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哐哐~哐哐~

鋭里子正跟隨著惠口一步又一步深入這深不見底的隧道裏.....空氣中瀰漫著微微的粉紅色螢光顆粒,周圍均佈滿著滿滿的蜘蛛絲以及雜草,令整個迷宮更有遺跡的氣氛....

側旁的牆壁破舊不堪,凹凸不平,有開始剝落的跡象...而且還有一些透洞可以直接看見牆壁另一邊空間的。

滴答~... 呼呼~... 滴水聲以及洞穴的空洞聲交集於兩人的耳中 「啊啊!!!!!!!!!!!~~~.....呵!!呼呼~......」鋭里子被這些詭異的聲響嚇得手腳顫抖不已,深深處於驚嚇之中

鋭里子緊搭着惠口的肩膊,兩人縮在一起在這茫茫的隧道中走前





鋭里子緊緊咬著牙齒,微微的發出聲語說「喂~!!這地方是怎麼構成的啊!!~你不害怕的嗎????....」

...

惠口一言不語...繼續一手拿着地圖...一手拿著火把緩慢地前進著....鋭里子但看見對自己毫不理睬的惠口,被無視的感覺漸漸令鋭里子反感的感覺冒起...

「喂!!!」「喂!!!」「喂!!!」鋭里子一直喂個不停.....

「喂!!!就算你不害怕也不至於囂張到這個程度吧!!!至少答理一下人家嘛!!!!!」鋭里子忍不住大吼一番





"喂!!!就算你不害怕也不至於囂張到這個程度吧!!!至少答理一下人家嘛~~~" "害怕也不至於囂張到這個程度吧!!!至少答理一下人家嘛~~~" "少答理一下人家嘛~~~"

整個迴廊中都充斥著鋭里子滿滿的回音....不禁令鋭里子尷尬了一會...

惠口低了頭一陣..接著回頭遞起手上的地圖以及火把給鋭里子....鋭里子很自然的就接下了迎面而來的兩樣東西,鋭里子呆了一會..看著手上拿著的兩樣物品

「啊~不是你提議幫我拿着這倆東西的嗎??怎麼全都遞給我了!!!.....啊..???」鋭里子開頭語氣很重,但她看了看眼前的惠口,逐漸放輕了語氣來....

惠口一手拿著筆,一手拿著紙低頭默默的寫着某些字.....





鋭里子伸前頭來「那..那個...」惠口一個轉身將紙貼在鋭里子的臉上 「啊!!!!~~..怎麼怎麼怎麼怎麼了!!!怎麼整片漆黑了!!!」

鋭里子退後了幾步,惠口亦無奈的走上幾步拿回那地圖以及火把...

鋭里子雙手提着那紙條,她仔細閱讀著上面所寫的内容,上面寫了一句說話 "不是不想回答你,而是我無法像你們一樣開口說話,而且麻煩也請將音量調低,不然可能會惹來一大波怪物衝來~"

「啊~~~!!嗚....嗚~......」鋭里子為引來一大波怪而大嚇一番正想尖叫著時,她也慢慢意識到便收下嘴巴來.....她看一看紙條,再往回前方看著那嬌小漸步中的身軀....

「這樣嗎??.....對不起了呢~......」鋭里子輕語道歉著..為自己那一時激起的脾氣深感抱歉......

鋭里子頭輕微垂下,繼續的跟上前...她並在心中默念著 原來是個啞子嗎?....難怪一直不言不語要用這些小紙張去表達自己的想法,注意不到的確是我的疏忽呢~...而且.......怎麼感覺着我現在的心情很不穩定..

果然是因為.....






滴滴答答...... 水滴聲不停反增....恩榮莊浩小心翼翼的踏過了前方一個又一個水凼...

兩人在這漫長的道路中獨處着.....現在兩人形成的氛圍可謂是相當尷尬....

恩榮莊浩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又不能分得太開....恩榮這是在心裏不斷的斥責發洩著 這..這這這這這....為什麼最終結果是這樣啊啊啊??!!!!!!!!!!!!!


回想到當時的情景....

「接下來要分開行動了呢~...每兩人一組」香莉看著恩榮格也鋭里子的面容....

