫我做女皇!」
我:「女皇!救!救!放過我!吖!」




Y:「知錯未?」
我:「知…以後唔敢。」
Y:「以後你係太監,要叫我做女皇。」
我:「乜係太監?」
Y:「閹咗咪變太監,你無睇劇集嘅咩?」
我:「無呀,唔知乜嚟…邊有女仔掂男仔朘朘㗎。」
Y:「乜喎,我細佬嗰條都係咁。」
我:「唔可以直接閹,唔可以大力,YY妳都唔識遊戲規則嘅。」
Y:「關我乜事。」
我:「犯規要罰,頭先妳都輸咗,畀我閹返一次。」
Y:「女仔都無朘朘,無得閹㗎。」
我:「真係無?」
Y:「係呀,乜都無㗎。」
我:「我可唔可以睇下?」
Y:「乜都無有乜好睇?」




我:「睇下係咪乜都無。」
Y:「一下㗎咋!」
我:「好呀。」
YY佢拉高咗條裙,再拉開少少白色熊仔底褲,入面光脫脫真係乜都無。
Y:「做乜摸我!」
我:「妳夠摸我,一下!」
熊仔底褲兩邊俾我拉咗去大髀,入面真係得肉,好平滑,好新奇,唔知點屙殊殊呢。
Y:「無喇,睇完喇。」
我:「原來真係乜都無,唔怪得妳哋唔玩閹。」
Y:「你雞雞做乜變大咗?」
我:「唔知呀,急尿就會咁。」
Y:「我夠知,咪射落我到呀!」
我:「但我唔係急尿。」
Y:「入面啲肉走埋出嚟,好鶻突。」
我:「可能妳大力得滯,腫咗。」
Y:「快啲收返埋啦,肉酸死,以後唔準蝦我。」
我:「係,知道。」
Y:「重要叫其他男仔唔準笑我。」
第二日,我同全部睇到熊仔底褲嘅男仔講係我做咗錯事,叫佢哋唔好再笑YY;再過多幾日全班調位,我同YY分開咗,自始就無乜交集。
呢個時候,電子板上面終於顯示咗第一二名結果,第一名,八線,廿七秒二七,第二名,廿七秒二八。
YYM喺跑道上面攬住咗我,喊到渄浬啡喱,我都話,呢隻App真係無乜用,剩係識整喊女仔,定個位都要搞一大餐,廢!
Y:「多謝你…Issac…多謝!」
我:「我應該嘅,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