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點呀,滿足未呀,男朋友?」
我:「嗯嗯…此生無憾…」
敏:「重有無乜特別要求?一次過啦。」
我:「不如,我幫妳手做sit up吖。」
敏:「死仔包,攰到傻重要我做體力勞動…」
我:「嚟啦,妳好fit㗎嘛。」
敏:「知妳想點啦,死變態。」
詩敏佢除咗對羽毛球鞋,然後將佢條馬尾攝咗落件衫入面,係嘅…雖然呢啲場成日有人拖,但始終都係有啲污糟,跟住我跪喺度雙手㩒住佢隻腳,詩敏開始做sit up,佢都真係犀利,可以全程頭不著地,體能真係唔講得少。
每一下正宗嘅sit up都係要心口掂膝頭,對佢嚟講就即係要將對波印落膝頭上面,再加上呢個動作我可以由佢條褲罅睇到小底底邊,每一次拉扯就望住佢啲pat肉嘅顫動,真係認真過癮;都重未夠,我將佢嘅衫腳捲起咗,望住佢啲腹肌喺度伸張,呢個景像真係靚到呢…任何一個鍾意運動女仔嘅男生都會俾佢呢種體態吸引到眼球都移唔開。
「啜。」「啜。」「啜。」「啜。」「啜。」「啜。」




相信大家都知我同佢喺度做緊乜…
最後佢黐實咗我,伸咗條脷出嚟,而我都唔係同佢惜惜,伸埋條脷出嚟同佢格劍咁玩。
敏:「五十下喇,夠未呀!」
我:「夠喇夠喇,我女朋友真係正到無人有。」
我偷偷哋放咗隻手喺鼻前面嗦…臭腳…係真係臭臭地嘅。
敏:「唔使講,你跟住喺想同我拉筋啦?」
我:「有個咁瞭解我嘅女朋友真係夫復何求。」
我哋兩個坐喺度對V咁拉,佢一烏低身我就喺個衫領度望到入面個Bra,今次我終於可以伸隻手入去,攝埋入個Bra度,由於佢大波唔會離罩所以真係幾緊下,不過佢就仍然好專心咁拉,同一時間我就玩到佢兩粒⬛⬛咗;然之後到腳,我摸住佢嫩滑有彈性嘅大髀,勾開佢條運動褲,就睇晒佢條小底底…不特止,因為佢擘到隻腳無可再大,所以塊⬛⬛係走埋出嚟,加埋啲⬛⬛;詩敏,唔使妳再做好心拉開條底褲畀⬛⬛我睇,而家嘅我可以自己摷開嚟睇喇。
敏:「我就喺度拉筋,你睇下你喺度拉緊邊條筋,一陣走出返去真係失禮死人。」
唔好意思囉,子孫筋呢家嘢又點到我自己控制。




我:「放心,呢啲小事嚟,等我做返四十下掌上壓就乜都冷靜返晒!」
其實我都想型下,詩敏做咗五十下sit up,等我做返四十下push up嚟襯返。
敏:「有無咁易呀?你幻想下做掌上壓係為咗⬛入我度,然後再⬛返出嚟,又再⬛返入去,不過呢,得四十下我又真係唔夠喎…」
頂,點解可以咁淫㗎,真不愧為淫賤小魔女;曉彤佢雖然可以為咗得到我而強姦我破處,但就從來都無同我講過呢啲咁淫蕩有玩味嘅說話。
我:「妳係咪想搞到我⬛埋先安樂?」
敏:「⬛囉…無話唔俾你⬛。」
詩敏佢攝咗自己嘅下半身落我身體下面,越褪越落,再擘開埋對腳,用個髀罅嚟對住我塊面,每一下down嘅時候我個鼻就貼住佢⬛阜嘅位置,終於到咗三十幾下…
我:「我投降喇,女皇。」
我趴咗喺度,用塊面黐實佢條運動褲,大啖大啖咁嗦佢⬛⬛啲味入去體內…上半身係一種香,下半身又係另一種香。
敏:「你梗係要投降啦…我要你成世都掛住我。」




咁呢個就當然㗎啦;終於都九點夠鐘。
我:「詩敏,妳唔去沖涼?」
敏:「唔使啦,你咁鍾意原汁原味,洗下手面就算。」
我:「咁我入去抹下汗先…」
整理完一輪之後出返嚟。
我:「呢個時候,我哋應該去邊好?」
敏:「不如我哋去食宵夜補充下體力。」
我:「宵夜…咁去邊度食好?」
敏:「呢個你都要問嘅?」
我:「大排檔!」
同妳一齊真係樂而忘返,拖住妳兩個人喺條街度彈來彈去,好似全世界得返我哋咁,有乜嘢開心得過同妳拍拖,就連自己考緊會考都唔記得晒。
我:「咁我要生炒骨啦,妳呢?」
敏:「嗯,你咁變態,整多碟椒鹽風沙蠔畀你啦,呀,重可以加多兩隻鮑魚仔,睇你食都開心。」
我:「咁大陣仗,妳唔似會食呢啲㗎喎。」
敏:「等你補返下吖嘛,消耗咗咁多體力…」




最後就再加多個雜菜煲中和返,講真大排檔食呢啲嘢係好正嘅,同日頭嘅快餐ABC車仔麪係兩回事嚟,不過呢笪地方早就成為咗我同佢嘅回憶。
敏:「嗰陣呀,你坐喺我隔籬頭擰擰周圍搵初音妹妹個樣凱(kai)到呢,爭啲就搞到我想笑到啲米粉都噴埋出嚟。」
我:「係吖嘛,邊有人估到妳左手潷緊粒雲吞,右手夾住米粉都重可以send message畀我,重記得嗰陣曉彤係玩緊手機。」我一路吮緊隻鮑魚出殼一路同佢講嘢。
敏:「但佢最後都成為咗初音妹妹。」
我:「無論點…佢都係唔會取代到妳…」
敏:「志華,每一個女仔都有缺點,雖然曉彤佢係野蠻任性啲,做嘢衝動唔諗後果,脾氣可能差少少,但佢都係一個好女仔嚟。」
我:「就算咁樣都算好…」
敏:「至少佢個心都係好嘅,你信我啦,一個人嘅性格同脾氣由好多因素同環境形成,唔好因為小小缺點就討厭一個人,佢好定唔好係睇你點睇佢同點對佢,搵另一半唔係要搵一個完美嘅人,而係要令到自己學識點樣同對方相處,互相欣賞大家嘅優點,分享彼此嘅生活。」
其實我一直都知詩敏係一個比較成熟嘅女仔,不過突然咁轉tone,呢下反差真係大到…
我:「嗯,明嘅,我知道要點做。」
敏:「你同我拍得一日拖,你梗係覺得我完美,同我一齊先係最開心…其實我都有好多缺點㗎。」
呢個我當然知,佢會講大話呃我,口是心非,當我玩具咁玩,迫我食大排檔,心情變幻莫測冷熱無常,就算係我哋而家嘅關係搞到咁,好大程度都係因為佢;但只要係發生喺佢身上,好似任何缺點我都會包容,唔係問題嚟。
喺大排檔食飯有樣嘢好,呢頭食完小菜,擰轉頭就可以嗌埋糖水。
我:「詩敏食唔食糖水呀?」
敏:「咁就梗係食啦,你請㗎嘛。」




我:「咁妳要食邊款呀?」
敏:「我只會食一種,你無理由唔知㗎喎。」
就係咁,今次我嗌咗兩碗椰汁西米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