全知輕輕點點頭,並走上前說 「嗯~目前最好的方案就是我們七大罪集公團分配與你們一人一個組別,這是最能擔保著你們安全的做法...呼...」

一個勁走上前,興奮的舉起右手,臉頰微微泛紅,深感興奮的大喊著「嘿!!!!有誰跟我一組的嗎!!!!?????」





「那小莉..我們就往這方向走吧..」一轉個頭,表露出一臉訝異...且有點緊張,額頭上留著一滴的大汗 「啊~橙毛小姑娘就這樣....那!!!!」再轉頭望向了鋭里子

鋭里子
被這一個眼神盯得非常不自在...她雙手交叉緊抱著自己的上半身....全知寂然走前,輕輕搭著她的左肩膊,特意輕輕放大聲量在鋭里子耳邊說 「給你一個最明智的建議,快點走去和惠口組成一組...」

「喂!!!全知你不要用語言偽術動搖著她的内心!!!!!看看她由靈魂發出那真摯的眼神,渴望與我結成一組的眼神!!!!不要被他騷擾!!!快點跟我一組吧!!!!」異常地充滿自信的,展露出自信的微笑舉起了左手,渴望著眼前的那位姑娘能牽起他左手......

「啊..不好意思...我有隊伍了....」鋭里子閃避著的眼神,默默的走到惠口一旁.....

此時整個人都愣著石化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整個人介乎於崩潰的邊緣,不停的大叫著......

恩榮眼看著這如同瘋子般的爆,再以迷離的眼神看回香莉以及一旁的全知..... 妒忌心發作了呢.....他們也挺般配的...哈~我在想什麼呢...這也只是一個任務,會這樣分配也合情合理呀!....

「現在就剩..我們四人了呢.....」格也輕輕搔癢著臉龐,尷尬的笑著言....

捂着嘴一言不語的看著他們....兩人被這眼神盯得局促不安....莊浩以高傲如同鄙視般的眼神俯視著兩人....





格也掛起開朗的笑容說道 「恩榮哥哥我沒什麼所謂的~你先選吧!」恩榮看著那天真無邪的笑容...心裏念道 感謝你的讓步呢~格也弟弟....但..但....要我怎麼從這兩人選擇呀!!!!!!!!!!!!!一個癲瘋好色的大傢伙..一個討厭到爆的自大狂...

「那捲毛小子!!!跟我來吧!!!我對我的戰鬥能力可擁有着滿滿的信心!!!」狠狠地以雙手戴着那獨特的金屬拳套碰撞著,以極度自信的眼神眼望著格也....

香莉全身打量著,頭型、心胸中的紋理..並開口問 「先生~你是逆派中的重拳術系劍術嗎?...外貌特徵上都與他們相若...」

突然一瞬間啞然無聲...接著微微一笑  「啊~..哈哈!!這事就别再提.....啊啊啊啊!!!!!!!!!難道橙毛小姑娘開始對我起興趣了嗎?????」一瞬間整個狀態都好起回來

香莉則禮貌性笑著,微微搖頭並不斷後退中.....

「那...既然這樣的話格也你就跟那個..先生走吧!!!而我就無可奈何挑剩下的那位吧~」恩榮語氣輕浮,完全表露出想惹起莊浩的想法

「哈~到底誰才是被挑剩下的那一個呀!!」莊浩則只是以嘲諷的態度駁回,然後搖搖頭,一步一步深入這迷宮中...






就這樣現在正分開了四個小隊進行任務中...

所以....就這樣造就目前這糟糕至極的情況了..... 恩榮板著臭臉..道出這些悔氣說話,兩人行走於這尷尬難堪的氣氛當中

莊浩一言不發的手拿著地圖謹慎的前進着....他不時會回頭一看...但永遠只看見那臭到不行的臉孔....

砰砰砰砰砰!!!!!!!!!!!!!~...唦唦唦~.. 剎時!!!前方傳來了巨大的撞擊聲....

