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大家就自由行動吧!......」一位裸著上身和穿著一條普通的黑灰色褲,滿身肌肉,皮膚呈現着咖啡黑色的男子,用着野蠻的語氣,跟他其餘的三顆同伴說著

這位男子其外貌表現出是一位青少年,剃著一頭光頭,頭上綁著一條緞帶,雙手上戴著一隻灰紅色的金屬拳套。而在胸口上印有著一個奇怪的圓形圖案。


(示意圖...)

「這麼快就分開了嗎??...」其中一位飛機頭夥伴有點著急的向他問著...而他也寂然回道「我們說過了...大家彼此都是為著參加集公團爭霸戰,這共同目標而聚集的...既然大家的目的已達成,無謂再糾纏下去了...感謝三位這一個月下來的照顧了」男子隨著這一句話道出後,便踏起腳步獨自離開了.....

「喂!!等一等!!!!」另一位的金毛男子嘗試想喊停這位名叫的男子,但他卻依然毫無反應地離開他們的眼前....





剩下的一人擁有著鮮白的皮膚,模特兒般的身體線條,一頭長長往後頭梳的粉紫捲髮,中間分界的髮型。身穿著一身的係黑色西裝,左臉上有一道粉紅色的眼睛紋身...他微笑地目送著的離開,接著默不出聲的,雙手插著口袋,也靜靜地離開了他們...

「啊!~目透也離開了!!!!」飛機頭男子指著遠離他們的背影並大聲喊,金毛男子咬緊著嘴唇非常緊張地說「現在真的應該如所說的,集公團爭霸戰正式開始了....但...沒有這倆實力強大的傢伙...我們要怎麼勝利呀!!!!!」

他們四人正身處於一個大平原中,這裏只有一些樹可作為掩護物,而這裏只佔整個場地中的一小部分.....

...

「喲!!~粉毛小姑娘快點起來吧!!」一把豪邁、豪爽來自的粗曠聲音,正喚起一名閉眼昏睡中的少女.....「啊~....怎麼...我會在..這裏了....」這位女士似乎表現出些微驚訝的心情





她看著自己的雙手...再看了一看他附近的三人... 莊浩惠口....她揉揉雙眼...再一次眼望著周圍的景象問「怎麼我們在這裏了??...我不是該在晚上的......????」

伸手把她扶了起來,展出燦爛的笑容並開始向她解說「我們現在正進行著爭霸戰呢!主辦單位在開始前洗去了我們早上的記憶,接著把我們安放到比賽場地中的不同位置,讓我們對開始了這事毫不知情。其目的應該是想我們心情更處於繃緊當中,畢竟自己突然身處在不知名的地方,在一個陌生且荒涼的地方,很多人應該都會暴亂吧!...這能夠令比賽更加精彩真實,讓貴賓們在觀賞這場比賽時更有娛樂感」

少女漸漸開始有零碎的記憶在腦海中飄過....她漸漸想起了在早上所發生的情形....接著拍拍自己的衣服,向說「被你這樣說..些少的印象似乎也回來了..真厲害呢!感謝你的告知了..

聽見這一句道謝後瞬間感到無比興奮,整個眼睛浮現出愛心的形狀,發了情般進行著自言自語「啊!~哈哈~~~我剛才被粉毛小姑娘讚賞了!~哈哈~~~我很厲害是吧!!~我也知道啦!不用說得這麼明顯的~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三人看著這精神病人...擺出一副嫌棄臉,一步一步遠離了他.....「喂!!~等等我呀!!!!!」其後也趕忙跟上....






這少女名字叫耳乙,是七大罪集公團裏的一員,代表着色慾。她外表年齡若18,但實際年齡卻到達了26

她有著一頭柔順的長捲粉紅頭髮,一小束頭髮上綁著一條小髮帶,頭兩側的頭髮都順著耳朵延伸出。面孔有幾分可愛亦有幾分妖艷,鮮紅色的瞳孔,有著修長的眼睫毛與眼線,高高的鼻子。鮮白的皮膚,粉嫩的面頰,有着長幼的大腿,豐滿的身材,和極其突出的鎖骨。
她有一件紅色帶點黑色蕾絲的緊身衣,緊緊地包覆著全身,且下半身穿著白絲襪,而她上半身同時也披著一件頗薄的紅黑色外衣。她的兩邊耳朵都有鑲着一顆翠綠色寶石的耳釘,給人的感覺百味交集,是一位高貴難以接近且優美神秘的同時帶著色氣女人...

