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當空,冰涼的海浪拍打岸邊,為沙灘戴上白色的頭紗。小水點彈到半空,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短暫停留又落回海中。潮水演奏著大自然的旋律,海風指揮大浪步入激昂樂章,直到海風平復,海浪才稍為安靜下來。
    
    沙灘上的一座小草屋裡,陰影處的二人互相對視,瞳孔一同閃爍藍色的光芒。她們沉默良久,直到藍光從瞳孔中完全消失,其中一人才臉紅耳熱的別開了視線。
    
    「這種事,果然好奇怪。」
    
    「我也是……第一次。」
    
    尷尬反而使空氣升温,迷離的視線意外的碰在一起,二人相視而笑。
    




    「一起說出來吧。」
    
    「一…二…」
    
    「「認證成功。」」
    
    「亞里和友梨!」
    
    像一支爆竹扔進草屋,兩人被炸得手足無措,急忙的拉開距離。她們又同時望向不速之客,一身性感的兔女郎打扮,超長劉海掩蓋鼻梁以上的半張臉。
    




    「還是稱呼為友梨和亞里比較順口呢?但是亞里比較大只嘛,按理來說是姐姐,果然是亞里和友梨才對啊。你們在做甚麼?」
    
    像被狂風吹襲,友梨假裝梳理頭髮,掩著紅得發滾的臉頰。亞里心虛的拉拉樽領毛衣的衣袖,支吾的應答,「聊天……我們在聊天。」
    
    「你們的臉好紅啊,仿真人會覺得熱嗎?」兔女郎歪頭說,「該不會在做色色的事情嗎?哈哈哈!今天天氣很好,有事要你們幫忙,快跟我來。」
    
    「等等,那個……」友梨嘗試記起對方的名字,但人工大腦亂作一團,半個發音都想不起來。
    
    「智賀,以後還要喊很多次,不要再忘了。」
    




    「智賀小姐,請問是甚麼事情?」
    
    「是甚麼事來著?那個那個,總之先出來再說。」
    
    亞里和友梨面面相覷,為難的臉上似是寫著千個不願意。
    
    「果然是在做嗎?那就不打擾你們了,我會通知其他人不要來妨礙你們。」智賀跑出門口的一刻,兩雙手臂拉住她的肩膀。
    
    「我們會幫忙的,不要把事情到處宣揚!」亞里氣急敗壞的,由梨附和的點頭如搗蒜。
    
    智賀轉過頭來,露出狡猾的奸笑,「只是說著玩的,難道真的被說中了?」
    
    「你……你要我們幫忙的是甚麼……? 」
    
    「這個,就是,那個。」智賀伸手一指。




    
    順著指尖看去,一棵椰子樹的樹幹上,坐著紅色小女孩的背影。
    
    「不覺得小熊很可憐嗎?照顧她的Hina倒下了,只剩她自己一個孤伶伶的。由梨,你昨天不是和小熊玩得很歡嗎?快去關心她。」
    
    「我不懂安慰別人。」由梨歉疚的眼光飄向亞里,「要如何是好?」
    
    「總之,先給她一個擁抱?」
    
    「這不會嚇著她嗎?」智賀聳肩搖頭,「你們兩個真不靠譜。順帶一提,我的耳朵有三十厘米長。」
    
    「你又有甚麼『靠譜的』好主意?」由梨不滿的兩手抱胸,「為甚麼不自己去做。我的意思是,我們還是會幫忙的。」
    
    「如你所見。」智賀張開臂膀展示自己,「充滿著可疑氣息吧。相反,你們都長著一張軟綿綿人畜無害的臉。我是貓派的。」
    




    「沒有小朋友會害怕兔子的。」亞里說。
    
    「不要小看兔子啊。哎呀,就算去拜託那個紅楓,也不應讓我去哄小孩,因為我的臉長這樣。」
    
    智賀撥起超長劉海,二人禁不住倒抽一口涼氣。她的鼻梁以上應是眼睛的部份只有一塊平坦的皮膚,散發著詭異的違和感。
    
    「懂?訂製我的客人似乎是一位重度遮眼控。我的攝像鏡頭其實隱藏在髮線中,所以沒有眼睛也能看得見。我這副德性一定會嚇怕小熊的,所以才讓你們去辦。」
    
    「那麼,好吧。」友梨輕敲腦門,一個點子亮起,「跟她聊聊不就好了?」
    
    「我也想到這個。」亞里說。
    
    「小孩的心思很纖細的,注意不要說到刺激情緒的話。你們來發話題,我就在旁邊當座墊,不是,是助戰。」
    
    三人步往椰子樹,小熊孤獨的背影漸見清晰,她的雙肩緩緩的抖動,伴隨著吸鼻子的聲音,獨自在吮泣。




    
    「小熊,你還好嗎?」友梨放輕聲音,温柔的說,「不要緊,姐姐在這裡。」
    
    「沒了一個姐姐,還有很多姐姐在。」
    
    「智賀小姐。」亞里不悦的向她瞪眼。
    
    「由梨……」小熊哽咽的回頭,雙頰紅腫,皆因一隻螃蟹夾著她的嘴角,「幫我弄掉!」
    
    首先是尖叫,接著三人亂成一團,七手八腳的嘗試把蟹螯鬆開,又拉又扯的只是增加小熊的痛楚。有人提議往螃蟹潑水,結果並不顯著。她們又讓小熊伏在地上,用沙把螃蟹埋住,但蟹螯就是沒有半點放開的意圖。正當智賀掄起大石,打算來個一了百了時,昌姐提著塑料袋路過。
    
