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恩榮尷尬地說了一聲...

這位少女閉上眼睛,用驕傲的語氣笑著說

「呵~真可惜啊!這一頭豬就隸屬於本小姐的了,嘻嘻!」

這時恩榮滿臉疑問心想
...笑得真高興呢!..撲臉我就感受到她那容易驕傲的性格..這就是夢境中我所遇
到的第一人嗎?....我的腦袋真神奇,居然可以構思一個我完全沒有印象的人....





「怎麼擺著這樣子,是被本小姐用靈活的身手搶了獵物而不高興嗎?呵~你也挺天真的!居然沾些泥土到衣服裏,用臭味去引誘野豬過來,自己卻身無寸鐵....根本弄得一塌糊塗!」

這人是怎麼回事
呀...雖然真的很想感謝她救我一命.....但她怎麼就從一開始就攻擊我呢!.... 恩榮心裏開始有點不耐煩,不過臉上沒有表達太明顯的表情

「就算為了爭取到獵豬王,也不能勉強自己呢~嘻嘻!」這位少女繼續大聲說

少女說的每一句話恩榮一句都沒有聽懂,他們倆現在根本是在對牛彈琴
...

恩榮一直看著這少女說個不停,心裏
不停地想著 她到底在說甚麼??...獵豬王???....





「總之..先謝謝你救了我......」 恩榮從草地起來,拍一拍身上的沙泥說

「哼!也不用特意道謝我啦!不過若你真心想向我道謝也不是不可以啦哈~....蛤?....你這身..衣服....」

 這位少女在說著的途中,突然停了口..臉部開始只注視在他的衣服上

恩榮低頭轉了轉身看一看了自己的衣著,平庸地說道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啊...就只是衣服髒了點....」

他再抬頭看回那位少女





她那的表情越來越誇張..她張開了口,皺起了眉毛

「怎..怎麼了嗎?」 恩榮問了一問

「這衣服也...也太醜了吧!!你到底是怎麼配搭的!!???你這身打扮我從小到大可沒有見過其他人這樣穿著過!!!你這樣還不如只披上兩塊布呢!!」

「你這個人沒有一絲的底線嗎??這身衣服又醜又臭..」

少女不斷說出一連串的攻擊性說話,絲毫也不留情將自己內心的想法一次過說出來

「你..你這也說得太過分了吧!這不就只是一件髒了點運動服嗎?」 恩榮開始忍不住那一道氣,並回擊她

「那你這又是什麼衣服,你是原始人嗎??怎麼還著穿著這些上幾十個世紀的東西!!!要說沒品味的人可是你呢!!」





「啊~.....等一等! 」少女突然之間靜起來了說著..

恩榮也停了任何動作,内心有點過不去 我好像也說得有點過份呢!....是不是惹她不開心了....

「啊~...剛剛對不.....」 恩榮話還沒有說完,少女就突然之間又開口說了一連串的話

「雖然..本小姐沒怎麼見識過這個世界,但你這身衣著應該不是個普通人吧...你是貴族、王城的人?...不過書本中說明也好像不是這樣的..」

少女走近輕輕地碰了一下恩榮的上衣,並大大退後幾步,
看著她觸碰過恩榮衣服的手指思考着 

恩榮就這樣無奈地想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每一個字我都懂但就是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皇室所用的布料應該不是這樣而且更高級的...你這個...等一等!.... 」少女正處於分析中途時,突然表情開始變得更嚴肅,甚至開始慢慢變得慌張

「你..你你..你你你.....該不會是妖精國?還是...獸人國那邊的人吧?....是偽裝過來這裏的嗎?」





少女慢慢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聽..聽說他們的衣著都是很奇怪....他他..他來這裏做什麼?到底有什麼目的??是間諜嗎???....真...真是越想越不對勁..」

這位少女態度完全的轉變,逐漸令感到恩榮不知所措..

「等...先等一等..」

「等一等..」

「等一等..」

恩榮一直說..





但這時這位少女根本沒有理會她,一直在竊竊私語重複著剛才的話...

「不會是這樣吧....不是吧.....」

「等一等!!!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呀!! 」恩榮終於忍不住大聲喝道

「雖然謝謝你救了我,但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什麼間諜???什麼妖精國???這到底是什麼啊?!!!」

這位少女用有一點複雜且惶恐的眼神看著他...心裏越來越害怕自己被殺..

為什麼我的夢境會這麼複雜啊,真是難搞..就不能給我一個舒暢和正常的夢嗎? 恩榮在心裏默默地抱怨道

少女的身體顫抖地說著....楚楚可憐輕輕地說了一句

「可..可否..放過我....嗎?」 





她現在很明顯在害怕著..她那高傲的性格也瞬間消失​...


啊!!!這女子為什麼總是聽不入耳啊!!!...是我的樣子太可怕還是怎樣!!!  恩榮心裏可是發狂了起來

正當他們處於很尷尬的地步時...

在森林不遠處突然再一次有腳步聲...這次聲音非常沉重...感覺是個非常壯大的東西...

恩榮和少女都轉頭呆在原地看向那個方向....

而這腳步聲也越走越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