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佢咁樣一問,我又真係唔知自己想點住,睇嚟要好好諗一下先。
我:「琋玟妳未落堂㗎,如果無嘢搞我哋返去補習社先再講啦。」
琋:「我唔返!」睇得出佢驚到想即刻逃離我嘅視綫範圍。
我:「有得妳揀咩?定係想我同妳呀媽講?」
琋:「…」
我:「行啦,唔好喺度嘥時間。」
琋:「喂!咪捉著我隻手!」
我:「做乜,最多咪加錢。」
琋:「唔使!放手…我識自己行…」
喺人來人往嘅商場通道上面,我同佢隔住兩個身位咁前後行,一路上我哋只有沉默。




我:「妳入返去先啦,我過兩分鐘再入嚟。」
感覺上好似當年亂打亂撞踢爆Stella喺課室自慰咁,問題係…佢而家唔係我同學,而係我嘅補習學生。
我:「呀,我返嚟喇,唔該晒Zoe。」
Z:「嗯,交返畀你喇。」
時間大約八點左右,除咗琋玟之外重有三個同學,而佢就坐喺位度望住張枱發呆粒聲唔出。
我:「呢度有份嘢,而家做下先啦。」
事實上佢有乜可能有心機做。
到咗八點三Zoe已經清晒啲學生放工先,而我呢邊最終亦只係剩返琋玟喺度,佢好大力咁啪枝筆落張枱上面大聲講:「Issac你想點!」
我:「做乜…唔叫我阿Sir嗱?」
琋:「唔好轉彎抹角,有嘢直接講好唔好?」




我:「我都係想買下嘢咋嘛,係咁樣啫。」
琋:「你點解會知道?」真係好問題。
我:「妳同過咁多人交收,總有機會暴露身份嘅,總之我就唔小心知道咗啦。」我唯有含糊帶過。
琋:「唔好畀其他人知得唔得?幫我保守秘密…」
我:「咁我會有乜著數?」
琋:「你呢個…仆街!」
我:「琋玟,呢行好危險,收手啦,呢啲錢賺唔過,妳屋企家境咁好,無謂…」
琋:「你可唔可以唔好扮到好瞭解我呀?嘔心!」
我:「咁我買晒妳啲貨佢囉,好未?」
琋:「你收啦,喺度教書得嗰雞碎咁少,咪扮…」




我:「第一,職業無分貴賤;第二,我唔一定係為錢先嚟返工;有幾貴呀?面交即除千一…當面除要加幾多?當double啦…二千二;再加埋水好唔好?當三計…三千三…我無散銀…四千唔使找啦。」
我一張一張金牛拍落佢枱面度,好彩本身諗住要買嘢我都帶備咗足夠銀兩。
琋:「你侮辱夠我未呀!死變態!」
我:「我侮辱妳?咁妳又肯每次交收都俾人侮辱一次?乜妳識自愛嘅咩?」
琋:「你哋啲大人唔好以為自己乜都啱晒得唔得呀!好鶻突呀!…嗚…嗯…嗚嗚嗚…」
唉,又嚟女仔絕招,我都真係想喊呀…咁我咪唯有等佢喺度慢慢喊囉,點知過咗一陣佢枱面部電話喺度震。
琋:「點算…嗚…媽咪打嚟…」
我:「咁咪聽囉。」
琋:「喊到咁…點聽…」
我:「繼續喊就得,我幫妳搞掂,放心,我乜都唔會講。」
琋:「嗚…媽咪…無…喺補習社…嗚嗚嗚…無事…」
我:「畀我同妳媽咪講吖…喂,auntie妳好。」
如果唔係有正經嘢做我真係唔想第三次同呢個女人對話。
「喂,我個女佢無事吖嘛?」
我:「無事,佢今日做mock卷,好唔小心睇錯咗兩條long quest嘅題目,結果就無咗好多分,可能佢重有三個月就要考DSE,呢排壓力大得滯,我都有叫佢放鬆一下…」




