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旺角站,人來人往,眾多男女緊緊地牽著伴侶的手,在車站的出入口出出入入。阿朗早到了,應該說早到了很多,約莫有三十分鐘。他出了閘後,東張西望,四處尋找指示牌「X出口…X出口…X出口,吖,係呢邊 !」,然後他便向X出口前進,選擇了包著銀色外衣的自動售票機旁邊的小空地作為等候區。
 
等候期間,阿朗進入了沉思狀態,心裏期待著「唔知Miss Lee今日著咩衫 ? 同埋有咩玩呢 ? 」想著想著,周遭煩囂的聲音好像進不入耳中,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思考上。突然,阿朗左邊的臉頰感受到一下溫暖而濕濕的感覺。
 
Miss Lee 輕輕吻了阿朗左邊的臉頰一下,然後說:「諗咩諗到咁入神 ? 連我都見唔到 ?」
 
阿朗立即反應過來,第一眼見到Miss Lee,他的小弟弟馬上有了生理反應。Miss Lee穿了一條一字領露肩的連身短裙,那性感的鎖骨和肩膊,那豐滿的北半球,那深長誘人的事業線,那白滑修長的玉腿,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出來。四周經過的男士都無法抵擋這身裝扮和身材的誘惑,紛紛注視著Miss Lee,就算是和尚、有女朋友和有老婆的也毫不例外。
 
阿朗也抵擋不了這些誘惑,忍不住說:「Miss Lee,你好靚 ! 」
 


「係咩,還好啦,周街都大把靚女,我都唔係特別靚,冇咩特別,你睇吓嗰邊嗰個……」也不知是謙虛還是自卑,總之Miss Lee不斷解釋自己並不特別,覺得自己不如他人。阿朗沒有等她說完,便先除下自己的外套,披在Miss Lee的肩膊上,然後說:「褸住我件外套,咁咪變得獨一無二囉 ! 」
 
「你唔想我俾人睇洩咋 ? 你著緊我吖 ?」Miss Lee微微笑著,用手指觸弄著阿朗的鼻尖。
 
阿朗的臉紅了起來:「你有自主權嘅,你鍾意著咩都得……同埋我剩係想得我一個睇到……」
 
「你好貼心 ! 俾啲獎勵你。」Miss Lee在阿朗右邊的臉頰也印上了香吻,跟著說:「但係今日我冇著底褲,而家下面好涼浸浸。」隨後,Miss Lee拉著阿朗的手,把他的手伸進自己的短裙裏 : 「你摸吓入面有冇底褲 !」阿朗的手在短裙裏,觸摸不到底褲的布料材質,只觸摸到兩片類似花瓣的物體,而花瓣前端好像有一顆花蕾和一小撮毛,還有……一條線狀的東西?
 
Miss Lee抑壓著自己的聲線,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呻吟聲:「嗯……你咁快就想玩 ?」
 


「想玩吖 ! 但係Miss Lee,你怕唔怕被人睇到 ?」
 
「唔怕啦,你會保護我,唔俾人睇到㗎嘛 ! 同埋……」然後從口袋拿出一個小型的控制器給阿朗,Miss Lee笑意淫淫地說:「你試吓長㩒個掣。」阿朗跟隨Miss Lee的指示,長按著按鈕, Miss Lee的下體便傳出了「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的震動聲音, Miss Lee亦隨即發出了連串低沉的呻吟聲:「嗯……嗯……嗯……嗯……嗯……」
 
阿朗馬上鬆開手,驚訝地問道:「吓 ??? 嗰控制器係咩嚟 ?」
 
Miss Lee 帶點自豪的語氣說:「跳 ! 蛋 ! 嘅控制器,你keep往先,隨時都可以㩒個掣吖 !」
 
「既然…係咁,咁我keep往。」隨即阿朗再次長按著控制器的按鈕,Miss Lee的下體再次傳出「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的震動聲音, Miss Lee又忍不住發出「嗯……嗯……嗯……你好鍾意玩 ?」低沉的呻吟聲。
 


阿朗露出淫穢的笑容說:「試吓個掣work唔work啫。」
 
他們站在煩囂的車站出入口,互相調弄著對方,在旁人眼中很像是一對情侶。
 
Miss Lee牽著阿朗的手說:「行啦 ! 我哋去食嘢 !」
 







他們走出車站的出入口,旺角的街道上比起車站更要多人,人們在街道擠來擠去,周遭的店舖、路牌和欄杆都被密密麻麻的人遮蔽,彼此都害怕對方在街上走失,所以他們十指緊扣,緊緊地將對方牽住,不被密集的人群衝散。突然,在不遠處傳來一把響亮雄厚的男聲。
 


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有一個由數十人圍成的小小半圓,半圓內有的在舉著手機拍攝,有的在拍掌歡呼,而半圓的中央站了一名穿著藍外套戴黑色圓框眼鏡的男子,拿著大聲公進行演講:「而家每一日都有人被奇異警察捉走,希望大家可以多啲留意,唔好慣。大約兩星期前,我哋一大班人係呢度同佢哋對抗,大家都睇………」演講的最後,男子大聲呼叫口號作結尾。
 
「你哋呢班打靶仔搞亂晒呢個地方,又放火又掟嘢,讀咁書冇鬼用,剩係識搞事 !」一名年約中年的男士指罵著聚集的人,聚集的人作出反擊,指罵著「廢老」不懂現時的民間疾苦,其後雙方展開激烈的罵戰。
 