「不得不佩服你的精神力是相當的不錯...能這麼快就洞悉到有關於令我們全部人都處於疑惑的事..真是..很強大呢~~~~~~~~」耳乙在走著走著突然貼上前,說出這句說話,這瞬間再一次令興奮無比,臉紅地說著「啊!!哈哈哈!!!粉毛小姑娘!!~是開始認同我的強大了嗎!!??終於開始對我心動了嗎!!????」

「夠了...你能不要再這樣了?..他的叫聲真的有夠煩的......還有..你們記得我們來這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嗎??可不是鬧著玩的」莊浩表情依舊嚴肅,並開始向他們說著一些重要事,耳乙聽到後便縮回去了

立即進行回答「當然記得了!!!!!!!這次活動中,有一撮人分别組成幾個集合團,策劃企圖將國王刺殺,嘗試推翻這王權嘛~而我們的目的就是要進行暗中調查捉到他們,且要保護國王!!話說這情況是真的嗎??...而且那幫來搗亂的人,到底是帶著什麼的心態呀!!」

惠口頂著一條紙條走到面前,看了看紙條上寫著的文字並讀着「全知大人所說的絕對不會有錯」一旁的耳乙也附和說道「全知所說的是不會有出錯的,前幾次的事件已經完全證明了全知的判斷能力!」





摸摸自己的下巴,看著天上的景象說「也是啦..那陰沉藍毛傢伙...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如預言般呢!他母親果然没給他取錯名字!」

耳乙微微低下了頭,並在行走中帶出著這話題...「不過話說..你們認為那些人所做的行為是不是對的...據說他們似乎想為國王間接打壓流術去平反呢!藉著這一次把心中的不憤表達出來...」

思考了一會兒,接著握緊拳頭,皺起眉頭說著「在我眼中..破壞了這本應歡樂喜慶的節目就是一個不好的行為,不論目的是什麼,搗亂到人們的安寧就是一件壞事!!!他們沒有想過這樣會令很多人帶來麻煩嗎???」

耳乙便開始講說,有關於自己所接收到的資訊「但是...在這一年的旅行中,我也結識到不少朋友,他們大多都會使用流術,但就只因這一點,就遭受到各界人士的欺壓。他們也嘗試著理性向國王溝通,不斷以信件的形式去將這狀況匯報給政府聆聽,但得來的卻只有被無視的份,給人的感覺就是政府想以時間去淡化這事...他們認為如果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不良好的教育制度會漸漸產生奏效,很快地流術使用者受到擠壓變得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而被欺壓者也只能默默去忍受,然後直至流術使用者被完全消失。他們不能袖手旁觀去等待這事成真,所以想以這一次,難得能夠與國王碰面的這一次,為自己這幾年所受的委屈去進行反擊。」 

帶著這世界普世的價值,去談論這一切的事宜「啊??~~~....怎麼好像慢慢被你說服了,這樣想一想他們還挺慘的.........但...我們的國王不應該就是為人民造福,作為一個領袖去帶領我們進步的嗎???這幾十年來,都是以各任的國王的努力去成就我們的今天!!!單論這一點去做出傷害國王的事情就已經不對了!!!我所接受的教育中就是,國王是我們人民中的最高存在,我們不應對國王做出質疑,我們不應對國王不敬!!要是我們社會中缺乏了領袖,那人類社會就會面臨瓦解...」 

「這也是啦~...能當上國王的人,都是接近上天的存在...我們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國王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只是為我們好...是嗎?...是這樣的吧!...我們得好好保護他....」耳乙眼神帶著幾分猶疑,輕言地進行回答

莊浩似乎對後面所談論的話題絲毫提不起興趣,他繼續擺著一臉嚴肅,默不出聲地在前方向走著....






視覺切回來恩榮他們這一邊....

「怎麼....啊~..這裡到底是哪裏呀!!」恩榮他們四人正在這陌生的地方,緩步行走當中...

「這我還想說呢!!!!!到底怎麼回事了???」鋭里子也同時埋怨著...而格也跟著說道「現在該怎麼辦啊!!這裏只有我們四人嗎!!??」

香莉則低頭沉思著有關於這一切的事宜,她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裏只是有一堆又一堆的石牆倒塌在地上....她下意識地摸一摸頭上..有一顆微硬的東西掛在她的頭髮中...

香莉愣住了一陣......眼角看到了自己的心胸中掛着一面深紅色的星形透明水晶體,接着仔細地觀望著那在她胸口所掛著的不明物體,她打量到這些水晶體內裏潛在這一些非常特別的負能...

香莉一手緊握著那水晶體並想著它摘下,香莉使用出一隻手的所有臂力....但此東西絲毫沒有剝落的現象,並將此事轉告給恩榮鋭里子格也中「等等大家!!你們胸口中有這深紅色的星形物體嗎?」

眾人都轉頭聽到香莉的話後,並低頭看著自己掛在胸口前的那不明東西...格也問「這是........」「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們身上的!!!」恩榮也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的水晶體,些微訝異地說道

鋭里子冒出幾滴汗,嘗試將它拆掉... 「啊!!~啊啊啊!!!」儘管鋭里子使出多大的力氣,還是動不到此固定在自己身上的東西半點分毫...





