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是...噁!!喀~...」

少女雙眼凸起,發出嘔吐的聲音但卻什麼都沒有吐出來..


恩榮看到後馬上變得不知所措,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到她的背後想解緩她的狀況

恩榮正想伸手拍拍她的背時,少女伸了伸手,做出了阻止的動作

少女依然毫不客氣地說 「想過來做什麼呀!這些小事就不用你來相助了....」





恩榮有點無奈地看著少女,心想著 啊~...我就只是想幫個忙而已....

少女搖一搖頭,不適的感覺慢慢退散....恢復好神髓,看著她面前那頭狼感到不可思議地靜靜說

「書中可沒這樣記載呢~....以前的生物都這麼嘔心的嗎??.....雖然我們也一樣....」

恩榮完全不了解少女在說什麼,不過當他回頭看了看狼時....

心裏帶點驚訝,目不轉睛地看著狼的腿部





「為什麼....這狼怎麼後腿全都化為微型的橙紅色螢光粒子...而這些粒子好像慢慢向上飄着..」


他再仔細看了一看,​發現這些粒子都是由數字組成,他的表情有些詫異,並對這些數字感到有些既視感...

這是....普通的數字??....是有什麼意義的嗎??...怎麼這種感覺有點熟悉...好像都在哪裏見過...

裏面都充斥著1010110110等林林總總的數字....彷彿在哪裏看過似般,這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非常奇怪
他感覺自己忘掉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發光粒子逐一逐一向上飄,上到一定的高度就消失了,最後這些光點一點也不剩...

狼的後腳完全失去後,並沒有任何反應...前半身一直斜倒在地上...

正當他們倆快要平靜好心情時,狼的身體突然再一次出現異樣

狼不停地震抖著,周圍的毛髮都突然豎起,然後一整個身子都如同後腿一樣化為了光粒,也隨之慢慢飄上消失了.....

兩人再一次感到了不安....臉部非常不適地看著剛剛消失的狼....

恩榮既惶恐又疑惑地看看不久前死後的野豬

「為什麼整頭狼..都消失了,彷如牠的腳變成奇怪的光點...........剛剛的野豬明明也不會化為這些不明粒子.....為什麼..牠就這樣消失了.....」





少女再一次產生嘔心的感覺,她用力吸了一口氣,嘗試將自己的心情緩一下..

「呵呼~..呼..為..為什麼這隻臭狼會這麼嘔心?!...嘛~不過..看來我們的威脅已經消失了,剛剛還想到村莊裏尋求其他人幫忙呢!....」

她看了一看恩榮,眼皮漸漸向下說

「你怎麼這麼厲害,看著剛剛噁心的事物不會感到嘔心嗎?你怎麼就一直板著這疑惑、懵懂的表情?」

恩榮剛剛也受到驚嚇,但這一種是對剛剛這麼離奇的事,感到措手不及所造成的的嚇..

「其實剛剛我有也點嚇倒....但這不就只是團光嗎?反而我驚訝著為什麼那隻豬不會跟那隻什麼..風狼一樣?」

「這隻野豬才是正常動物本該死後的樣子,並不會消失,而是原隻倒在那裏,這樣才可以用它烹調佳餚,但..但那隻臭狼....為什麼死得會跟人類一樣...化為一團光...這不夠嘔心嗎?!!看見牠這樣本小姐就想起了親人死去的樣子!!!」
 
少女激動以及不解地去說個不停





「哎!!??」 恩榮目定口呆完全不理解整個狀況...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而且還要以這身奇奇怪怪衣服現身在白洛村附近的森林裏...」 少女叉著腰皺著眉頭輕聲地自說著

少女起來拍拍身子,解開綁在背包的繩子,綁好然後拿起剛剛的野豬

「唉...今天就先這樣吧!...只可明天更努力了....」

少女握緊了繩子,準備拖着那頭野豬回家....

