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走在紅紅的石路上,上身穿著白色校服配搭下身的黑褲黑鞋,這是模範學生的服裝。「呀呀呀呀呀!」突然傳出慘叫聲,只看到一個衣衫不整而黑漆漆的物體被「奇異的警察」帶上警車。那物體是人……還是 …… 
 
「喂 ! BB豬,做咩企定定係到,放咗個新年假咋喎,咁快就掛住我喇?」一把女聲在阿朗身後傳出。
 
阿朗回頭一望,一幅認真的樣子說:「吳思穎,早晨!   」
 
「俾啲反應啦,配合下都好吖。」吳思穎鼓著腮幫子。
 


「配合啲咩 ? 唔明,咪打咗招呼囉。」阿朗的頭上出現滿天問號。
 
「我唔係要你打招呼吖。唉,唔同你玩啦,都唔好玩嘅。」吳思穎的腮子脹得像水泡金魚般: 「同埋講咗幾多次叫我思穎就得。」
 
「唔係咁好嘅,叫全名禮貌啲,同埋啱先有玩啲咩?」
 
「冇嘢喇 !」吳思穎的語氣開始變差。
 
「係喎,吳思穎,你係咪肥咗? 」
 


「李子朗,你好嘢吖。」吳思穎就這樣跑走了。
 
「做咩事?奇奇怪怪咁。」 阿朗站在原地,露出黑人問號的表情。
 
「阿朗,你都真係幾勁。平易近人嘅靚女班長都可以俾你激走,請受小弟一拜。」一把雄亮的男聲在阿朗後方傳出。
 
阿朗皺著眉頭問 :「金田,早晨 ! 我有做錯嘢咩?」
 
「唉,你真係 …… 如果我係女都唔想理你,唔係,連仔都唔想理你。唔講你啲嘢,你知唔知隔離班巨龍仔同小美表白 ?」
 


「吓,唔知喎! 咁係咪成功咗 ?」阿朗露出驚訝的表情。
 
「小美派咗好人卡俾巨龍仔。」金田回答說。
 
「好人卡 ? 」阿朗露出黑人問號的表情。
 
「大哥,你唔係咁都唔知,咪即係話你好好人,但係你唔啱我。」
 
「咁唔係幾好咩,小美當巨龍仔係好人喎。」
 
「我真係冇嘢好講。阿朗,你真係好搞笑。」金田掩面笑道。
 
金田追問:「話事話,你唔係同巨龍仔好老友㗎咩? F3嗰陣,成日見你翻學放學都同佢一齊。」
 
「我同佢唔算好熟。咁啱住埋同一個屋苑,咪一齊放學囉。」


 
「係喎,你屋企唔係喺學校隔離咋咩, 明明行條斑馬線就到學校 ? 點解你成日行呢條路翻學放學? 呢條路翻學放學都唔順路,點解唔行近學校嘅斑馬線 ? 唔通 ……你……」金田抬起頭,用手來回撫摸著自己的下巴問道。
 