阿朗和Miss Lee則站在旁邊,觀看著罵戰。
 
阿朗對眼前的事情滿是疑惑,便問道:「Miss Lee ,你覺得邊個係好人 ? 邊個係壞人 ? 圓框眼鏡嘅男仔係好人 ? 佢哋做嘅嘢又唔算係好事,但佢哋都係被迫……」
 
「你讀多三四年書就會知,嗰陣你應該就有足夠嘅學識去判斷 ! 同埋要記住好人呢個字未必一定用係好人身上,同一情況,人哋話你係壞人都唔一定係壞人…」Miss Lee說了一些好像是故弄玄虛的說話,說完後,便牽著阿朗的手離開了。
 









食完飯後,他們便走到西菜南街,這裏遍佈殘舊矮小的唐樓,看起殘破不堪,很像一個沒有文化氣息的舊區,但其實這條街道的唐樓裏集中了眾多書店,可謂帶著濃濃書卷味的一條街道。
 
他們走進一棟唐樓裏,在升降機的按鈕面板上按X樓,出了升降機後,爬上數級樓梯,便到達一間書店。輕輕地把門推開,掛在門上的門鈴發出「鈴鈴鈴鈴」的聲響,打破了書店寧靜的環境。書店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他們在書店轉了兩圈,手上已經堆疊了幾本書籍,便拿著書籍走到書桌前就座。阿朗選擇了近牆邊坐下,Miss Lee則坐在阿朗的旁邊,他們坐定後,便拿起一疊書上面的第一本書,打開看。
 
阿朗看著看著,便把目光轉移到Miss Lee的臉上,靜靜地欣賞她的臉孔,突發奇想,把手伸進褲袋,按下跳蛋控制器的按鈕。就在寧靜的書店裏,突然傳出了微弱的震動聲音「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Miss Lee微微低下頭,緊緊地咬著下唇,拿著書的手微微顫動著。Miss Lee 用手肘撞了阿朗一下,細細聲說 :「睇嚟你要啲懲罰 !」
 
Miss Lee把手放到阿朗的胯部上,撫摸著阿朗的小弟弟,因為隔著褲和內褲的關係,只能夠摸索到正在脹大的香腸的物體。
 
Miss Lee並不滿足於此,便把手指伸進阿朗的褲縫拉下褲鏈,把手伸進褲襠的開口。Miss Lee一邊裝作看書,一邊隔著內褲上下上下撫摸他的肉棒,使得他的肉棒愈發脹大起來,龜頭已經越過內褲的邊邊,內褲挺起了一個倒直角三角形的帳篷,而且露了一個龜頭出來。
 
Miss Lee 眼見如此,便把阿朗的內褲拉下,將整根肉棒完全暴露出來,「露出paly」帶來的性快感和刺激,讓阿朗的肉棒青筋暴起。Miss Lee手握著他的肉棒,不斷地上下來回握動。阿朗也沒有放過Miss Lee的意圖,長按著跳蛋控制器的按鈕,Miss Lee的小穴被跳蛋震得亂七八糟,臉上擺出淫蕩的表情,嘴角不自覺地流出口水。
 
阿朗見到Miss Lee淫蕩的樣子,便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Miss Lee 你好淫 ! 同上次嗰樣一模一樣 !」Miss Lees聽到後,勾起了上次與他交合的回憶,心裏想著「身為老師,上次已經被佢插到不似人形,今次唔可以再咁樣衰 ! 要一雪前恥 !」所以便加快了握動的速度,希望今次能扳回一城。


 
握動肉棒已經有十多分鐘,阿朗還是沒有射精的意欲,相反Miss Lee已經憋得很辛苦,也差不多要高潮,跳蛋不斷在小穴裏震動,震出了不少淫水,大腿的根部都被淫水弄得濕潤亮麗,裙子更是濕了一大片。
 
Miss Lee出動最後的策略,她在阿朗的肉棒上鳥低了身子,張開嘴巴,伸出舌頭,一邊輕輕地舔著阿朗的龜頭,一邊快快地握動他的陰莖,接著便從龜頭外圍像畫圈一樣的向內舔到中央的馬眼,整個龜頭都沾上了她的唾液,舌頭到達終點時,Miss Lee便用舌尖輕輕地挑弄著阿朗龜頭前端的馬眼,舌尖沾上了一些白色的黏液,離開馬眼時,拉起了一條長長的絲。
 
Miss Lee一時舔舐阿朗的龜頭,一時吸吮他的龜頭,這高超的口法,使他的肉棒不斷地抖顫跳動著。
 
阿朗喘著氣說:「太正喇,要射喇 !」然後把Miss Lee的頭壓下去,口穴吞進了整根肉棒,馬眼一開,大量濃稠腥臭的精液噴進到她的喉嚨壁上,Miss Lee的頭拼命地掙扎著,口穴緊緊地箍著肉棒的根部,她抑壓著自己的聲線,發出「唔唔唔唔唔唔」的慘叫聲。
 
阿朗噴射出的份量太多,她小小的口穴根本裝不下,精液紛紛從口穴和肉棒的交接處濺了出來,濺得阿朗的陰毛和肉棒根部滿是白花花粘稠稠的精液。
 
Miss Lee將剩餘的精液全都嚥了下去後,繼續含著那根粗壯的肉棒,不斷用舌頭卷弄著他的大龜頭,一陣舒服的快感,讓他的肉棒再次恢復生機。
 
正當阿朗以為Miss Lee會繼續吸吮舔舐他的肉棒時,Miss Lee便將口穴抽離他的肉棒,得意洋洋地說:「係咪好舒服,仲想唔想要 ?」
 


「想吖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