「哎呀,真係唔好意思,會唔會阻住你哋收工?」
我:「無事,我哋星期六收九點㗎,我唔好意思就真啦,如果琋玟佢補完習返到屋企成個喊包咁,我會好內疚㗎。」
「咁麻煩晒你喇,拜拜…」
呼,安全度過。
琋:「你…大話專家嚟喎…」
我:「使乜講,好在我唔係讀band1學校。」我伸一伸條脷出嚟,呢個時候佢都已經喊完。
我:「喂!我未講完,唔好當我大人得唔得,其實我大妳四年㗎咋!」
琋:「是但啦,我投降喇,咁你想點?」
我:「Trade唔trade啫?」我指一指枱上面啲錢。
琋:「但係…咁多錢…」
我:「妳覺得夠就得啦。」
琋:「嗯,但你唔好望住我。」
我:「放心,我都知道行規。」
就係咁,琋玟佢反轉咗張凳背對住我,然後開始撫摸自己嘅身體,雖然佢無發出聲音,但我都聽到佢嘅呼吸聲越嚟越重,感覺到一啖一啖嘅熱空氣喺佢鼻孔噴出嚟,睇嚟佢都真係敬業樂業;我望住佢嘅背影,自自然然就套咗Icarius嘅印象落去佢度。
過咗五分鐘到佢烏低身抽咗條底褲出嚟,擰返轉個人將條底褲遞去我嘅面前;佢成塊面由下巴紅到去耳尖度,雙眼嘅神情難以形容,似係好悲憤咁又帶住矛盾同衝擊。




我用兩隻手接過呢條價值四千蚊嘅底褲,重帶有琋玟身體嘅餘溫,望住陰道口個位啲反晒光嘅少女的體液,放喺鼻哥前面聞咗一下。
我:「嗯…好香呀,聞住嚟射精一定好舒服。」
琋:「得喇,我知,啲變態嘢唔使同我講。」
我:「琋玟妳著返佢啦。」
琋:「吓!做乜?」
我:「我唔係傻㗎,我攞住妳條底褲,一陣妳出門口大叫非禮我實監都有得坐。」
琋:「使唔使咁小心呀?我唔係啲咁嘅人。」
我:「妳當我已經用完啦,或者當係爭住我先啦。」
琋:「爭住你?幾時再還?」
我:「到妳大個女先啦…」
琋玟佢接返條底褲,今次佢無再避,喺我面前穿隻腳入去套返落條裙下面,雖然其實我睇唔到啲乜。
琋:「咁你攞返啲錢先啦。」
我:「唔使,雖然唔知妳要啲錢嚟做乜,不過妳要咗佢啦…其實,好小事㗎咋,唔使咁上心,我讀緊中六嗰時過得更加不知所謂…」
琋:「吓…不知所謂都考到八粒星?」
我:「哈,因為我實在太叻喇!」




琋:「屌,我一定會高分過你囉。」
我:「如果妳唔係搞呢搞嚕專心讀書都重有機會嘅,嘻嘻,我就覺得抆抆哋。」
琋:「一定唔係囉!」
我:「高分唔過我咁點先?」
琋:「高分唔過你乜都得呀!」
我:「包我成世琋玟牌底底打飛機得唔得先?」
琋:「乜都得!」
我:「唔包中英文喎…」
琋:「梗係唔包啦。」
我:「好,殺你。」
琋:「咁如果我高分過你咁點?」
我:「妳話點咪點囉。」
琋:「到時你準備定成世只準打我一個飛機啦!」
我:「呢個…真係好無陰功喎…」
琋:「做乜呀!家陣我好失禮咩?想縮沙呀?」