「總之...謝謝你啦...剛剛和本小姐一起合力打那隻臭狼,搏盡老命去救本小姐...也許...也許是我誤會你說你是個壞人...總之...你也快回家吧!」

恩榮看着她膝蓋受傷的位置 「啊!那個..你剛剛弄傷那大腿的位置現在好了點嗎?..」





少女低頭看了看自己用布帶包紮着的膝蓋 「剛剛在你激戰途中本小姐已經從背包裏拿了金厘草去包紮好傷口了,這種藥可真厲害呢!.....不過被你這種人問候有種莫名的噁心呢..」

啊....還以為她的態度改變了...結果還是和一開始一模一樣..... 恩榮看着少女感歎着

「怎麼了嗎?你也快點離開這吧!沒有本小姐的話你可是隨時會死的...」 說完少女轉頭就走了

「啊~那個野豬!」

「本小姐自己能應付得來的!不用擔心這麼多!再見!」

恩榮呆呆點頭 「那再見了...」

然後就站着不動目送着少女回去...

「喂!!!等一等」 恩榮發現有點不對勁立馬大喊道





但此時那位少女已經走到有一定的距離,剛才那一下叫聲並沒有理會到,繼續前進着

恩榮馬上跑上前追,但由於恩榮太疲倦,他就一直在她背後用極度緩慢的速度喘著氣奔跑著...


走了一陣...正當恩榮快要靠近時...

少女突然一個大回頭,嚇得恩榮退了幾分,少女開口問道

「你為什麼跟著本小姐?不是叫你回家嗎?」

恩榮腦内一直不停運轉着,慕求想到一個方法能跟隨著這位少女,他可不想逗留在這在茫茫森林裏

啊~...該怎麼好呢?...怎麼跟她解釋才好呢?.......啊!!!

恩榮回想起驚艷他雙眼的火焰魔法 「其實我是想過來向你學魔法的!」

而他同時也在背後心想 明明剛才在心裏想出了一個絕佳的方法..但是怎麼說出來總感覺怪怪的..

「魔法?什麼魔法?」 少女皺着眉頭疑惑著

「啊~..就是...那個..那個你所放出來很帥的火法術啊!!!」恩榮

「嗯?....等等...」 少女思考著

「等..等什麼??」

「你這身没有見過的衣服...嗯!!....你..你該不會是??今天將會前來學流術的瑪回貴族的長子吧??!!!」 少女愈想愈不妥驚愕地說

「嗯....哈哈!!哈!!......是..是啊!」 恩榮慌張地說

此時他心想 貴族嗎?....不過剛剛我是否編了一個相當大的大話呢!不..不要緊啦這只是夢....對..這只是夢

「哦..哦!!真..真是對不起啊!!本小..我...不好意思.....剛剛居然說了這麼難聽的說話..」

「啊...貴子..請請見諒....我這卑微的平民吧...求....求你...我知錯了....」 少女跪下自己的身體真誠地道歉

「沒..沒事沒事起來吧!哈哈」 恩榮尷尬地說

我真的讓整個氣氛變得超尷尬呢~....不過她也變化大太了吧!....她現在真的慌張得很呢!.. 恩榮心想

「那...那就由...請我帶您到村莊去學習流術吧..」 少女用平時完全見不到的禮貌語氣戰戰兢兢去說

「好..好呀!!」 恩榮用有點不好意思的神態去說

說完後兩人就向同一個方向走了,少女非常認真地帶着頭,並與恩榮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本該話很多的少女也沉默着,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也不敢回頭就只一直前進着

一直走著走著...途中,恩榮亦四周圍看,看到了他從未看過的植被以及從未見識過的奇山異水

完全沒聽過的雀鳥叫聲,高大粗壯神秘未知一整根均為綠色的柱體的植物....這一刻,恩榮對這新奇的事物充斥著滿滿的好奇心..

路程約五
分鐘後....他們終於看見了前方一個挺寵大的村莊,只要走完這不遠的路徑就能抵達了

恩榮用視線四周觀察着村莊,有一種回到鄉村的感覺​

少女因為怕自己說錯話而一個一個字小心翼翼地讀說著

「歡迎...來到我的家鄉白洛村...啊...瑪回殿下?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