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你們日後的基地,也就是集公團間,請各位好好享受接下來的集公團生活吧!~...」

...

「啊~...每次說出這句話時,整個人都會尷尬得全身抖了一抖...」真紗整個眼神、整個表情都猶如一個經歷社會摧殘的人般...

真紗撥一撥門柄上的灰塵....使勁地扭了幾次門前的金屬手柄,似乎屋子有些少舊化,導致某些部件的失靈,出現故障的情況...

經過十幾秒折騰後,....咔嚓~一聲,門緩緩地被打開....真紗終於成功打開了這道門...她有點嫌棄的看著屋裏的環境..一步一步踏前..





後面的四人也跟隨著真紗的步伐一個一個的進入這間房子裏....

眾人周圍觀望著這整個環境,裏面的空間並不算太狹窄,大概勉強能裝下六人,從門口一眼看下去就可以大概看到這間房子裏所有設施與間隔

門口的左手邊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似乎能擺下一些沙發、桌椅等傢俬。而在右手邊的是空間狹小的廚房,內裏只放有與謝花家的蓮蓬頭設計相約的洗手盆..

再走前幾步轉向右手邊,就有一個四人桌,這桌子和這些椅子均由木頭製造的,造工尚算可以。前方一面的牆身上有一扇推拉式窗子,遮光程度也挺好的

再向前走去,位於左手邊的小空間前方的就是睡房,裏面有幾張已準備好的棉被,以休息所用的...





以上大概就是整間房子的全貌,而後面的小花園就只是一個空曠的平地,插著幾朵花,以及一間以石磚鋪砌而成的茅房...

整間屋子除了門柄的部分其他方面都尚算完美,地板還有些少濕潤,看來這間房子是清潔完不久....

香莉輕輕閉上雙眼感受周圍全新的環境,深深吸了一口氣 「嗯~不愧是樂京城最良心、最良好的集公團機構」

格也放下了背在身上的布袋子,以前所未有興奮的心情周圍探索,看看這未來的住所。鋭里子則周圍摸一摸,以觸感去感受這空間

恩榮腳步輕輕走上那大木桌前,他微微撫摸著這平平無奇的木桌子 這就是以後我們..四人一起用膳的地方吧..





恩榮一隻一隻手指輕輕敲在木桌上,心底下的情感一點一點的傳現起來...

在這刻勾起了他難以磨抹的回憶,他腦海中的一個又一個在村莊裏與大家共進餐時的畫面....那樂也融融的、和善的、最美好的時光...

為什麼..為什麼​我該死的腦袋,又再次重現這些畫面給我.......我沒事的..我沒事的..我真的沒事的,我不能這麼軟弱....

「喂~恩榮~」一把熟悉溫柔的聲音,呼叫了恩榮回到這現實來....恩榮回頭看著香莉那微微扁着嘴、嘴角略略傾下的表情,兩眼瞳孔正直視著恩榮

恩榮
愣神了片刻...香莉眉頭輕輕揚起,帶著能融化一切的微笑說 「恩榮~該到門外了,每個人都走出去了呢~真紗有些話要揚言一下」

恩榮點了一點頭 「好..好的」言後跟隨著香莉走了出去,恩榮眼看著這矮他一點的背影心想著 小莉..真..真的很厲害呢...

真紗與各位一同站在門外,在木門的旁邊有一個金屬紅色的信箱里,真紗用手指上骨輕打着這金屬面

「看到這信箱里嗎各位?它可是非常重要的。你們切記切記要定期檢查這東西,再重複一次!你們切記切記要定期檢查這東西!這裏不僅會有別人所寄來的信物,而且一些關於集公團的重要公告、通知都會透過這信箱里去傳達到你們身上的,所以你們要記得要定期檢查這東西,清楚了嗎各位?可不要最後麻煩到各位...就是這樣了..」





恩榮香莉格也鋭里子四人都點一點頭,以示清楚明白...

真紗撥一撥自己的瀏海,嘆了嘆氣...碎碎念道 「真是累死人呢...還有幾個集公團需要我負責.......高層真不懂顧慮一下員工的心情....」

眾人默默地看著真紗的不斷抱怨.....真紗以眼角瞄着各位,叉着腰 「那..大概就是這樣了...你們也應該清楚明白了解吧!!記得下一個月就要開始支付集公團費了~可不要當個欠債討厭鬼,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行告辭了,我還有很多事做呢!再見」

「等一等!..真紗小姐,就沒有什麼關於集公團的提醒或給予我們未來的建議嗎?...我們還只是年紀輕輕、四個小孩初成立的集公團...」 鋭里子提起右手,上前與正要轉頭離開的真紗提問道

真紗腰部傾前,雙手交叉在腹部前「唉...嘛..我就只是一個普通的集公團負責人,上層交托什麼任務給我,我也只會如事去進行...不會做多也不會做少。剛才的我就已經完成了所有我應完成的事,我與你們也不會再有交集。你們該怎麼打算、怎麼在未來的路上走也不關我的事,這是你們的選擇。若有什麼不滿的話就向機構提出吧!..再見..」

真紗就這樣走了去,連回頭都不回頭,四人想說一聲再見也來不及,就這樣默默的看著這高冷的背影漸漸的離去...鋭里子輕輕的低下頭,表情表現得有些少不忿氣....