阿朗被金田這條問題問得不知所措,一臉慌張的樣子。
 
「Er …你…你理得我吖。」阿朗結巴起來。
 
「做咩咁嘅樣,有嘢隱暪? 唔通你……」金田露出奸詐的笑容。
 
「唔……唔通啲咩?我先……冇……」阿朗頭額冒出冷汗。
 
「你係唔係想溝女班長 ? 」金田那咄咄迫人的追問,不讓阿朗有嚅息的空間,看起來如一名偵探審問嫌疑犯。雖然他父親…真的是一名偵探。
 
「吓? 點解我係溝佢?  行條路咋喎 !」阿朗的冷汗轉化成問號。
 


「你行呢條路唔係想日日見到女班長,乘機同佢傾計咩。班長佢都……」
 
「佢都? 」阿朗皺起眉頭
 
金田搭著阿朗的膊頭問:「你真係咩都Feel唔到 ? 」
 
突然氣氖凝重起來,但阿朗還是呆呆的樣子。
 
「Feel到班長好好人囉。」
 
金田鬆開了手:「你真係…… 冇嘢喇,真係連仔都俾你激死。」
 
金田也像吳思穎一樣,跑走了。
 
在紅紅的石路上,只剩下那個模範學生。










叮噹……叮噹……
 
 鐘聲喚醒了一群餓鬼,數分鐘後,飯堂已經塞滿了人。
 
「唔該,要個A 餐咖喱飯吖。」「要個C餐日式炒飯。」「F餐星州炒米,兩個。」餓鬼們爭先恐後,好像餓了一整天。
 
唯獨,在飯堂綠色鐵門外,多了根格格不入的木頭,它好像在監察著飯堂裏的情況。


 
「喂,阿朗,做咩企係度眼金金咁望住飯堂 ? 唔入去買嘢食?」吳思穎拿著裝有香噴噴飯盒的飯袋。
 
飯盒的香味吸引了飯堂內的餓鬼們,瞬間女班長成為餓鬼們的焦點「佢咪係X班嘅女班長。」「嘩,靚女吖。」「條女身材好正,對波睇落有D。」「好想同佢扑嘢吖。」「佢隔離條友係乜水嚟。」餓鬼們竊竊私語着。
 
「入面咁多人,我諗住等冇咁多人先入去買嘢食。」阿朗說。
 
吳思穎從飯袋中拿出一個飯盒:「唔使入買嘢食啦,我唔小心整多咗個飯吖,你可唔可以幫我食咗佢? 」擺出楚楚可憐的樣子,縮起雙膊,並用雙臂擠壓著那對傲人的巨乳,對著阿朗說:「唔該你吖。」
 
周圍的餓鬼色迷迷地注視著那對犯規的巨乳,嘴角流著口水。猶豫嬰兒對乳房的乳汁的渴望,只要見到豐滿的乳房,便會按耐不住,想用口唇刺激那堅挺的乳頭,並把充滿養份的奶水吸出來。
 
阿朗一臉天真說:「唔使啦,我等飯堂冇咁多人先買就得,你留番俾其他有需要嘅人食啦。」
 
「咁好啦。」吳思穎撇嘴說道:「下次我會小心啲,唔再整多個飯。」
 
說完後,女班長眼泛有淚珠,感覺像憋著不哭,轉身拿著飯盒離開了。
 
「條友拒絕咗女班長」阿朗的拒絕又再掀起餓鬼們討論:「女班長都拒絕。」「有人請你食都偷笑啦。」
 
但,阿朗還是呆呆地站著等待飯堂的人流減退,不知自己成為餓鬼們的討論焦點。
 







叮噹……叮噹……放學的鐘聲響起了。
 
同學們二話不說,收拾好東西,便拿起書包,拔足狂奔,做那些繁複深奧但毫無意義的功課。相反,阿朗慢條斯理,不慌不忙地收拾著東西。他拿起書包,走進了除了老師外,空無一人的圖書館。
 
阿朗放下了書包,便走住收藏著各地文學書藉的區域,在密密麻麻的書櫃裏尋覓可供細味的書籍。
 
「李子朗,又嚟圖書館睇書吖?」書櫃後方傳出輕柔甜美的聲音。
 
阿朗被那道女聲嚇了一跳。
 
「你係Miss Lee ?你又知係我嚟嘅 ?」阿朗膽戰心驚地問。
 
「呢度除咗我同你仲有邊個會嚟 ? 都冇人睇書㗎啦。」Miss Lee的語氣顯得有點灰心。
 
「都係嘅 ……」
 
「你得唔得閑 ? 過嚟幫吓可憐嘅Miss。」
 
「好呀,冇問題」阿朗便走向書櫃的後方,見著Miss Lee正在將一本本的書放上書櫃。
 
「李子朗,快啲過嚟幫手,仲有好多書未昤放番上書櫃。」Miss Lee 的臉紅卜卜,額頭充滿著汗珠,看起來已經整理了一段時間。加上,Miss Lee今天穿的是OL服裝,令她行動力下降,更容易出汗。
 