我:「哈哈,唔通我真係要成世幫妳買底底…」
琋:「低B仔,咁你慢慢儲定多啲錢啦。」
我:「知喇,琋玟快啲返屋企啦,唔好要媽咪擔心知唔知,過咗去嘅嘢就當無發生過啦。」
琋:「嗯,byebye Issac Sir。」
太好喇,琋玟臨走嗰陣都開心返,總算係叫做無蝦細路女,不過其實佢都唔細啦,我同Stella,Cindy,YYM發生關係嗰陣都係中六咋嘛,諗返起就好似前幾日先發生咁,正如Icarius所講隻App畀咗我幾日咋嘛。
返到屋企之後,我都向Icarius滙報返大概發生咗乜事,當然減咗少少情節啦。
I:『咁就好…如果佢真係唔再玩埋呢啲嘢。』
我:『應該唔會掛,我諗佢見過鬼都怕黑掛,妳話係咪呢?而家嘅妳都唔敢色誘男教授啦。』
I:『我無色誘佢㗎!係佢垂涏我嘅美色咋嘛。』
我:『妳咁講售賣二手內衣褲都係正當生意啦。』
I:『其實我無話好有問題呀,我係擔心佢嘅安全同埋俾衰人搞大肚咋嘛。』
我:『其實妳係擔心佢俾衰人搞大個肚吖,定係擔心佢最終會做成妳嘅出世呢?』
I:『都係…一樣啫…並無二致。』
我:『其實我想問,Stella我又失去聯絡喇,妳個高曾祖母我又制止咗佢做危險嘅事喇,但好似無乜作用咁喎,妳唔係話改變到歷史妳就會消失㗎喇咩?』
I:『可能…因為可能性嘅關鍵點未消失掛,例如你而家世界狀態有機會衍生出一百種唔同嘅世界,只要一百種可能性中有一種可能性係我而家呢種未來,咁我就會一直存在喺度;而又當然地,另外嗰九十九種可能性我哋唔會知發生乜事,亦都唔會干涉到,除非有另外嘅世界又發明咗我手上嘅科技,又有一個類似我嘅鏡像搵你。』
我:『咪搞,一個妳都頭痛,如果多九十九個妳搵我真係掟爛部電話佢都似。』
I:『乜我好失禮你咩…好歹我都係一個靚女…』
我:『咁靚女一條底褲點賣呀?』
I:『你話事啦…但我哋面交唔到喎…』
我:『唔緊要,咁妳而家加水先啦。』
I:『但係我而家無著底褲…』
我:『噗…係咪為咗方便自慰呀?』
I:『自你個頭,呢個空間得我一個人喺度我著乜鬼底褲喎,又唔係M到,你嗰陣同Stella一齊佢喺你屋企會唔會成日著底褲吖?』
我:『咁又真係唔會,通常係出街前後先會著。』
講真Stella都係會著下嘅,真正成日唔著嗰隻係叫做Cindy嘅物體。
我:『係喇,睇怕一定係妳上堂坐喺theatre嗰陣俾下面嘅教授䚎到妳裙底所以色心起。』
I:『…唔好咁多幻想啦,呢個年代好少面對面上堂㗎喇,而且無乜人會著裙。』
我:『係呢,如果我最後都幫唔到妳嘅話,妳會唔會返出去搵你個仔,然後試圖解決問題。』
I:『都會嘅…但我咁樣睇怕係九死一生,到時就真係消失喺你面前,你捨唔捨得?』
我:『唔到我捨唔捨得嘅,每個年代都有每個年代嘅問題,我當然唔想睇到妳受苦或者遭遇不幸,但如果,只要妳相信妳嘅意念係正確,我都會支持妳;無論如何妳點樣消失,妳曾經存在過嘅信息都會留喺我腦海,直到我離開呢個世界。』
I:『依…肉麻。』
我:『同妳相處咗咁耐,只係講事實。』
I:『係呢,其實你同Stella斷咗聯絡,平時嘅生活係點㗎?無聽你講過識新女仔嘅?定係你真係咁掛住佢掛到唔識第二個,每日都…食自己?』
呢條咁簡單嘅問題,佢竟然到咗而家先問我…
我:『其實,我身邊一直係有第二個女仔。』
I:『…』
我:『做乜呀…』
I:『點解一直無話我知呀,嬲呀!』
我:『妳又無問過我,有乜好嬲喎。』
I:『嬲嬲嬲嬲嬲嬲嬲嬲嬲嬲!』
我:『Icarius,妳唔係呷醋呀?』
I:『鬼得閒呷你個黃毛小子醋呀,只係你…無同我交代清楚,會好影響我嘅策略㗎嘛!』
我真係唔係傻㗎,好明顯佢啲醋已經呷到上心口。
我:『最多我而家講返畀妳知囉。』
I:『快啲講啦!一早都話你係個死人頭老而不!』
於是我就由頭講起,即係我同Stella分手再到我識Cindy嘅事…我都唔明,我只不過係一個幫佢改變歷史嘅古代人,點解搞到好似我要俾女朋友審犯咁審,按道理我除咗Stella之外有其他女人佢係應該開心都嚟唔切先啱。
應酬完佢之後已經十二點幾,我揸住部電話㩒下㩒下又貪得意開個Line出嚟,然之後發覺…Juicy_chrysoberyl呢個account已經delete咗,嗯,都好嘅,佢應該短期內都唔會再沾手呢啲古怪嘢。