兩人一同緊牢牢地盯着前面那深不見底的隧道....一大堆塵土飄散在整個環境中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地面如地震一樣瘋狂地搖晃....恩榮完全站立不定,整個重心失中,他放平著雙手微微蹲下,立着姿勢,勉強的堅挺著

恩榮嚥着一大口口水,惶惑地看著前方...對前方未知的事物弄得心神不安,身體毫不止境的顫抖著 「怎..怎麼一回事了...」

恩榮仰望著莊浩那高大的背影...莊浩可謂是冷靜萬分,並一步一步踏上前...剛才所發生的所有似乎絲毫没有影響到他

恩榮被這浩大的壓迫、恐懼感,導致情緒開始焦急了起來「喂!!!要繼續往前走嗎!???不要為了面子作鎮定!!...怎麼感受到滿滿的危機感.......不是說這整個任務不會太艱巨危險的嗎?....」

莊浩此時停下了腳步...輕輕抬高著頭... 「呵~.....」輕輕嘆出了那一口氣.... 「如果你認為自己有能耐的話就踏起腳步往前,若想成為軟弱無能的懦夫的話,就請你離開這裏吧!這地方不適宜你這種人到來」

恩榮你這一番話刺激到,雖然想出話反駁...但卻毫無這力....內心莫名感受到這一番話所對他的針對性 這地方不適宜我嗎?.....也許是吧!.....但.............

莊浩繼續前進著.....這一次並沒有回頭看着恩榮.....恩榮停頓了一陣...接著急忙地趕了上去

他們兩人一同往前奔走著....此時一個巨型物體冒出到眾人眼前....兩人停下了腳步仰視著前方,恩榮眼神只裝著無數的驚慌

眼前這怪物....是一隻巨型老鼠.....牠整個體型非常巨大,比莊浩更來得高,身型佔據了半個隧道。眼睛發紅,口中兩隻門牙呈錐形,身體充滿著無數的疤痕,身體的腹部穿了個大洞,直接透入骨裏,皮毛周圍都纏著粉紅色的氣體

唧唧唧唧唧唧!!!!!!!!!!!!!!!!!!! 牠雙手以利爪緊捉著牆壁.....發出無比淒厲的尖叫聲

恩榮整個人都愣着了.....眼神永遠盯着前方那令感受都無比恐懼的怪物....他感受到前所知曉著自己的無能...腦裏只不斷的浮現着一句說話 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壓倒性被打敗​!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你會被咬成一塊又一塊的碎片​!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然後淒涼地死去​!

「不!!不會的!!!」恩榮搖搖頭...氣息斷斷續續....下巴微微震抖。莊浩皺起雙眼...保持著淡定輕言 「哼...還未做好覺悟呢!!!」

巨型老鼠露出了害怕的眼神看著前方的人類.....正想踏起腳步逃走時.....內心一股的力量湧現了出來,一股由心而發的仇恨爆發了起來,接著擺好四腳一個勁往前衝刺

莊浩微微垂下頭來...為此感到了嘆息.....恩榮以那無力的手輕輕握著掛在腰上的劍柄...他滿頭是汗的往前方看著....

老鼠正想一爪抓向他們時....莊浩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咻!!~~~~~~~~~~ 一道氣從莊浩身軀上映現了起來

莊浩在胸口中凝聚著一點有一點的晨光......吱~~~~~~~~~~~...............嘩呯!!!!!!!!!!!!!!!!!!!!!!!!!!!!!!!!!!!!!!!!!!!!!!!!!!!!!!!!!!!!!!!!!!!!!!!!!!!!!!!

一道巨型光線以超極速的速度直接掃向了前方的巨型老鼠.... 唧!~~..... 老鼠直接被打飛到幾米後.....這一道光也直接打上了天花板中,上面的碎石也紛紛落下

恩榮被眼前所看到的這一下攻擊所震驚到,他目定口呆的看著莊浩 「這..到底....剛剛眼前發生了...發生了..什麼事...」

莊浩看了看一旁的恩榮...接著一步一步往前走著...身體側旁也逐漸騰起一點又一點的晨光,他整個人逐漸變的閃耀亮麗....

唧唧唧唧唧唧!!!!!!!!!!!!!!!!!!!!!!!!!!!!!!!!!!!!!!! 老鼠以手掩著眼睛,擋著前方的強光不斷慘叫著,恩榮擺出了完全吃驚的表情,咬緊著牙齒.....