天空正一點一點的在變着顏色,柔和的紅
光漸漸淡出到眾人的眼裏。四人同時仰頭觀望着..陽光逐漸開始消失,換來的是一片又一片漆黑灑在恩榮的臉上...






眾人走回到屋內,處理著大大小小的雜務

恩榮打開他的背包時,從裡目見着那身今早所穿著的白色棉衣褲,並轉頭向左看著格也尷尬地用兩隻手指拿起那件製給女性的衣物。他下意識的看一看自身的裝束之前村莊所穿著的衣服,灰色衣服和杏色皮製褲...

今天整個時光裏,恩榮基本上看到每樣與前兩天相關的東西,腦裏都會自動連結上那令人哀傷的回憶..這一下也不例外,他想起了自己的那一身運動服.心裏苦苦的感嘆著 我從我的世界中所帶來唯一的東西....就這樣...就這樣不見了.....一切都没有了...

「喂!!晚餐時候來到了!」 香莉鋭里子言落下後,恩榮便走向那大木桌並一同的享用晚餐....

恩榮視線不絕的向左向右搖擺著,看著兩位熟悉以及一位陌生的面孔.....心不在焉一陣....他輕輕的以右手拿起了小勺子,開始
了村莊毀滅後第一天的飯...

恩榮香莉以及格也只在集公團大廳填寫表格時,吃了幾塊餅乾充飢...現時的他們可處於飢餓狀態...

餐桌端上了一盤又一盤由香莉鋭里子所精心炮製的晚飯。不過基本上也只是一碗普通白飯,配上幾條菜和
魚肉,是典型的晚餐陣容。





四人就這樣在同一個屋簷下渡過了一整天.....鋭里子也非常熱情以明朗的態度與大家交談著,不過恩榮則是她最為棘手的人,每次想跟他談起話題時,他都只是笑笑敷衍帶過

永遠保持著這樣的笑容...儘管微笑着,也感受不到恩榮心中的溫暖...目前的他只是一個冰冷無情永遠板著同一塊臉的人..


鋭里子看著這晚飯後心情如此放鬆的時機,她立馬好好把握機會,因為這是熟悉彼此的好時機,也有機會更了解對她來說這神秘、莫測的男子一一恩榮

「話說..你們..有什麼興趣?而未來又有什麼目標?」 鋭里子突然開口向大家問道,正要放下飯碗的香莉看著了鋭里子「怎麼..突然這樣問道??...」 

「唉~沒什麼啦!..嗯就...畢竟我們以後都一同住在這屋簾裏,日後的生活也會一直與大家見面...我大概是想..認識一下大家罷了」 鋭里子抬頭仰起視線看著玻璃窗外的黑夜,然後再提起神來面向著大家

「相信你們大家都已經相識許久,當然你們會更彼此了解多些,我可有種被你們排在外的外人感覺。我可想融入你們這個群體,所以這個問題....就當為我去認識你們的一個渠道吧!」

眾人均停下了動作,眼看著鋭里子,香莉提起了眉頭笑言 「嘛~好啊!認識一下彼此也没什麼損失~」





鋭里子看見了香莉這表情與句子後,頓時安心了起來 「好!那就由我帶頭說起吧!!嗯...其實我並沒有特定的喜好,身為帶起話題的那人,居然沒有預先想好~真是不太好意思!...嗯...射箭?這應該可以當為一個興趣吧!」

「當然可以啦!!...真不錯呢!射箭...可是能完全散發出個人的魅力,而且這門興趣可有很多學問呢~」香莉笑著給予自身的反應,鋭里子繼續說道

「現在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報仇..我會為我的父母、朋友、村落向那該死的國王報仇,我要親手用我的弓,貫穿他的頭顱!還沒來得及反應時,他就已經成為一團光了」

鋭里子越說越投入,在一旁的香莉你好裝笑著拍拍手給予回應,香莉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格也恩榮格也以與她相約的微笑點頭去作出了自己的回應,而恩榮則繼續以那毫不浮動、毫不真實的笑容以對..

