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個星期的趣聞, 希望大家喜歡。



人都有一樣讓他疼愛, 珍惜的東西。有些人是自己的伴侶, 有些人是自己上萬元的音響設備, 有些人是自己一個又一個的限量版…

我卻選了影碟。

每逢星期四五, 我都會有四小時的休息時間。在這四小時, 我通常都會逛街, 到旺角, 九龍塘, 尖沙嘴休息一下。

一天, 我經過了信和中心。看見人來人往, 一定是一個滿有寶藏的地方, 我二話不說的進去了。

上了一樓, 全都是供奉港女的店舖, 有的是專賣化妝品, 有的是格仔舖, 有的是賣電話套的店舖。唯有一間是賣耳機的店舖, 我上前看一看, 拿起高登巴打最近的話題 - Shure SE215。



店員道"先生, 你真識貨, 這款的耳機最近大買…做個折扣給你! "
我看價錢, 七佰多元。立刻放下, 連忙推塘, 再上二樓。

誰料, 二樓又是另一個極端, 我想應該是給毒拎補充收藏品的地方, 我自問不是玩具專家, 又不是那種二次元發燒友。所以, 對這種的收藏, 都不是我這種凡夫俗子所能夠明白。

三樓更加是一個麻甩佬的聚腳點, 如果多去信和的朋友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那些東西, 應該與«他來自江湖»中天哥講的無誤…
"…這些東西只適合未發育的靚仔…"

眼看沒有一層是適合我這種男孩的地方, 我抱着失望的心情, 準備回學校自修。
在這時, 我看見地下還有一層, 心中道"好, 再看看有無正嘢先…"



誰料, 這裏竟然是一個新天新地。
這裏, 有不同的唱碟, 有不同的影碟; 有一手的唱碟, 都有二手的。

我進入了一間二手唱碟店, 看見一隻又一隻的唱碟。它們都是被主人拋棄, 但價值還在。

為何人總是那麼絕情, 那麼短視?
影碟一手價可以上百, 但是到了二手影碟店, 價錢卻一文不值。一百元, 可能已經買下幾套曾經是荷李活巨作, «七宗罪», «未來報告»…

可惜, 時間能夠令這些電影漸漸地淡忘, 都令它們逐步的鮮為人知。



在別人眼中, 它們已經是一隻過時, 殘舊的影碟了。但對我來說, 它們則是一個又一個寶藏, 每一套電影, 每一個故事, 每一個背後的哲理, 都可以用二十元滿足了。

這可能是我的哲學。
能夠在一個節奏急促的城市, 找了一個寶地。真是開心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