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承波

距離埃及之旅五個月後,承太郎、約瑟夫、波魯納雷夫也開始繼續各自的生活。作為一個學生忽然用了80天去埃及,就算是天生聰穎的承太郎也需要時間去追回進度。當然不用一星期,承太郎已經追回進度,趕上了學校的暑期活動。

早就決定了以後工作方向的承太郎,毫不猶豫地選了一個去法國學習海洋生物知識的遊學團(反正錢都是約瑟夫出w)告知了身在法國的波魯納雷夫,他就馬上收到從法國打來的長途電話。「(一大堆法文)這真是太好啦!要去機場接你嗎!?」興奮的聲音從電話湧出,承太郎完全感受到波魯納雷夫在電話另一端雀躍的樣子。儘管知道波魯納雷夫很熱情,但要在同學面前看到波魯納雷夫,他就不行了。(是承承害羞而已)

於是承太郎冷冷地婉拒了波魯納雷夫,可是他還是在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看到這位男子舉著東歪西倒的日文「歡迎來到法國承太郎!!!」。儘管承太郎想馬上轉身走人,波魯納雷夫已經抱著他。女同學都臉紅尖叫著,好奇這位來自法國的承太郎朋友是誰。承太郎想起他只提及過他今天會到達法國,但沒有說過甚麼時候到達。「喔,我從早上一直等,今天好多從日本來的飛機呢。」波魯納雷夫倒是說得風輕雲淡,承太郎的臉卻越來越紅,畢竟讓人家在機場等了這麼久還是不好意思。

看得出承太郎想甚麼的波魯納雷夫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個「沒關係喔」的微笑。在酒店放好行李,承太郎馬上跑去找波魯納雷夫。波魯納雷夫很興奮地帶他去了好幾個必去的名勝,承太郎也很久沒有感受到和朋友玩得這麼盡興。二人一起吃了不少地道美食,也買了手信給喬瑟夫。快到晚上,波魯納雷夫把承太郎送回酒店。「對了波魯納雷夫,你好像不是住在巴黎呢,落腳點怎麼辦?」承太郎記得波魯納雷夫不是住在巴黎市中心,波魯納雷夫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吞吞吐吐地回到:「原本打算今天搭尾班車回去⋯⋯但好像⋯⋯趕不及了⋯⋯嘿嘿~」





傻眼了一會兒,承太郎把波魯納雷夫拉進酒店。反正只要老師不發現就可以啦,就算發現只需要「歐啦歐啦」就行了w波魯納雷夫抱著承太郎,笑說:「承太郎求嫁!」怎料承太郎突然把人扛起,壓在床上。波魯納雷夫完全反應不及,他回過神來只近距離看到承太郎的臉。承太郎溫柔地扶著波魯納雷夫的臉,把唇印上。揉捏那佈滿肌肉和高傲的腰,令波魯納雷夫的喘息更沈重。舌頭難耐地攻入口腔,撩動同樣滾燙的軟舌。熱氣和情慾從那裏捲席而來,擴散到身體每一個部位。

房裡只剩下二人的粗喘聲,波魯納雷夫的衣服被承太郎一一解開退下。「承太郎嗯⋯⋯怎麼突然這樣啦⋯⋯哼嗯」波魯納雷夫把承太郎的臉抬起,眼前的雙眸裡只剩下滿滿的情慾和愛意。承太郎緊張地咳了一下,讓自己的聲音定下來,說:「波魯納雷夫的確是我很重要的夥伴,但我喜歡波魯納雷夫,想要更多。」看到一反常態的承太郎,波魯納雷夫頓時有點不知所措。和平時強大成熟的承太郎相比,這明顯是個被初戀困擾的青少年啊。波魯納雷夫雖然早就喜歡上了強大得來又有點純情的承太郎,可他從未想到心上人會向他表白啊。

