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是紀錄一個人一天到晚的思緒流動的小說。 不要誤會,這篇小小說我確實是故意很少分段,不是出錯。而且內容刻意沒有太大的推進。 希望睇死大家之餘,又唔會睇到媽媽聲啦......



〈我的雜訊世界〉
 
今天大廈大堂的看更好像比較冷淡,沒什麼笑容,昨夜睡不好嗎?噢,晨早的氣溫有點清涼,我應該不會著涼吧。雖然街上路人較少,但明朗的陽光還是帶給我朝氣。前面的路人背著一個看似沉重的背包。大概有一米長,可能去露營?遠足?裡面會有三枝二點五公升的水,兩枝寶礦力。也可能只是一個空空的大背包。他走進了一間茶餐廳。凍奶茶少甜,奶醬多。我或許會點這些。「快遲到啦!」迎面的兩個女學生急步走。她們是哪間中學的?橙黄色袖邊,白色泛黄的連身裙。可能是……咳咳……路邊的塵埃吹來,夾雜著陣陣青澀的味道。難道前面有工人剪草?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呵……很想睡……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火車還沒來嗎?對面月台的傢伙幹嗎鬼鬼祟崇?有古怪!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呵……今天的火車很慢啊!還有口口口口口口口「四個字」就遲到了……斜對面的「西裝友」很專心看著報紙嗎?假裝得很像哦,可是我還是知道他在看旁邊的女孩。她的確有可愛之處……我還是不要再看,一會兒被人抓到的是我就糟糕。別!別碰過來!我可不想被成為色狼!噢,她還是碰了過來。下一站金鐘,下一站金鐘。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剛進來的這個「麻甩佬」渾身臭味。他的手臂和面頰還在滴汗。唉,地盤工真是件苦差。旁邊這個「旺角子」穿金戴銀,一臉囂張,肯定未幹過苦事。又來兩個「西裝友」,鞋頭尖如利劍,舌頭想必相同。他們的銷售之路也想必勢如破竹。那女人的衣著真奇怪。那男人的鬍子很長啊。那小孩的卡通背包真令人懷念。那少女的男友又瘦又高。這婆婆想去哪?這「四眼小子」樣子欠扁。這世界太混亂。這車箱太黑暗。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樓梯啊……又是樓梯啊……火車啊……又是火車啊……人啊……一粒粒人啊……陽光這秒射過來,下秒就離去。我還未說完就離去。我想說……你看,它又離去。不屬於我的,我抓不住。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嗎?又是這個保安員。他總是穿著帥氣整齊的西裝。沒著西裝褸還算西裝嗎?泛起別人孤寂的煙味飄了過來,還不客氣地跑入我的鼻子。我想起了我有鼻敏感,然後,有毒男性格的鼻子,竟高調地反抗了。它為了捍衛自己的空間,用鼻水一下子驅逐了煙味。我認為,若果我沒有想起自己有鼻敏感,也許鼻子也不會有如斯反應。不過算了,煙味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只是我喜歡它的孤寂而已。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至少它滿足了人一剎那的慾望,犧牲了自己。那是不是高尚?也許比燒冥錢值得一點。班房空空如也,我去錯了班房嗎?明明今天是……今天是星期幾?無所謂吧,時間不過是種概念,而日期只是把概念用符號記錄下來。它的價值和意義對人類社會重要,但對我的內心,根本不值一提。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是吧?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十一點了,我想我應該想去廁所。這個時間廁所應該已清潔了吧。前邊的幾個人,究竟想好了沒?再不買,就連那些難食的飯菜也會售罄的。很想到上面的花園吃飯。那裡陽光溫柔明媚,人煙稀疏,絕對比這個煩雜煩亂的世界清靜柔和。我是這樣想的。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餐盤回收架的位置好像……跟昨天的位置不同。是不是稍稍拉前了五厘米呢?不,也許只有三厘米。我覺得是兩厘米。阿明你真的肯定?不肯定,只是目測的。哦,是嗎?不緊要啦,其實又不是什麼重要事。她小心地夾起一塊豆腐。差不多又要上課了。是嗎?還有十分鐘,電梯還是樓梯?快跌了!快跌了!唉喲,她的豆腐剛到嘴邊就跌了。她紅著臉環顧四周。放心,應該沒有人 看到,除了我之外。呵欠……如果現在下一場雨怎麼樣?如果雨能穿透玻璃窗,隨風灑進來,怎麼樣?如果……街邊太多人與車,繁華鬧市人醉夜,害怕下班等很久的車,排隊兼帶雨遮。一經信和暴雨瀉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這陷阱這陷阱偏我遇上……若這一束吊燈傾瀉下來,或者我,已不會存在。去年踢的那場球賽,最後一個攻門差點就成了。那時我推左走右避過一個,再使出施丹轉身避過第二個,再「通坑渠」過第三個,可惜在起腳的一剎那突然腳軟……結果我晚餐還是沒有吃魚,因為那碟魚有點腥。若我選讀文學就好了。若我今晚早點睡,後天應該可以做完功課。若這一刻我竟嚴重痴呆,根本不需要被愛,永遠在床上發夢,餘生都不會再悲哀。我究竟在想什麼?我是白痴嗎?我瘋了嗎?沒有!我沒有瘋!沒有嗎?好像沒有。應該沒有。沒有,沒有,遇過某某。我很廢。我是垃圾。我什麼都做不成。我沒有勇氣。我沒有能力。不,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垃圾。不,我是,不我不是!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快點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下個星期要開始練跑,然後就每天一百下引體上升。最好還是買件nike運動衫。黃色吧,阿迪達黃色運動長褲款色不錯。神啊求求讓我睡,頭髮亂了承受那旱天雷。神啊求求讓我睡,難以睡去來自摑多一搥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原來身體筋竭力疲,思想經過一番榨取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天光休息都有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