「再見了....」隨著莊浩這一句話的落下,光線也一觸即發 咻!!!!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光芒射向了這巨型老鼠身體中的每一個部位......

噗.....老鼠漸漸倒下......就這樣痛快的死去了.......纏在牠身軀上的粉紅色的氣體也逐漸消散....老鼠的身形漸漸變回正常,慢慢的只留下了一具屍體

莊浩走近了屍體旁...俯視著剛才與他戰鬥過的一隻小老鼠,皺上到眼眉....便繼續往前走著,也一邊說 「接下來怪物會
絡繹不絕出現的,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應付得了,你也不能再以待斃的等著我的支援,再說一遍,要是你没有能耐只是在逞英雄的話就即離開這裏..」

恩榮整個狀況還處於戰鬥當中..他調節了呼吸..一口氣一口氣的漸漸緩過來,眼看著前方 「我會跟上的...噓...噓.....」

莊浩凝視著恩榮幾秒...接著轉頭慢慢的繼續往前走著.....恩榮也隨即趕上......他深呼吸著...... 呼..呼...剛剛.....那傢伙....也太強了吧.....不知道其他人....到底如何了呢~......


同一時間間在另一頭....

香莉正手拿着火把繼續燃點著牆壁上的火炬,以擴展他們的視野。全知則心神專注眼看著地圖一步一步踏前....

「呼....小莉....」全知在行走途中說起話來,香莉依然行走着並回話道 

「怎麼了嗎?全知?....話說我們以前也到訪過這裡一次..變化還挺不大的呢~」

全知點了點頭..輕輕回答著 「畢竟幾乎滿半年的時間就會過來這地方打理一次,能保留到這樣的樣貌也挺合理的」

「嗯~....回想起來還挺懷念的..哈~」兩人就猶如舊友一般閒談著往事,令這嚴肅的氣氛帶點輕鬆的感覺

「呼.....真感謝小莉你兌現承諾,沒將我的身份奉告給恩榮....呼~...現在人的誠信程度已經逐漸崩落了呢...」全知用手搔搔後腦勺並說著

香莉心情逐漸變得低沉,輕輕言 「話雖如此....的確沒有暴露到由你所召喚恩榮的事實給他聽...但..要他不要干涉這麼多關於這世界的事,以目前的狀況來說,似乎很難達成呢..」

「畢竟人的好奇心是難以淹沒的,好奇本是人類由出生到死亡的每一刻都擁戴着的,叫一個人擺脫這與生俱來的東西基本上是不可能。呼....要阻止一人探究新奇的事物,就好比一個住在監獄失去自由的囚犯......」

全知平淡地說着並一直向前邁進,香莉則逐漸放慢腳步... 「你所委派我前到的村落在最近..被摧毀了.....這也導致你能在集公團所見到我的原因....」

「什麼我委派你去的...搞得我像你上司一般....呼...這事你也是自願你吧~想重新開始生活忘掉過去,而剛好這村莊正是我計算恩榮所召喚座標的附近,逗留在這普通小村落裏同時也滿足到我們倆的要求...啊~...呼...扯遠了.........呼........我也對此事深表遺憾.....」全知以如常的語氣一邊走著一邊安慰著香莉

全知眼球微微滾後,以餘光瞥了幾眼... 「呼....現在總而言之就按照我車上跟你說的....繼績隱藏著我的身份,然後不要讓他遭受到這世界的惡意,平安無事的送他回他那世界去...呼...也不要想太多了..小莉...」

香莉肅靜了起來,停下了腳步....眼看著前方的全知,她看起來有點難開口....停息了一陣 「嗯....全知,你是值得相信的吧...你是幫助我的一方吧!....」

這一刻全知也止下了腳步...默默的回頭頷首一笑 「嗯~...........」


而在另一頭...........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啊上啊上啊上啊!!!!!」掛着這可以說最無邪也可以說是最兇惡的笑容如同戰車般往前全速前進著

格也兩手拿著地圖以及火把,喘着一大口氣匆匆忙忙的跟緊在背後... 「呼...呼~....可...可否...減慢腳步嗎...?」

此時此刻格也内心只掛着無限個後悔選擇這人為組員的心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