Miss Lee 的OL服裝,襯托出那極致的身材 ;上身的白襯衫,包裹著那鼓鼓的雙鋒 ;下身的黑色短裙,擁抱著那自豪的臀部;腳​上的黑絲襪,使那對玉腿更為修長纖細;這刺激著每一位男士的繁殖慾望。
 
當Miss Lee蹲下來拿書時,短裙變得緊繃貼身,突顯了那性感豐滿的臀部;隱約顯露出蕾絲內褲的勒痕。

「Miss Lee,之前啲書唔係好地地放喺書櫃,點解而家要重新放番上去 ?」阿朗一邊將書放回書櫃,一邊問道。
 
Miss Lee垂頭喪氣地說:「朝早政府宣傳部嘅人嚟咗,話有啲書要下架,之後 ……唉,都係算,唔可以再講落去。」
 
「Miss Lee,唔好唔開心啦。」阿朗用溫柔的語氣安慰著Miss Lee。
 
「李子朗,多謝你吖 !」Miss Lee嘴角微微翹起 ,並擦著頭上的汗說 :「係喎,李子朗,覺唔有啲熱 ?」
 
Miss Lee已經大汗疊細汗,白襯衫沾了汗水後變得透明,使黑色的胸圍若隱若現。她解開了襯衫的頭兩顆的鈕子,領子瞬間變成一個低的V領,露出了那迷人的乳溝。
 
但呆呆的阿朗只顧着將書放回書櫃,並沒有因為此情景產生任何生理反應。
 
「有都覺,我而家去開大個冷氣 ?」
 
「唔使喇,而家時候都唔早,今日就執住咁多先啦,我聽日早會前再執。李子朗,今日麻煩晒你。」Miss Lee 向阿朗道謝。
 
「既然係咁今日我就返先。Miss,聽日早會前我再過嚟幫手。」
 
「好呀。李子朗,其實你都唔係咁木獨啫。」Miss Lee好像對阿朗有點改觀。
 
「吓,即係點 ?」阿朗出現了疑惑的樣子。
 
「唉,當我冇講過。時候都唔早,你快啲返屋企。」Miss Lee一幅無奈的樣子。
 
「收到 !」阿朗便拿起書包,走出圖書館,離開學校。
 







當阿朗踏出學校大門,才發現自己的錢包不見了。
 
阿朗自言自語說 :「明明晏晝買嘢食仲喺度,唔通跌咗? 點解成日都會唔見野 ?」所以他回到學校,仔細搜尋經過的地方。
 
阿朗將整棟學校徹底搜尋後,還是找不到。「唔通跌咗跌咗喺圖書館?  希望圖書館未閂。」這個想法在阿朗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阿朗走到圖書館門前「唔知Miss Lee走咗未?」他將臉靠近那道木門的小小窗口,透過那小小的窗口,對內一探究竟。
 
「入面熄曬燈,Miss Lee應該走咗,咁唯有等聽日」正當阿朗轉身離開時,圖書館裏傳出斷斷續續的女聲。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阿朗心想:「把聲好熟,咁似Miss Lee把聲嘅,唔通遇到賊仔? 咦,門好似冇鎖」