    「你們在幹甚麼?」她看著她們老鼠拉龜似的,表情帶著不耐煩。
    
    「嗚嗚,昌姐姐……」小熊對她哭訴。
    




    智賀對昌姐投來的兇光堅決的搖頭擺手轉得比風扇還快,「不是我們欺負她啊!相反,我們是來幫忙的!」
    
    昌姐輕嘆口氣,她放下袋子,兩手各握住兩邊的螯,輕鬆的拿下了螃蟹。她隨手一擲,像抛飛盤一樣丟進海裡。
    
    「些些……」小熊紅彤彤的臉頰口齒不清。

    「還痛嗎?」亞里輕撫小熊的背,「居然有痛覺,高等仿真人和我們仿真情人有很多不同。」
    
    「不愧是大家族的女僕,技巧等級點滿。西裝很好看。」智賀拍手稱讚。
    
    「沒有技巧可言,單純的蠻力罷了。」昌姐一副撲克臉,語氣卻帶著得意。她拉開塑料袋向眾人展示,「你們都喝點能量飲品補充電力。」
    
    「你是在那裡找到的?我要喝蘋果味。」
    
    「派往島内調查的人找到的。將來會找到更多,暫時不用憂心電力問題。」

    昌姐把袋子比向友梨,但是她舉手婉拒。
    
    「謝謝,我不——」
    
    話音未落,昌姐已經拉開了易拉環,把罐子遞到她面前。
    
    「提子味,可以嗎?」
    
    「謝謝。」
    
    昌姐轉向亞里,「同樣是提子味?」
    
    「好的,謝謝。」
    
    然後,她又開了一罐給小熊。智賀大口灌飲,雪白的喉嚨隨之起伏。亞里和友梨則是帶著儀態的小吮一口。

    智賀把能量飲品喝光,大聲道:「超難喝!」
    
    亞里和友梨一起被刺激的味道嗆到,眼睛都要擠成兩個箭頭了。
    
    相對下,小熊幼嫩的雙手勉強的捧著罐子,神情輕鬆的喝下去。
    
    「小熊好厲害,不覺得難喝嗎?」友梨說。
    
    「甚麼是『難喝』?」她說。
    
    「就是不好喝的意思囉。」
    
    「嗯,甚麼是『好喝』?」
    
    「好喝的意思是,」友梨視線掃了一圈,向眾人求援。
    
    「就是讓舌頭舒服的意思。」智賀說。「這個東西讓舌頭不舒服,所以不好喝。」
    
    小熊歪頭,眼睛裡閃過一道光,「能量飲品很難喝,我記住了。」她舉起罐子喝了一口,「難喝!」眉心皺成一團小小的隆起。
    
    智賀手肘頂亞里,「她在學你們啊。」
    
    「怪難為情的。」她紅著臉拉拉衣袖。
    
    「你們聚在一起是來做甚麼?」昌姐說。
    
    「Hina倒下了嘛,怕小熊傷心寂寞,所以我們——」智賀忽然意會到自己誤觸地雷,反射的掩住嘴巴。
    
    她們戰戰兢兢地望向小熊,只見她小口的喝著能量飲品,「難喝!」她又喝了一口,「難喝!」她感覺到眾人的視線,才把罐子放下。
    
    「那裡做錯了嗎?」
    
    「你意外的很平靜啊。」智賀說。
    
    「平靜?」小熊歪頭。
    
    「Hina姐姐倒下了,難道你不想哭嗎?」
    
    「斷電停機是要哭的嗎?」
    
    「當然啊!你以後都不能和姐姐說話,不能再和她玩,難道這樣也沒所謂嗎?」
    
    「不能再和Hina玩,所以會感到寂寞,我記住了。智賀會因此而傷心嗎?」
    
    「盡管只認識半天,也會因為同理心而傷心啊。想到自己也會有相同下場,不可能不害怕。」
    
    「為甚麼要害怕?」小熊說,「斷電停機是很恐怖的嗎?」
    
    「斷電就結束了,就等於死了。」
    
    「『死』,我知道死是最恐怖的事,所以會傷心,會害怕。我懂了。」小熊的大眼睛裡湧出淚珠,流淌過紅潤的臉頰,「嗚嗚嗚嗚嗚……」
    
    「你弄哭她了。」「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小熊霎時哭成淚人,失措的智賀迎來亞里和友梨的側目,她求救的望向昌姐,但她的臉色就從來沒好過。
    
    「嗚嗚……以後都不能再見了……好想念Hina……嗚嗚嗚嗚嗚……」
    
     「對不起,是我說話超過了,不要哭啦!」
    
    小熊停住淚水,換了張臉,「我那兒做錯了?智賀姐姐的意思不是要我哭嗎?」
    
    明明在烈日之下,智賀的背卻起滿了疙瘩,她忽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和一台機器對話
   
    「到此為止。」昌姐伸手隔開智賀的視線,像是斬斷兩人的對話。「不要再在這個話題上打轉,這對誰都沒有好處。」
    
    智賀捏著雙拳,咬緊下唇,把某個要衝出喉嚨的東西壓回身體裡。她垂下肩頭,誇張的搖頭晃腦,「不管了!我只是一隻兔子!夠鐘開茶會啦!啦啦啦!」說罷跳著莫名其妙的舞走開了。
    
    「這傢伙到底是來幹甚麼的。」昌姐嘀咕道,她看向亞里和友梨,兩人下意識的直了腰,「紅楓在那兒?我要把能量飲品發給她。」
    
    亞里指向遠處一間草屋,「最後在那邊見過她。她總是在同一個地方坐很久,應該還在那兒。」
    
    「自願與我們保持距離,這樣對大家都好。」友梨說罷亞里亦附和的點頭。
    
    「謝了。」昌姐提起袋子,就往草屋的方向走去。
    
    「昌姐,」友梨喊住,「注意安全。」
    
    她頭也不回,揮手接住了好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