香莉吸了一口氣並緊接著說道 「呼..心頭裏會湧上一股緊張感...啊~其實我從小就對教導人上頗感興趣...不知為何會有一種獨特的成就感,我也曾經希望能到學院裏成為學生們班上的教師,但我深思熟慮後覺得..這種貴族在當時是的
玩意不太適合我...所以目前在未來的日子我只想能過得平凡幸福,可以有一群可愛帶點頑皮的學生!...但這..」

鋭里子豎起了拇指公,歡笑著說道 「很好呢!!非常棒呢!!能有像你這麼美麗溫柔具備智慧的教師!!我也曾想要一個呢!!學習環境一定會非常歡樂沒有壓力呢!」

表現得有點內斂的格也略微的縮著,似乎在這新環境裏也放得不的太開,但也盡量想說幾句話 「那個..莉姐她其實在教導可謂是非常用心,以簡單易明的詞語去進行教授!十分專業呢!我們所用的火系流術就是由她所學的...」

「哇!是嗎?!!小莉!你真的很了不起~看來以後也要多多依靠你了!」鋭里子繼續以積極的態度去與各位對話著,坐在格也一旁的恩榮默默看著他...感覺著這個小孩的漸漸離他越來越遠...恩榮視線慢慢變得模糊....

其他人則繼續討論著彼此的興趣以及目標... (輪到你了~格也! (這樣說起來..我也未曾聽過你對什麼事有興趣呢! (我嗎?..嗯..就... 這些聲音變得淡淡的,周圍的環境都逐漸變得炒雜,只感受到暈陀陀的感覺....

(恩榮 ... (恩榮?

恩榮!!!!!!!」

「啊!」恩榮回醒過來!視覺逐漸變得清晰....他看著剛才呼喚著他的香莉,恍神了一會兒.....

「啊!!!小莉~各位~啊!哈哈哈~...小莉,成為老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不是
說就能做到!可是很講究言語表達意見及情緒控制~但恰好你擁有著這兩份難貴的天份」恩榮立即轉變為笑臉,摸摸鼻子嘻哈的說

「那個..恩榮,現在到你分享了....我的話題已經帶過挺久了的....謝謝..你的讚賞..」 香莉嘴角垂下,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恩榮,另外鋭里子格也兩人都蹙眉不語,表露出擔心的表情..

恩榮面對眾人的視線之下,内心的情緒一連串不斷的變化....他慢慢的放下那經常掛著的笑容....輕輕垂低下頭 「對..對不起...先讓我休息一會兒....」

言後恩榮挺著這無力的身軀,一步一步的走到房間裏關上房間門.....

「啊~...現在我有點尿急呢~我先去個廁所一趟~」 格也也站了起來..走出了這個房間去...

鋭里子在這個氛圍下與香莉對看了一陣,並出言說 「我先去處理好這些飯菜、碗碟,小莉你..去看看他的情況吧!..」

...

咔啦~ 香莉輕輕的拉開了房間門...正坐在地上雙手抱着自己的小腿,頭趴在膝蓋上的恩榮提起了頭看著前方照射過來的光線...

他眨了眨眼睛...才意識到這是香莉,香莉緩步的走到恩榮身旁並一同坐著,她提起右手,輕輕擰開那擺在桌子上有些破舊的蠟燭油燈...

漆黑的環境漸漸迎來了光芒....

恩榮被突然這樣靠過來,臉當然地紅得很要緊,整個人都縮緊甚至連呼吸也不敢,心不斷地加速......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恩榮~還記得中午時分我所跟你說的話嗎?..我們晚點再聊吧!好像是這樣說吧....我想現在就是時候了....你也不用再勉強自己了...」

恩榮看著由開始到現在都一直給予溫暖他的香莉,在身旁以甜美的聲線、暖和的口氣與自己交談著.....他並沒有開口出言,只是默默不語點了點頭...

「相信現在每個人心裏都會有個人的防禦機制,去抑壓著自己那面臨崩潰的情緒吧!」香莉用手撥一撥自己的頭髮,看著安放在自己床鋪上裝著髮夾的袋子..

「啊...嗯...」恩榮就只是發出了這些聲音去以此當為回應....

「說真的~別看我這樣,現在心裏也有一種痛苦持續停留著...說自己没事的,這怎麼可能~...現在傷痛、憤怒、自責等等這些負面情緒都充斥在我內心中...」香莉雙手按著心胸,低頭已低落的眼神停留看著自己那雙手..

「起碼比我更厲害吧!...唉...你們比我厲害多了...格也和你小莉...」恩榮輕描淡寫的訴說著,似乎有些話想說出口..但想一想卻收了回來....