他沒有多想,心裏只想盡快確認Miss Lee是否安全,所以便打開門進去。
 
進去後,阿朗快速環顧四周,想確認Miss Lee的位置,但為免打草驚蛇,他小心翼翼地行走。
 
阿朗在書櫃來回探索,穿越眾多書櫃,慢慢地向圖書館的盡頭前進,越向盡頭前進女聲則越來越大。

正當他準備穿越最後一排書櫃時。

他見到了盡頭的書枱上,一絲不掛的Miss Lee。

地上有Miss Lee穿著的白襯衫、黑色短裙、黑絲襪、黑色胸圍、黑色高踭鞋和黑色蕾絲內褲。
 
阿朗從未見過如此刺激的畫面,顯得不知所措。他馬上後退,但好奇心驅使下,他躲藏在書櫃旁,一個Miss Lee不會發現他的位置,偷望著Miss Lee。
 
Miss Lee張開雙腿,清楚見到那肥美的小穴和菊花蕾。她用手指插入進自己的粉嫩小穴,手指在肉穴來回抽動,不斷地觸碰著自己的G點。Miss Lee皺起眉頭,輕咬著雙唇卻帶點滿足和快感,享受著那手指的活塞運動。 Miss Lee的另一隻手也不停地搓揉著自己那對傲人雙峰,乳房也跟著不停地晃動,好像並不滿足於搓揉自己的巨乳,手指也開始配合起來,玩弄著那堅挺的乳頭,一時輕輕用指尖掃弄乳頭,一時又用力地搓揉乳頭。勃起的乳頭,流出了讓嬰兒垂涎三尺而充滿營養的乳汁。
 
Miss Lee一邊抽插自己的粉嫩小穴,一邊玩弄著自己的乳頭,這色情的畫面使阿朗的褲囊漲起了。阿朗小傢伙的抵受不住誘惑,望著Miss Lee那誘人的胴體,那色情的動作,那引起人類最原始慾望的淫水乳汁,不由自主地用手來回輕撫著他的小傢伙。小傢伙也回應了他的輕撫,不斷漲大並且變得更堅硬。他拉開了褲鏈,將勃起的肉棒拿了出來。陰莖已經腫脹得非常利害,堅挺已有力。龜頭也跟著變得腫大了,從包皮中露了出來。他手握著那精神熱情的傢伙,不斷地來回上下摩擦移動,龜頭前端已經有一些白色分泌物流出。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如同哭泣的呻吟,迴盪在整個圖書館裏面。性快感同時使Miss Lee抽動小穴的速度加快,「啪……啪……啪……啪……」手部碰在陰唇的聲音,也跟著加快。淫水亦不斷從那嫩穴中流出,而且越來越多, Miss Lee那肥美的屁股,也到處都是這些淫水。有些淫水從小穴的的小洞口中流出並途徑屁眼,直落到書枱或地面,成了一條條細細的瀑布。整張書枱都被淫水弄濕了,地上滿是一灘灘的水漬。
 
Miss Lee抽動速度越來越快,「呀………………出嚟啦……要出嚟啦…………呀」肉穴終於決隄了,噴出大量淫水,水花四濺。Miss Lee興奮得反了白眼,興奮得張開嘴巴和舌頭伸出,嘴角不自覺流出口水。同時間,阿朗的小弟弟亦憋不住了,源源不絕地射出了一大串的白色顏料,在單調的黑色地板塗上了一層鮮明的對比色。那根肉棒分泌出大量液體後,絲毫沒有半點疲態,仍然十分堅挺,屹立而不倒。
 
Miss Lee將手指從肉穴中拔了出來,更多淫水從淫穴的小洞口流出。淫水伴隨她的手指,被拉起了一條長長的細絲,從淫穴拉到Miss Lee的口邊。拉起時,一些淫水不敵地心吸力,直滴落地板上。Miss Lee含著那根抽動肉穴的手指,仔細地品嚐自己的淫水,口水與淫水混合在一起。細心品嚐過後,她便將混合物嚥了下去,將淫水物歸原主。

她將手指從口穴中取出來時,殘留的混合物伴隨手指,還是拉起了那一串長長的細絲。
 
「好正 ! 好想同Miss Lee扑嘢 !」呆呆的阿朗萌生了欲念。
 
趁着Miss Lee還在書枱上休息,阿朗匆匆地收拾好下身的裝扮,從褲袋裏拿出紙巾清潔地板上的液體,想神不知鬼不覺離開圖書館時。
 
「砰 !」阿朗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了書櫃。
 
「邊個喺度?」Miss Lee露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