看到波魯納雷夫的遲疑,承太郎的心臟彷彿要彈出來。生怕波魯納雷夫說出的話是拒絕,但是下一秒就得到他的回答。波魯納雷夫把承太郎按下,把唇堵上了。法國人獨有的熱情和性感完全反擊了,火熱的吻讓二人理智燃燒殆盡。承太郎的校服被波魯納雷夫脫下,他輕咬著承太郎健壯的胸肌,使承太郎悶哼幾聲。波魯納雷夫充滿玩味地逗弄著承太郎的下身,揉著碩大的頂端。承太郎咬咬唇,也學著揉起波魯納雷夫下面。比起波魯納雷夫有技巧的挑逗,承太郎偏向猛烈的進攻。波魯納雷夫在旁邊的櫃桶拿出潤滑液,超沒底氣地說:「先說好啊,我也沒試過用後面,不肯定行不行的啊。」

這個時候的承太郎意外乖巧,點點頭。波魯納雷夫把潤滑液倒在手心,緩緩把手指插進後穴。腸肉被推開的感覺令波魯納雷夫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承太郎伏下身子,吻他側肩,儘量讓他放鬆下來。在二人的愛撫下,波魯納雷夫的後穴也能夠讓四根手指流暢進出。「難不難受?不行的話⋯⋯」「不用擔心啦,現在感覺還是挺好的啦。」波魯納雷夫輕吻了承太郎額角,繼續到:「來吧,應該⋯⋯行的。」雖然想到承太郎的巨物他也是有點猶豫,但可以與心愛的人結合一起,痛一點有甚麼關係。

小心翼翼的撫摸,伴隨著既溫柔又霸道的攻入,波魯納雷夫泛起歡喜愉悅的淚。腸肉一寸一寸被打開,深處一點一點地接受了承太郎的陽物。承太郎沒有馬上抽動起來,而是紋絲不動地讓波魯納雷夫適應。待波魯納雷夫憨憨地點頭,承太郎才慢慢動起來。儘管小心翼翼,承太郎的巨柱對初次承歡膝下的波魯納雷夫還是太吃力,被如此滾燙、硬挺的陰莖闖入,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痛的了。待承太郎真的進到最深,二人早就大汗淋漓。





染上情慾的雙眼是多麼迷人,承太郎翡翠般的雙眸搖搖欲墜的,令波魯納雷夫心跳也漏了一拍。承太郎咬著唇,強忍想橫衝直撞的慾望。波魯納雷夫也慢慢從中得趣,當被擦過某個點時,身體總會不受控地顫抖,下身彷彿要洩出甚麼來。他環上承太郎的肩膀,在他勁窩間粗喘不斷。被如此性感的波魯納雷夫撩撥,承太郎也不自覺地加快了下身的速度。甜膩溫熱的吐息在房間瀰漫著,這一刻二人眼裡只剩下對方。

歡愉的肉體絞纏著,下身全是二人的體液。經歷了好幾次的高潮,波魯納雷夫雙眸也有點失神了。身體彷彿只懂得沈醉於這場愛慾中,腦袋完全報銷了。「承太郎嗯⋯⋯先休息一會好不好?」比起平時豪爽的聲音,波魯納雷夫現在的聲音竟然多了一絲軟糯。承太郎很溫柔地擁吻著、頂著充滿渴求的眼神說:「我一直忍得好辛苦。」

看到平常威武的承太郎竟然向自己撒嬌,波魯納雷夫頓時覺得心臟受不了。波魯納雷夫唯有點點頭,繼續讓承太郎在自己身上染上更多他自己的顏色。承太郎學習能力也很快,現在只進攻著敏感點,還一邊吸咬波魯納雷夫的乳頭。不能自已的波魯納雷夫只能一次又一次淫叫浪喘,被送上一次又一次高潮。鼓脹感一直逼於二人下身,只能靠發洩出來舒緩。

經歷了好幾次,波魯納雷夫已經累得合不攏腿、昏昏欲睡。「我來清理吧,謝謝你波魯納雷夫,我愛你,晚安。」承太郎溫柔虔誠地在波魯納雷夫唇上印下一吻。波魯納雷夫微微一笑,也回到:「我愛你,晚安。」這個充滿愛意和浪漫的法國,實在是個好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