香莉咬了咬手指..試圖洞察著有關於這一切的情況...她左思右想....突然有些關於早上零碎的記憶浮現出香莉的腦海裏,但這僅此也是一瞬間.....

正當大家處於疑惑之際....兩位年約40的男士突然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香莉鋭里子瞬間以警惕的眼神面對着那兩人....那倆展露出人畜無害的眼神,舉高雙手慢慢的走到他們面前....「我們身上沒有任何武器的...我們大概與你們一樣對目前的狀況毫不理解...」

香莉依然的進行著戒備 他的這一句說話....就好像知道現在所發生的情況是怎麼的..如果我們不是同一個時間點醒來的話,那就似乎合理些....但如果我們是介乎於同一個時間裏醒來的話,我們也才剛醒來不久...正常人應該會跟恩榮格也鋭里子的情況相同..先對這懵然不知的環境進行探索,過了一定的時間才會分析著現在的處境。不會像他們一樣能夠短時間冷靜,並全面分析現在他們所屬的處境,甚至可以代入到我們這些陌生人中的心情??要是正常人,看見一群陌生人更不應該進行躲避嗎?

雖然香莉對他們還是處於未知的處態..但他們是在這不明的環境中所遇上的人,且暫時還沒有攻擊性,所以就先假裝放下敵意,讓他們漸漸靠近過來。鋭里子看見香莉放下了防備的姿態,於是自己也收拾回同樣的心情...

恩榮冒出了幾滴汗向他們問著「你們是誰....?」其中一位男士就回答道「就跟我們剛才所說的,我們就是不知為何突然在這地方醒來而已...對目前的環境可謂是毫無頭緒呢!」

(毫無頭緒??嘻嘻嘻!我們也參加了這比賽有兩
次了!!怎麼會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嘻嘻嘻!!傻子們!!現在可是正進行著集公團爭霸戰的第一輪淘汰賽呢!!





(一、二、三、四!!四位一看都是未踏入過社會的小精蟲!~嘻嘻嘻!就讓我們先給你們一個踏入社會的大禮吧!!! 兩人似乎正打著詭計....剛才為這兩人的內心對白

香莉走上前想說什麼時... 呯!!!!~~~ 突然,旁邊的建築物中,上方傳來了一下爆炸聲.....

「啊!!!!~怎麼回事了!!」恩榮被這一下的爆炸聲所嚇倒,便問着....那兩人擺出擁有著正義感的眼神說「上面好像發生了爆炸呢!!」「我們快點上去看看上方的情況啊!!可能上面有一些跟我們遭受到同樣情形的人啊!!」

兩人往後看了看恩榮一眾人.....而香莉似乎有些少猶疑... 現在該跟他們走上去嗎??...雖然有機會可以打探到情報,但..要是是陷阱該怎麼辦..所以該分開行動還是.....

香莉輕輕向恩榮格也鋭里子他們點點頭...鋭里子只是還存在著些少的懷疑,但連香莉對此仍然毫無異議後,自己只好默默跟上....當他們踏起腳步時,香莉卻突然喊著「等等!!...................................................................................................還是沒事了.....」

眾人停頓了一陣...接著繼續前進上去,他們走來到建築物內部
的最底層,並一步一步的走上樓......在行走途中香莉稍微靠近着鋭里子,輕聲進行問話「鋭里子子...你覺得他們可疑嗎???....」

鋭里子顯然是有點詫異的,原因是沒想到香莉會想知道
鋭里子的判斷是怎樣,鋭里子就將自己的想法向香莉回應著「我也不太清楚呢!...但我想....剛才的爆炸聲應該並不是巧合....總感覺是他們所策劃的一場陰謀......」

香莉很快地就將鋭里子的想法納入其中一個假設當中,她咬著手指,對這一個說法
抱有一個非常大的可能性....

(哈!~剛才的爆炸就是為了引你們上來而已,上面已經埋伏了十個兄弟,你們想逃走已經是不可能了!!下一屆再來吧!四位小傻子!!!!哈哈哈哈!~在建築物裏面這細小的範圍當中,要面對十人的夾擊到底要怎麼脫離呀!加上在這小空間裏,就算發生什麼打鬥,也很難會比其他人發現吧!一個既可行又安全的方法這都比我想到!!我真是個天才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當其中一人正沾沾自喜中時....一個恐怖的眼神,突然從黑暗中冒出......他盯着那兩男士......他們瞬間因為恐懼而退後了
幾步....

恩榮格也同樣的也退縮了幾步,接著架起防備姿勢...香莉鋭里子這一次更直接掏出了武器,她們感受到這人的氣息與剛才的兩人完全不同.....是非常強大非常具有侵略性.........

這人也逐漸從黑暗中湧現出來....是一位有著鮮白的皮膚,穿著西裝的男士.....

他正微笑著...眯眯眼的看着現場的六人.....儘管好像非常和善的樣子,但現在這六人所感受到的...

卻是無比的壓迫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