「嘛...其實我也不太懂怎麼去安慰人,自問著自己也不能將角色代入到別人身上,從別人身上去觀察整件事...」

「不..小莉你怎麼可能..你可以一開始就看得出來我
内心中的不安,從這一點就代表著小莉你容易洞察到別人的感受...」

香莉提高雙手拿開了一直緊戴在頭上的頭巾,看著恩榮那瘀青的位置,恩榮臉紅的往後縮了一小步 「怎..怎麼了??..」

香莉以食指指向那瘀腫的位置,輕言快語說 「我也曾經與你一樣,在陷入人生的低谷時也曾嘗試自殘獲得快感,減輕內心的痛苦...這樣說,我跟你也是同類人,同類人知道同樣的事情也合情合理吧!....」

恩榮臉紅的縮在自己的大腿裏..不敢與香莉有任何眼神接觸....香莉輕輕的搭著恩榮的右肩膀

「大家都是同類人!彼此幫助也是合乎情理吧!大家的内心都充載著同樣的情緒,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一同努力向前,互相扶持一起踏向前路~總不能一直徘徊在這痛苦的過去吧!儘管這一切是有多麼的難捱,但放心吧!我一定會陪伴在你身邊~畢竟我約定了會將你完好無缺,不受任何傷害傳送你回到你所屬的世界!放心!到最後,我也一直會陪伴在你身邊的!相反的你也要愛惜自己~以及愛惜身邊擔心着你的人!」

恩榮輕輕抬起了頭,與這位眼裏正發著光的天使,恩榮輕輕的提起左手.. 「小..小莉..我..」

此時,一陣風吹熄滅了蠟燭油燈那...房間再次回到漆黑一片裏.....香莉正等待著恩榮說出那一句話....

恩榮漸漸的放下手.....只輕輕點了點頭..... 「嗯..謝謝你小莉!..一起努力吧!..哈~」


月亮高掛在空中,天空那沉沉的夜幕,周圍都只剩下一片寧靜....

恩榮香莉格也鋭里子分別在自己的床鋪上躺著....

恩榮不斷努力的嘗試著閉上了眼睛..........想在這寧靜的環境中好好睡一覺.....也許明天心情會變得更好.......

他回想起在異世界中認識的第一批人.....在這幽靜的環境中,恩榮嘗試著尋找這場悲劇的真正目的以及誰弄成的...腦裏突然連結着國王以及的事....

也許是嗎?但小莉卻隻字不提他...是我想太多了嗎?....究竟是誰做的.....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做....真的是嗎?.....雖然一開始我的確對他有幾分抗拒......但..為什麼...我卻不想他真的是滅掉村莊的兇手.....難道這幾日的相處,全都是假的嗎?...不不不...不要這麼快就妄下定論....

恩榮一直閉眼思索著.....一直閉眼思索著.....在這一天他根本無法入睡.......

他張開了雙眼,揉一揉自己的眼皮,視線開始慢慢變得清晰,眼睛慢慢適應到這黑漆一團的環境,找回了視野....

躺在這陌生的床鋪上轉了一下身子...眼見着香莉格也的被鋪裏空無一人....只剩下鋭里子一人睡得津津有味...簡直睡死了...

恩榮慢慢的支撐自己的身體,從床裏緩慢地起來....

走了出門外...只見了香莉格也靜靜地坐在地上,仰望著天空,恩榮也不自覺地抬頭向上看了看上面閃耀的星辰.....

「真..真漂亮呢!..」 恩榮下意識的以沉重的語氣說了一句話

香莉格也在背後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後,回首一看,只看了恩榮站在地上呆呆的仰望著上空...

恩榮感受到兩人的視線後,緩緩地坐在他們的一旁,香莉並開口問了一句 「經歷昨晚後,大家在這一天也想了很多事情嗎?現在大概也睡不著吧!....」

 恩榮只輕輕地點了下頭「嗯..是呢..為什麼你們倆突然走了出來?..」

香莉便回答道 「嗯~可能是無法入睡的原因吧!看見格也弟弟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我也站起跟著過去。只見他抬頭看著上方,好奇之下我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當我發現到這美景時,就一不小心陶醉了進去!格也弟弟跟我說這時的他根本無法入睡,同樣睡不著的我便跟著他一起在這裏躺著消散一下心情....躺在這草床上,被涼風吹著,觀望著這星空,這一刻..我想大概能令我們暫時忘記痛苦吧!....」

恩榮
提起雙手,後腦放手心前躺著,做出與他們相同的動作上次感受著香莉所說的"忘記痛苦的感覺"

恩榮靜靜地感受著自然界的溫暖....他望向天空,天空有無數個微細的光點在發亮著,每一粒光點都好像擁有著生命一樣...儘管光點離他們很遙遠,但這小小的光努力地閃耀著自我,為這黑暗的晚上,帶來一點點的光明...

三人就這樣坐在草地上,看著這些光點,渡過了這一個晚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