『喂!』有人message我,得個電話號碼。
我:『請問你係?』其實我好驚,咁多怪事發生喺我身上我早就變咗驚弓之鳥,拜託啲未來人放我一條生路唔好再增加我煩惱。
琋:『我係琋玟呀!有乜可能估唔到㗎?』
我:『係…琋玟妹妹做乜咁夜都唔瞓呀?』
琋:『溫緊書吖嘛,重有,唔好叫我做妹妹!我中六㗎喇!』
我:『係…咁琋玟搵我乜嘢事呀?』
琋:『嘻,想問你數吖嘛。』
呢兩嫲孫…呀唔係…婆孫?玄孫?妖…唔知呀!呢兩個女人想點呀?我自己都有嘢想做㗎…好在今晚Cindy佢唔喺度…
物理學上有一個猜想,當時空有一個足夠封閉度時,空間同時間都會失去原有嘅性質,亦即東南西北上下先後嘅意義會完全消失,變成一堆離散性集合。係,溫得多書就會成日講呢啲廢話,喺一切學問達到最終真理就會成為哲學嘅前提下,《沙丘之女》呢本哲學性純粹文學作品就將我上面所提及嘅物理猜想不證自明;我啲學生開學,而我都跟住開學,只有Icarius嗰邊嘅時間好似凍結咗咁,我甚至已經開始分唔到佢係一個三十幾歲嘅人妻,定係一個十六歲嘅女學生。
呢個學期我盡可能咁將所有courses放晒喺星期二四同一三五朝早度上,好彩都算係成玏,等我可以同一時間兼顧學業同埋工作;返咗個幾月工,尤其係對於我呢啲唔需要為生活搏鬥嘅人嚟講,工作只不過係一種習慣,而最奇怪嘅係我竟然好適應,就好似一切應當如此咁,連機都開始無乜打。
我開始諗自己嘅前途,睇下應唔應該繼續升學,越睇先發覺自己其實乜都唔知。原來美國係無MPhil讀,只有賣錢嘅MBA,MSc…即係唔使諗Stella嚟緊會讀嘅一定係PhD。唔諗外國睇返香港,原來好多想繼續讀研究院嘅人早就同教授,學系打好晒關係,攞齊晒refrence letter,而且寄埋email pre register,簡單嚟講原校留返啲位基本上就已經插晒旗。再睇睇我自己…又唔係三大,First hon肯定無望,香港MPhil機會都微乎其微,我唯一可以做嘅就係最尾一個sem衝返個second up返嚟。
明明我就可以一事無成貪圖逸樂頹敗萎靡,點解我要為咗呢啲嘢嚟煩…但係我應承咗Cindy,其實即係應承埋Stella,只不過我而家真係寸步難行。
我:「呀呀呀呀!」
威:「你搞乜呀?溫書溫到傻咗呀?」
我:「係呀,唔傻都可以鳩叫下呀!」
由於我勤力咗返學,同其他人見面嘅次數同時間都比以前多咗,今日放學之後就順便同威仔喺學校食tea做功課溫書。
威:「Issac你都就畢業啦,有乜好煩?」
我:「你明唔明畢業即係失業呢個道理呀?」
威:「咁唔係幾好咩,咪當抖一排先囉。你屋企又唔使你養,租又唔使交,上網鳩打下字又有零用錢,而家重有補習返,死唔去嘅。」
邊啲人係損友?一啲好清楚你又可以令你有千萬個理由偷懶嘅人。
我:「係呢,你有無諗過畢業之後要點?」
威:「無喎,我重有成年幾先Grad。」
我:「咁你希望到時係點呢?」
威:「最好可以玩返幾個月先…然後搵到份工,五天工作嘅,唔好成日加班,人工最好有15k啦…然後…如果Amy可以要我,而佢又可以照顧自己。」
我:「都夠晒小確幸呀吓…」
威:「邊確喎,Amy肯睬我都難啦…係呢,你不如考慮下做KOL吖。」
我:「KOL?」
威:「係呀,你又寫開稿,跟到個trend,而家做直播打機KOL都可以好好搵㗎!」
A:「我真係唔方唔KO你個L頭呀!我叫你幫我印notes,3x2嘅你做乜印咗做2x3呀?」
威:「其實有乜分別?」
佢就好似一隻俾人發現偷芝士食嘅老鼠咁,見到Amy即刻舉高雙手投降一面無奈。
A:「…,第一,2x3啲格仔會細好多!第二,一個直一個橫你搞到我個folder好鶻突!」
威:「得!我而家即刻去barn搞返掂佢!」
呀威攞住個folder一枝箭就飆咗去,剩返我同Amy喺度,個狀況有少少尷尬,跟住佢都坐低咗。
我:「你同阿威而家點呀?」
A:「同佢?無乜特別呀。」
我:「佢好男仔嚟㗎,唔好剩係當佢係兵啦。」
A:「我無話佢唔好…又唔係我迫佢做兵嘅…」
我:「係,不過見佢做妳兵做咗四年都幾慘。」
A:「一直以嚟…我無虧待佢㗎。」
我當然明Amy所講無虧待佢係乜嘢意思,而佢都有少少面紅尷尷尬尬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